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该死的盛薇,一来就抢走她所有的…-《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至于盛蔷,之前她没来的时候我觉得她是最漂亮的,星眠一出现,直接就是一道风景线啊。”

    “盛蔷和星眠各有各的美,只是,我比较吃星眠的颜!”

    低头刷着微博的盛蔷听到周围人的讨论,眼底掀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只是当她发现那些原本只关注她的男人,竟然全部都看着盛薇时,盛蔷心里就气得一阵咬牙切齿!

    该死的盛薇,一来就抢走她所有的风头。

    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盛蔷握成拳,尖锐的指甲几乎嵌进肉里,她眼神隐晦。

    她并没在盛薇出现的那刻起身打招呼,相反,她要装作不认识。

    就算要相认,也得等她成为《缠妖》女二。

    这样一来,她再当着所有人的面揭露她与盛薇的关系。

    到那时,所有人都会知道,盛薇和她是姐妹,但又处处比不上她。

    盛蔷心里已经计划怎样让盛薇丢脸。

    她一定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羞辱盛薇。

    只有这样,才能先捞点利息回来!

    周边人的议论声不小,盛薇都听到了。

    同样她也发现了现场无数道视线都落在她身上,精致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

    视线落在盛蔷身上,眼底掀起一缕冷意。

    粉嫩的唇勾着一抹浅笑。

    她没想到,盛蔷竟然也来到《缠妖》试镜现场。

    以盛蔷的野心,只怕试镜目标是女二。

    她心里竟然有些期待盛蔷试镜成功呢。

    这样一来,待在同一个剧组,她有的是时间对付这朵盛世白莲!

    步伐并没在大厅停留太久,看到休息室的路,她抬脚走去。

    “星眠不是走可爱路线的吗?那样子,还真是冷的不行,一点都没有新人的样子,我们这里谁不比她出道早,一个眼神都没有,还没红就开始飘了吗?”

    “你别在这里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她就算比你晚出道,也比你人气高了好多倍呢,再说了,人家就算不进娱乐圈,也是千金小姐,进娱乐圈只是为了好玩。”又被女孩颜值迷住的男生听到边上的人说盛薇的不是,回击道。

    “我说的难道错了吗?她那种人,要我说,一辈子都红不了,而且,有盛蔷在,你觉得她能拿到什么角色?别不是当盆景吧!”

    女孩走到休息室门口,抬手敲了敲。

    很快就有人开门,笑道:“薄导让您先坐会。”

    “好的。”

    等了没多久,之前的工作人员推门进来,“星眠小姐,薄导让你去试镜厅。”

    女孩闻言,把手机调成静音状态放进口袋。

    试镜厅就在大厅边侧一点,只要是进试镜内厅的人,所有人都能看到。

    盛蔷从盛薇消失就一直盯着内厅门口,见到工作人员领着盛薇进去,她唇角挽起一抹笑。

    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她给盛薇计了时,最多不超过五分钟。

    没有演技的人进去,只会耽误导演评委的时间。

    她心里已经开始期待盛薇被赶出来的画面了。

    试镜内厅很宽敞,里面坐了七个人。

    见到女孩进来,薄锦暮双手交叉,看向其他六人:“这位就是我定的《缠妖》女主角星眠,怎么样?”

    其中一人说道,“薄导,你的眼光向来不错,长的的确漂亮,唯一让我质疑的,是演技如何。”

    正因为知道盛薇是新人,所以才会有这种疑惑。

    薄锦暮嘴角上扬:“我薄锦暮作品的女主角可以长的不漂亮,但演技必须过关,再说了,星眠可是在《魔法少女》里一人分饰两角的爱丽丝,演技能不好吗?”

    “不信的话,你们随便挑一段剧情,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让她演,到时候投票决定,如何?”

    盛薇闻言,垂在身侧的手不禁握紧。

    她听的出来,薄锦暮对她抱有很大的信任。

    “薄锦暮,你就这么自信她的演技能让我们满意?别忘了,她是个新人。”

    “谁规定的新人演技差?不啰嗦,你们直接选台词吧!”

    薄锦暮深意的看了眼台上的女孩,后者对视上时,薄锦暮对她点了点头。

    很快,六人商榷下挑了一段台词。

    由工作人员递交到盛薇手中。

    女孩睫毛微垂,只是看了几秒,她都大概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不得不说,这些人还真是为难她。

    这是截取的《缠妖》女三戏份,一段不超过五百字的台词。

    可就是这段不超过百字台词,里面女三的情绪转变、眼神以及表情,并不会给盛薇太多时间。

    她仔细算了下,这段文字搭配情绪变化最多只有十秒时间。

    要在十秒内把这个角色表现的淋漓尽致,盛薇还是第一次挑战。

    她攥紧台词,看向几人,“请给我两分钟准备下。”

    其中一人闻言,问道,“只需要两分钟吗?如果你觉得时间不够,我们可以给你五分钟。”

    盛薇摇了摇头:“两分钟时间,够了。”

    她的话落入六人耳中,不免让人觉得女孩有些狂妄自大,唯独薄锦暮,嘴角始终勾着笑意。

    其实,盛薇心里也有些紧张。

    她担心如果因为自己表现不好让薄锦暮丢人,也担心薄锦暮给了她这么好一个机会却没有好好抓住。

    两分钟很快过去了。

    女孩朝着旁边的工作人员点头示意,周围的灯光骤然间全部聚拢在女孩头上。

    聚光灯下的女孩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下一秒,她抬头了——

    那是一双饱含悲伤却又无法诉说的眼神,猫眸里蓄满泪水,从眼角溢出。

    女孩张唇,说着台词的同时,语气中透着浓烈的绝望以及不甘,还掺杂着懊悔,像是强忍着什么,额际显出青筋。

    忽然,画风突变。

    女孩拳头握紧,张开臂膀,脑袋微仰,撕心裂肺的凄惨声在内厅回荡。

    在场的工作人员以及导演和副导都闻声一震。

    在他们眼前,涌出一个画面感。

    唯独薄锦暮,见到女孩的演技后,他唇角勾起的那缕笑意愈发的浓。

    果然,他没有看错人。

    星眠的演技也的确没让他失望。

    看来郑龙导演说的没错。

    星眠当个小新人实在是太委屈了……

    余光扫了眼被星眠演技震撼到的六人,他无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