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神级签到,我将镇压天下!》

    姜枫开口的那一刻,在场数万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这一番话,在出口的那一刻,似乎在冥冥之间,牵动了某种因果。

    尚不曾开口辩论,便占尽了先机!众目睽睽之下,姜枫清了清嗓,朗声道:“当年,炎帝在位之际,举国安定,四海升平,国泰民安,使得我姜国之国力,达到了空前强盛的阶段。”

    “而自从你姜神风执掌姜国大权以来,国力衰弱,奸臣酿祸,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

    以至狼心狗行之辈汹汹当朝,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

    “如此之下,社稷变为丘墟,百姓饱受涂炭之苦!”

    “如此作为,也配称为有德之人?”

    姜枫侃侃而谈,气势如虹。

    姜神风闻言,面露难色,江枫见状,气势一震,继续道:“你姜神风之生平,我素有所闻!”

    “尔等自幼庶出,地位卑贱,却凭借精湛的演技与极深的城府,赢得了当初的太子,也就是我父亲的信任,得了些许地位。”

    “既如此,你便该框君辅国,安邦振业!”

    “然而,你却欺下媚上,结党营私。

    阿谀奉承之行,手到拈来,于国有利之事,一概不做!”

    “而在我父亲失踪,举国上下一片混乱之际,尔等非但不思攘外安内,却凭借党羽势力与手下私养的死士,明枪暗箭,残害忠良,铲除异己。

    用肮脏与鲜血,铸就了尔等如今的地位!”

    “你的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你阴险毒辣,无所不用其极!”

    “像你这种人,怎配称之为‘人’这个字,像你这种人,又怎配活在这个世上!”

    姜枫声音朗朗,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一时间,姜神风神情慌乱,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他指着姜枫,微微颤抖,“姜枫,你,你敢……”而话音未落,姜枫一步踏出,气势汹汹,朝着他碾压而去。

    “住口!”

    “无耻老贼,且不知天下之人,皆愿生啖你肉,安敢在此饶舌?”

    “你既为谄谀之臣,自当潜身缩首,苟图衣食,怎敢妄称天数!”

    “一条断脊之犬,也敢赤鳞军面前,狺狺狂吠!”

    言语之间,姜枫的气势不断攀升,在此刻仿佛达到了一个极点。

    他目光如炬,诸天浩然正气,加持其身。

    在绝对的气势碾压下,姜枫目光犀利,小袖一甩,“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此话一出,气氛炸裂!在场赤鳞军,无不热血沸腾。

    冲天的战意,汇聚如龙,气势汹汹之下,朝着姜神风及一众皇城禁军碾压而去。

    而此刻,姜神风的脸色阴沉无比。

    他想反驳,却被姜枫的句句话语,说的哑口无言。

    就连气势,也被死死的压制。

    他沉思许久,只能咬紧牙关,从口中艰难的蹦出几个字:“姜枫,你……想开战吗?”

    如今,姜枫虽有赤鳞军的支持,但姜神风所拥有的底牌,绝不在赤鳞军之下。

    从现在的形式来看,死战是唯一的出路。

    不过,一旦开战,便是姜国两大最精锐军队的碰撞。

    不论哪一方赢了,都会损失惨重。

    到头来,即便胜者为王,整个姜国的战力,将会无比空.虚。

    姜国沦为空架子,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这一点,姜枫也自然清楚。

    他听闻姜神风的话,便摇了摇头,“如今你我双方,虽是剑拔弩张,不死不休。

    但总有更好的办法,避免耗光姜国战力的事情发生。”

    言语之间,姜枫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战台。

    那是他刚才和姜天赐战斗的地方。

    如今,血迹未干。

    姜神风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不由得眼睛一眯,“什么意思?”

    姜枫笑了笑,“此事,虽闹得满城风雨,但归根结底,是因你我而起。”

    “那就……由你我而终吧!”

    话音未落,姜枫纵身一跃,再一次踏上战台。

    这一次,他冲着姜神风招了招手,“姜神风,尔等……可敢一战?”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无不震撼。

    姜神风何许人也?

    他不仅是姜国的摄政王,实力更是在姜国之中,栖身前三的存在。

    如今,炎帝失踪,纵观姜国上下,有资格与之一战的,恐怕只有这位天锋城的统帅——姜战!反观姜枫,虽屡次创造奇迹,在与姜天赐战斗的过程中,并未显露出真正的实力,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可不管怎么说,姜枫都是小辈,如何是姜神风这种成名已久的强者的对手!这一场挑战,在众人眼里,无疑是一场自杀!就连姜神风都愣住了。

    他本以为,姜枫会让姜战出马,与之一战定乾坤。

    谁曾想,姜枫竟然会亲自出手!“若是姜战,本王或许还会忌惮几分,可姜枫……”“呵呵,无知小辈,初生牛犊不怕虎,自以为胜券在握,便狂妄自大!”

    “无知之辈,往往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甚至是……生命的代价!”

    姜神风心中暗道。

    这一刻,他仿佛在之前受的所有气,吃的所有憋屈,都释放了出来。

    即便自己从开始输到现在,但只要赢下这最后一步,他就是最后的胜者。

    没了姜枫,赤鳞军群龙无首。

    姜战再强,也终究是臣。

    没有姜枫这杆大旗,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在皇城出手!“距离最后的胜利,只差一战解决姜枫!”

    想到这里,姜神风不再有半点犹豫,当即纵身一跃,踏上了战台。

    曾几何时,他寄希望于姜天赐,以最正当的方式,解决姜枫。

    那时,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不久之后,自己会亲自踏上这一方战台,与姜枫这般小辈决战。

    此刻,战台上的二人,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姜枫面对这位曾不止一次给自己带来致命杀机的罪魁祸首,眼中虽泛着纯粹的杀意,脸色却依旧淡然。

    “开战前,要不要说些什么?”

    姜神风打量着姜枫,冷笑道。

    “你想听什么?

    嘱咐赤鳞军不许插手你我的战斗,还是我若身亡,他们便自行撤出皇城,返回天锋城?”

    “这些,说出来反而多余,识趣之人,自然知晓你我这一战的意义。”

    “以及,胜负之后,该何去何从……”姜枫沉声道。

    姜神风点了点头,“这句话,倒是有几分道理。”

    “不过,本王的意思是……可以给你个留遗言的机会。”

    言语之间,姜神风手腕一转,须弥戒之上闪过一抹青光,一条漆黑锋利的长枪,凭空浮现。

    枪杆之上,仿若覆盖着致密而精巧的龙鳞。

    黑色的枪缨下,是一颗扁平的龙头,吞咬着枪刃。

    隐隐之间,寒光四射。

    姜国镇国四宝之一,岩魔龙枪!龙枪浮现,姜神风的气势如虎添翼,荡涤四方!姜枫望着这一幕,翻手之间,祭出了苍云剑。

    他冷冷的盯着姜神风,目光一凝,“这个机会,留给你自己吧!”

    音落,剑气纵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