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祥云道观-《鬼医:从相亲开始》

    谭震山饶有深意的一笑,并没有在这件事情上做过多的纠结,而是转过话题说道:“你昨晚助负屃走蛟化龙,虽然解除了临江市的危机,可知道也给自己带来一身的麻烦?”

    “谭老指的麻烦是?”

    楚云问道。

    “天罚!”

    谭震山叹了一口气说道:“虽然护身镜帮你躲过一劫,但是恐怕接下来要你用无数的阴德来补偿。”

    “你这一身业障不消除,恐怕将来的风水之路会异常艰难,甚至一辈子无法在前进一步。”

    其实,楚云比谁都清楚助负屃走蛟化龙带来的一系列后果。

    如果他不是鬼医,光靠其它方法积攒下来的阴德,恐怕昨天晚上就被雷给劈死了,光靠护身符根本无济于事。

    不过,眼前这谭老把他喊过来,又说了这样一番话,显然是话里有话!想到这里,楚云当即双手抱拳,以虚心受教的态度说道:“还请谭老指点迷津。”

    楚云这一番态度,让谭震山摸着胡须轻点了一下,眼中充满了欣赏的目光,随后开口说道:“临江有一座祥云道观,这道观香火鼎盛,是一个消除业障的好地方。”

    “这………这贸然去人家道观消除业障,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吧?”

    楚云试探性的问道。

    “我与这祥云道观还有一些交情,到时你跟我一起前往。”

    谭震山说道。

    “那晚辈在此先谢过谭老了!”

    楚云又一次抱拳感谢道:“以后前辈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谭震山笑而不语,但是眼中对楚云那一抹欣赏之色却是更加浓烈了。

    等楚云走了之后,谭薇薇有些好奇的问道:“爷爷,你都退隐多年了,为何要插手这件事情?

    赔了一块护身镜不说,还间接与韩家为敌,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且不说他助负屃走蛟化龙帮临江的老百姓解决了一大麻烦,就凭他施展的手法,就值得我出手!”

    谭震山笑道。

    “手法?

    难道他师门很厉害?”

    谭薇薇疑惑道。

    谭震山笑道:“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鬼医一门吗?”

    “当然记得!”

    谭薇薇点了一下头说道:“您不是说这门派几乎都快要灭绝了吗?

    风水界好多年都没有他们的消息了吗?”

    “是啊!”

    谭震山面露喜色:“是好多年没有消息了,没想到被我遇到了。”

    谭薇薇看到自己爷爷这高兴的模样,忍不住问道:“爷爷,这鬼医真跟您说的一样那么厉害吗?”

    “一盏魂灯渡阴人,鬼手医尽天下人,你说厉害吗?”

    谭震山反问道。

    谭薇薇嘟着嘴说道:“既然鬼医那么厉害,为什么还得要咱们用护身镜救他一命?”

    “那可是天罚,要不是鬼医一门积攒阴德厉害,他昨晚起码会被九道天雷劈,还能活到现在?”

    谭震山解释道:“况且我们跟鬼医一门有渊源,岂能见死不救?”

    “啊?

    我们跟鬼医一门还有渊源?

    以前怎么没听您说过?”

    谭薇薇惊讶道。

    “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说来就话长了,等我确定了他身份再说!”

    谭震山说道。

    “难怪爷爷刚才在试探他的底细!”

    谭薇薇此刻恍然大悟。

    ……………楚云离开谭家小院之后,并没有返回医院,而是直接回了别墅。

    他受的是皮外伤,在灵力恢复之后,他伤口基本上都愈合了,没必要待在医院。

    楚云走到客厅的时候,张姨先是一愣,然后转头大喊道:“小姐,楚少爷回来了!”

    张姨话还未落音,一道踏着高跟鞋的声音就从楼梯上传了下来。

    当苏玲珑确认是楚云回来了之后,脸色一下就变得冰冷了起来:“谁让你回来的?

    谁让你出院的?

    你不要命了吗?”

    “嘿嘿,一点皮外伤而已,不用担心。”

    楚云做了一个扩胸运动,咧嘴一笑道:“你看我现在不是生龙活虎了吗?”

    “谁担心你了,不珍惜自己的身体,死了都活该!”

    苏玲珑没好气的瞪了楚云一眼,转身就傲娇的上楼去了,根本不带搭理楚云的。

    张姨见状,连忙在一旁对楚云小声说道:“楚少爷,小姐是刀子嘴豆腐心,她今天一天都在担心你呢!”

    楚云笑着点了一下头,还算这便宜老婆有良心,不然这雷真白挨了。

    由于在医院睡了一晚上,浑身非常难受,楚云跟张姨寒颤了几句之后,直接回房间洗澡去了。

    楚云洗完澡之后,连头发都还没有来得擦拭,手机就响了起来。

    “又是陌生号码?”

    楚云在疑惑中接通了电话。

    “喂,请问是楚大师吗?”

    电话那边传来刘文正的声音。

    “卧槽,怎么把刘文正的事给忘记了!。”

    楚云在心里面暗骂了一声。

    刘文正见楚云一天都没有联系他,有些等不及了,这才有了打电话这一幕。

    “喂,楚大师,是您吗?

    您能听到我说话吗?”

    刘文正见电话那边接通了没声音,又询问了起来。

    “是我。”

    楚云连忙回答道。

    刘文正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脸色一喜:“楚大师,我终于联系到您了,您事情解决好了吗?”

    “已经解决好了,你老婆现在怎么样了?”

    楚云问道。

    “我老婆佩戴了你的护身符稍微好一点了,但还是无精打采,没有太大的好转。”

    刘文正如实说道。

    “那我明天一早就过来。”

    楚云想了一下说道。

    “那您说一个地址,我明天派司机过来接您!”

    刘文正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过来!”

    楚云不太喜欢这种阵仗。

    就在楚云挂完电话,准备擦拭头发的时候,手机铃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楚云一看来电显示,虽然没有存名字,但是他记得,这是韩坤的号码。

    “呵呵,大晚上打电话,难道又是来给我下马威的?”

    楚云冷笑了一声,接通电话问道。

    “哼,没错!”

    韩坤冷哼了一声怒道:“这一次算你走了狗屎运,下次就不一定有这样的好运了,得罪了我韩家,你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