第四十九章:相处!-《王爷,王妃她带崽虐翻全京城了》

    "后来啊,他经常被人给欺负,也经常挨打,经常的挨饿,吃不饱饭,冬天穿的也是破破烂烂的,很冷,下着雪却连双鞋子都没有。

    " 容梓睿说着,心中也不免越发苦涩。

    这是他,从前的他,那段日子他再也不愿意去过一遍,所以他一定要让自己变得强大,比任何人都要强大,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被人欺负。

    这是容梓睿从小就懂得的道理,所以他养精蓄锐这么多年。

    "没事了,都过去了,以后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现在云小怜确定了,面前的黑衣男人就是容梓睿,她没有想到原来他以前在商国当质子的那段日子,那么苦,那么的难熬。

    语言是苍白又无力的,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他,或许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用。

    容梓睿摇摇头,又继续往嘴里灌了一大壶酒,浓重的酒味,让云小怜心里更加的难受,放下了自己的酒壶。

    "别喝了,你已经喝的够多了。

    "云小怜眉头紧皱着,似乎对容梓睿喝了这么多的酒,非常的不满。

    "没事。

    "容梓睿摇摇头,根本不听云小怜的话,只是继续往嘴里灌着酒。

    "都说了别喝了。

    "云小怜现在也有点生气了,他什么身体情况自己不知道吗?

    还一直喝,看不惯这些的云小怜,直接伸手去抢容梓睿的酒壶。

    可惜的是容梓睿看出来了云小怜的意图,手往上拿了拿。

    "啊。

    "云小怜惊呼一声,她摔到了容梓睿的怀抱里。

    云小怜的脸瞬间就红了,她也不是故意的啊,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又好巧不巧的,容梓睿此时刚好低头去查看。

    云小怜的唇一下子就和另一双对上了,云小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很软,这是?

    容梓睿的嘴唇! 云小怜的脸更加的红了,想要起身,却被容梓睿一把搂住,加深了这个吻。

    容梓睿觉得自己可能是喝醉了,但是他此时确定自己是喜欢着云小怜的。

    云小怜挣扎了一翻后,发现并没有挣扎开,她好像并不反感这种行为。

    真是奇怪!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云小怜也一直在挣扎着,因为她感觉这样不太好,但是容梓睿根本不理会云小怜的挣扎,直到感受到云小怜快要缺氧了,才松开。

    "混蛋。

    "云小怜向容梓睿的脸上甩看一个巴掌,这一巴掌打的很响亮。

    云小怜感觉自己的手都麻木了,可是容梓睿一句话都没有说,云小怜觉得羞愤,索性不再去管他,直接下了屋顶。

    容梓睿看到云小怜走后,这才用手摸了两下自己的脸。

    "嘶——"容梓睿倒吸一口冷气,真疼啊,这女人下手可真狠。

    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容梓睿心情倒是挺好的,之前的阴霾也一挥而散。

    云小怜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容梓睿喜欢她吗?

    她可不这么认为,可是这个吻又代表了什么呢?

    云小怜想的心烦意乱,很久才进入了梦乡。

    梦里仿佛又回到了上辈子。

    "小瞳,我喜欢你。

    "江羽的声音小声的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云小怜诧异的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是江羽。

    "可是我不喜欢你,学生首要任务还是要好好学习。

    "云小怜看到梦中的自己很快就收敛好了刚刚的惊讶,然后笑着拒绝道。

    这是她一贯的作风,因为她长得很漂亮,喜欢她的人并不在少数,江羽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所以云小怜并未放在心上。

    但是画面又一转,到了一处天台上,云小怜记得这天,她的瞳孔渐渐放大,一直在喊着:"快点,快点阻止江羽。

    " 可是根本没有人理会她,很快的江羽就来了,他穿了件白色的外套,而里面是满满的炸药包,捆在了他的身上。

    她看到在画面里那个时候的她匆匆忙忙的赶来了,但是却一脸不耐烦,云小怜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她觉得江羽怎么这么烦人。

    "小瞳,我是真的喜欢你的,谢谢你。

    "说完江羽就往离云小怜很远的地方走去。

    "砰”——" 声音响到地面都震了一震,江羽成了一片血肉模糊的尸体。

    江羽没了…… 云小怜坐在地上,崩溃的看着这一切,她没有想到江羽居然这么决绝。

    "啊!" 云小怜坐了起来,脸上冒着冷汗,一颗一颗的滴到褥子上。

    看着外面的天空,天色已经渐渐亮了,她现在是南云小怜而不是当初的云小怜了。

    云小怜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慢慢起了身,穿上鞋子,走到了桌子前。

    铜镜里面映出她的脸,云小怜摸了摸,想到那个梦她的后背就一阵凉意传来。

    微微颤颤的倒了一杯水,云小怜小心翼翼的喝着,手指还是在不停的颤抖着。

    喝完了一杯水,她才感觉好受一点,虽然当初江羽的死她也意料不到,但是她还是很愧疚,想到江羽,她就又想到了容梓睿。

    因为容梓睿和江羽长得一模一样。

    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关联,但是云小怜也已经无暇去顾及这些了,罢了,以后还是躲着点他吧。

    少和容梓睿接触,当下云小怜便下了这个决定。

    "小姐,你怎么了。

    "小青住在隔壁,听到云小怜屋内的声音就连忙穿上鞋子进来查看。

    看到云小怜完好无损的坐在椅子上,这才放下心来,只是现在天色还没有亮,为何她家小姐醒的这么早。

    "没事,小青,你回去睡吧。

    "云小怜现在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对着小青说道。

    小青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径直走到了南云小怜身后,为她轻轻按摩放松着。

    小青的手法很好,不多时南云小怜已经感觉自己的状态更要好来,既来之,则安之。

    而另一边的容梓睿倒是睡的香甜,一觉睡到了天亮。

    朝堂上。

    太子容慕央悄悄看了容梓睿好几眼,想着一会该如何说。

    "众爱卿们,还有何时要说吗?

    " 容慕央一听,这不正是好时机吗,当即往前站了一步。

    "回皇上,儿臣现在想要问问容梓睿一件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