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如狼似虎-《驻颜有术》

    这种程度就流了鼻血,自己也太没出息了吧?

    “嫂子,不好意思,我流鼻血了,得去处理一下。”

    “快去快回,嫂子等不及了。”

    柳冬冬喜上眉梢,看样子,补药,上劲了!徐天龙起身,去洗手间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出来后,柳冬冬就直接把徐天龙摁在了沙发上。

    就在柳冬冬亲吻着徐天龙的时候,徐天龙的手机响了。

    “路边的野花,你不要采……”还是熟悉的时机,还是熟悉的音乐。

    “对不住啊嫂子,我静音。”

    徐天龙直接熄了屏。

    虽然静了音,但手机一直在边上亮个不停也挺影响心情的,柳冬冬虽然有些上头,但也怕耽误徐天龙的正事。

    “天龙,你还是接一下吧。”

    徐天龙应了一声,然后就拿起了手机,一看,发现是冷箐箐打来的。

    坏我好事。

    “我说大姐,病都治完了您还有什么事啊?”

    徐天龙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谁啊,天龙?”

    柳冬冬也藏了个心眼,听徐天龙的话,对方应该是个女人,只要自己这边一出声,那对面,估计就没什么想法了。

    而事实也正如她所料,当听到电话里的女人声,冷箐箐吓了一跳,直接挂断了电话。

    徐天龙这混蛋,居然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虽然她知道,跟谁在一起是徐天龙的自由,但,等了半天就等到了这,她心中就是不舒服。

    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好事,徐天龙那有别的女人,父亲就不会逼她跟徐天龙在一起了!冷箐箐也不犹豫,直接拨通了冷俭的电话。

    “爸,我刚刚给徐天龙打了个电话,他身边有女人,这小子,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你要是让我嫁给他,那就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冷箐箐控诉着,不过,冷俭根本没把这个当回事。

    男人嘛,有几个红颜知己很正常,就更不用说是徐天龙这样的优秀青年了。

    再者说,他本就打算在徐天龙跟冷箐箐结婚,给徐天龙找一个合适的女友,如今徐天龙有了,倒是省了他的事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来一趟,我把这事儿给你解决了。”

    “嗯。”

    冷箐箐应了一声。

    这下,她总算是放心了,有她父亲出面,徐天龙这小子,肯定会从哪儿来回哪去!……“喂,喂?

    莫名其妙。”

    徐天龙叫了两声,发现对方挂了电话之后,也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就在徐天龙准备继续的时候,手机又亮了。

    这下,徐天龙是一点那方面的想法都没有了。

    本以为是冷箐箐,刚要挂断,却发现是冷俭打来的。

    冷俭是长辈,不能不接。

    “冷叔……诶,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一趟。”

    “嫂子,我实在是没这个兴致了,刚刚冷叔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有点不舒服,我就先去了。”

    徐天龙挠着头,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柳冬冬也没理他,只是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把她撩拨的心火高涨,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这小子,真是太损了。

    不过,她不舒服,徐天龙也好收不到哪儿去,五鞭汤加上一整片的西地那非,那可是能把钢板戳个窟窿的强度啊!她倒要看看,没有她,徐天龙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徐天龙尴尬的挠了挠头,接着走了出去。

    而这时,他突然觉得,裤子上湿湿的。

    伸手一摸,是一滩黏黏的液体。

    徐天龙还以为是刚刚的鼻血,可是沾起一看,是无色透明的。

    想想刚刚坐在自己腿上的柳冬冬……“如狼似虎啊。”

    徐天龙感慨道。

    ……徐天龙到了冷家别墅。

    刚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厨子在客厅里忙活着。

    饭团,寿司生鱼片……上门服务的日式料理,这玩意,可不便宜,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奢靡。

    “冷叔,您不是说,您身体不舒服……”“心病啊,你知道,我那个女儿……唉,这事儿,我也只能找你帮忙了。”

    冷俭一边说着,一边示意厨师给徐天龙上菜。

    没煮熟的东西,徐天龙实在是没胃口,礼貌的接了厨师手中的饭团后,便继续跟冷俭聊了起来。

    “冷叔,这您可就难为我了,我能治病,可我治不了性取向啊,再者说,令千金对我非常敌视,我连接近她都是问题,您总不能,让我热脸去贴她的冷屁股吧?”

    徐天龙无奈道。

    “按你的意思,如果箐箐主动一点,就可以?”

    冷俭问道。

    “啊?”

    徐天龙一愣,他有些没反应过来。

    就在冷俭准备解释的时候,冷箐箐推门走了进来。

    刚想跟父亲打声招呼,突然注意到了餐桌上的徐天龙。

    估计,应该是父亲把他叫来打发他走的吧。

    冷箐箐也没把徐天龙当回事,旁若无人的坐在了徐天龙的身边。

    人齐,冷俭就发话了。

    “箐箐,把你现在的房门钥匙给我一份。”

    冷俭道。

    冷箐箐也没多想,直接就把钥匙给了出去。

    “天龙,从今天开始,你就搬过去跟箐箐一起住吧,有你陪着,我也放心。”

    冷俭说着,就把钥匙放在了徐天龙的手中。

    看着手里的钥匙,徐天龙蒙了!这也太直接了吧!冷箐箐更是愣在了原地,父亲,是疯了吧!“爸,您干什么呢!我不是都跟你说了,他……”还没等冷箐箐把话说完,冷俭就打断了她。

    身边有女人的事,或许会让徐天龙的面子上挂不住,他得想办法给徐天龙争取点解释的时间。

    “天龙啊,我听箐箐说,你身边,好像有个女人……是你家里的什么人吗?”

    冷俭问了一句,还特意给了徐天龙一个解释的引子。

    被冷俭这么一问,徐天龙就想起了家里那如狼似虎的嫂子,霎时间有些心虚。

    不过,毕竟什么都没发生,所以他倒也不慌。

    “奥,一个同村的嫂子,之前进城的时候没地方住,就一直寄宿在那。”

    徐天龙解释道。

    听到这个解释,冷俭顿时喜上眉梢,然后便对冷箐箐说道:“看,我就说你误会了吧,天龙不会做那样的事的,不过天龙啊,一直住在别人家,也不是那么回事,正好,你搬来跟箐箐一起住,两全其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