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无数声老公叫的他骨头都酥了-《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我也喜欢你……”

    霍凛瞪大眼睛,浑身血液止不住的沸腾。

    他发誓,没有什么比得上薇宝说的这句话!

    简单的五个字,就已经让他无比满足了。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主卧房间时,盛薇表情凝重地坐起身来。

    这世界上最尴尬的事情不是大清早醒来旁边睡了个男人,而是……男人看起来像是被凌虐过后。

    盛薇余光不受控制的往男人身上飞。

    他双眸微阖,呼吸均匀,清隽的面容也因为睡着的缘故,看起来安静柔和。

    只不过,此时男人白皙脖颈上布满了被啃过的齿痕,累累罪证昭示着盛薇昨晚的罪行。

    再加上喝醉了酒,她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大概是盛薇的眼神太直白,霍凛眉心轻蹙,睁开眼睛后,入目便是盛薇正双手环臂,表情沉重肃穆望着自己。

    男人清冷音质带着晨起的暗哑:“霍太太,我还没死。”

    盛薇怔愣两秒,没反应过来:“啊?”

    霍凛揉了揉眉心:“所以,你不必露出一副为丧夫哀悼的表情。”

    盛薇:“……”

    盛薇捋了捋垂在耳鬓的发,面色尴尬笑道,“霍爷,抱歉昨晚我喝多了……”

    霍凛坐在床上,眸色炙热的落在女孩身上,昨晚疯狂的一夜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利用女孩醉酒,他哄骗她。

    无数声老公叫的他骨头都酥了,恨不得把命都给她。

    见霍凛沉默不言,盛薇偷偷抿了抿唇,怀疑昨晚是不是把人欺负得怀疑人生。

    一时无话,卧室顷刻安静下来。

    盛薇忍不住了,语气带着几分试探:“霍爷,我昨晚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你说吧,我承受得住!”

    听她声音沉重且生无可恋,霍凛缓缓坐起身,思索过后:“你是指边咬我舔我边喊你是一只猫?”

    “还是边叫我老公边……”

    男人嗓音徐徐,慢条斯理地仿佛说了件很平常的话题。

    然而——

    盛薇脑子蓦地炸开了般!

    啊啊啊!疯了!

    她竟然干出这么羞耻的事情,难怪霍凛的脖子都那样了。

    盛薇身子僵住,没等霍凛说完,面无表情地用被子把自己包裹起来,闷声闷气说:“我喝醉酒都是乱来的,你别当真。”

    霍凛垂眸,在她躲进被子之前,看到了乌黑发丝下那红彤彤的小耳朵。

    盛薇躲了好一会儿,又悄悄露出来两只眼睛,目送霍凛下床,小声嘟囔了句:“你别误会,那是我们年轻人最喜欢的游戏,叫猫咪蹭。”

    “表达,嗯,表达……”

    盛薇编不下去了,自暴自弃:“反正喝醉酒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不算数的,你赶快忘掉!”

    霍凛眸色微眯,眼底带着紧张,沉声问道:“你说喜欢我,也是假的?”

    盛薇一怔,表情有些惊讶。

    不是吧?

    她说喜欢霍凛了?

    见男人的表情逐渐沉下来,她摇头道,“当然是假的,像霍爷你这种身份尊贵的人,我怎么可能配喜欢你呢?”

    说这段话时,盛薇脸上带着讨好的笑。

    这样的回答霍凛应该会比较满意。

    否则,还以为趁着她喝醉酒言语轻薄了他。

    加上她对霍凛的感觉,也谈不上喜欢,顶多就是有点好感。

    毕竟,霍凛除了脾气差劲以外,其他方面还是蛮好的。

    最主要是,长得帅。

    原本她以为否认后霍凛会满意,谁想男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来,仿佛凉的能滴出水来。

    盛薇撞上男人冰冷的目光,身子轻微的抖了抖。

    “如果还感觉不舒服的话,那就再休息会,保姆阿姨给你煮了醒酒汤,快喝了。”

    他满心欢喜等着盛薇点头承认,到那时,他就可以告诉女孩,他也喜欢她。

    喜欢好多年了。

    盛薇盯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她单手托腮,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的回答他不满意,所以才生气?”

    不过,喝了醒酒汤后,脑袋确实没那么痛了。

    霍凛面色阴沉的走到大厅,阿水见状,走近问道:“霍爷,夫人喝了你亲自煮的醒酒汤,好点了吗?”霍爷可是五点钟就起床到厨房熬汤。

    话音刚落,阿水受到一记冷眼,语气森然:“你好像挺关心她?”

    阿水吓的往后退一步,等霍凛脸色稍微好转了点,试探问道,“霍爷,你和夫人吵架了?”

    他和薇宝之间,从来就不需要吵架。

    女孩的一句话,就可以让他遍体鳞伤!

    阿水是不信的。

    但凡能让霍凛这般模样,除了因为盛薇,她找不到第二种原因。

    大概是气不过,霍凛起身:“跟我去公司!”

    阿水:“……”

    盛薇下楼时,大厅没人了。

    吃早餐时,正好保姆阿姨路过,她问道:“霍爷去哪儿了?”

    “霍爷带着阿水助理去了公司。”保姆阿姨说道,“夫人,霍爷给你煮的醒酒汤,喝了感觉怎么样?”

    盛薇闻言一顿:“你说什么?”

    “霍爷没跟你说吗?他今天五点多就起来给你煮醒酒汤,还不许我插手。”

    盛薇闻言,耳边回荡着男人淡漠的声音——“昨晚你喝了太多酒,保姆阿姨给你煮了醒酒汤,快喝了。”

    明明是霍凛亲自煮的,为什么要撒谎骗她?

    脑子里浮现出一些零碎的片段——

    “霍爷,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呀?”

    “霍爷,你喜欢我吗?”

    “我也喜欢你……”

    所以,她真的对霍凛说了,她喜欢他?

    该不会,霍凛当真了吧?

    所以,她今天否认的时候,才会生气。

    可不应该啊。

    霍凛又不喜欢她。

    盛薇想,可能是像霍凛这样的天之骄子,是个女人都会喜欢他。

    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不喜欢他,不免觉得有些挫败。

    才会生气的。

    她这样想着,又想起了一些昨晚发生的事——

    “老公,我爱你,爱死你了。”

    “老公,我不行了,放过我好不好……”

    足以让盛薇面红耳赤的零碎画面如幻灯片在她脑海中一帧帧放映不说,她竟然叫霍凛老公……

    盛薇只要一想到她叫霍凛这么肉麻的称呼,脸蛋就滚烫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