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颠倒黑白,盛家无耻至极-《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主持人继续询问:“可是,盛小姐说从小你们就让她睡狗窝?”

    高子凤笑着开口:“唉,说到这件事情,薇薇的母亲养了一条很可爱的萨摩耶,母亲去世后,她因为过度思念,就跑去和萨摩耶睡,我们看着心疼,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盛薇抓着手机的手,紧紧握住,骨节都露出来。

    这群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她闭上了眼睛。

    六岁时的记忆,涌入脑海。

    母亲刚刚去世,父亲就把房产证的名字改成了高子凤,把高子凤从小老婆扶正成老婆,她与盛蔷交换了身份。

    盛蔷是盛国强的女儿,而她盛薇,只是一个小三的女儿。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时候的盛蔷,推开了妈妈为自己准备的公主房,直接霸道的宣布:“这间房子,以后是我的!你,滚出去!”

    盛薇那时候不懂事,哭着喊着不离开自己的房间,抱着自己的兔子玩偶。

    可盛蔷竟然一把将她拎起来,直接关进阁楼中!

    阁楼又冷又黑,她抱着兔子玩偶哭的十分痛苦,饿极了,拍打阁楼。

    一天,两天,三天……

    外面的人似乎忘记了自己!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掐自己,让自己保持清醒。

    到最后,她饿晕在阁楼里,这时候门终于开了,她看见了妈妈养的萨摩耶不断吠叫,身后站着的是爷爷和奶奶。

    爷爷奶奶赶紧将她送进医院中。

    医生当时抱怨他们:“怎么把孩子整成这个惨样?”

    高子凤直接开口:“她刚死了妈,虐待自己,我们拦不住啊,再说了,那条狗不是找到她了吗?”

    盛薇深吸一口气,呵,这家人,从来都是这副嘴脸,自己又何必生气?

    视频中,主持人的声音又传出来:“昨天盛小姐从盛家离开,离开时脸颊上有明显的巴掌印,请问是怎么回事?而且,据盛小姐说,盛蔷小姐那不是第一次打人?”

    盛蔷听到这话,顿时露出一副被冤枉的样子。

    高子凤叹了口气:“这件事情,还要从薇薇在外面喜欢上别人说起,她非要和霍少爷退婚,而且,而且还要……”

    说着,她低下了头,叹了一口气:“还说我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她亲妈的,让我们全家搬离,并且把寒氏集团还给她,让我们全家人净身出户。”

    主持人倒吸一口气,不是很客观的开口:“据说现在的盛家老宅和寒氏集团,的确是以前盛小姐亲生母亲的,而且寒氏集团,也的确是盛薇小姐的吧?”

    盛国强叹了口气:“大家都这么说,那就当是这样。”

    主持人抓住了话里的意思:“那么盛总,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盛国强欲言又止,盛蔷就开口了:“我说……”

    盛国强厉喝一声,“盛蔷!”

    盛蔷当下开口:“爸爸,这些年我们为寒氏为盛家做的还不够多吗?你真的就这么让给她?”

    盛蔷眼眶微红,一副受了极大委屈的样子:“现在的寒氏集团,根本就不是寒家的,而是我们盛家的!”

    一句话,让主持人惊讶了:“怎么会这么说?”

    盛蔷开口:“当年其实是盛薇的母亲在外面找了男人,那个男人欠了巨额赌债,盛薇母亲为了帮他偿还赌债,竟然不惜挪用寒氏集团私款,不信你们去寒氏集团查一查财务记录。”

    “胡说!”盛薇怒吼一声,“撒谎!”

    她狠狠一拳垂在沙发上!

    妈妈去世那么久了,为什么他们竟然还要往他头上扣屎盆子?!

    什么叫在外面找了男人?

    盛蔷也低下了头:“寒氏集团也在那一年经济危机时,遭遇到重大打击,也是我爸爸将盛氏集团变卖,筹集了钱财放进了寒氏里,可是昨天盛薇不仅仅要把我们净身出户,她还骂我们全家是寄生虫,我一时情急,才会动了手。”

    啪!

    盛薇关了视频,小脸气的通红。

    颠倒黑白,抹黑事实,这就是盛家!

    呵,呵呵!

    她靠舆论为自己增加筹码,果然,盛国强这只老狐狸的阴险狡诈就藏不住了。

    不过,以为她盛薇会束手就擒?

    盛薇登录上微博,发现私信许多咒骂她的言论,什么绿茶婊,白莲花,各种各样的词汇。

    盛家彻底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

    盛薇深吸了一口气,大脑飞速运转,思考如何应对,手机就响了。

    “霍爷?”

    “嗯,网上的言论……”

    “霍爷,你放心,那个我会处理好。”盛薇开口。

    对面顿了顿,说,“今天回家吗?”

    不知怎么的,盛薇从她的语气听出了担心,“嗯,回家。”

    两人回到城南别墅已经是晚上,车子停在别墅外,盛薇下车,扭头看向红姐:“进来坐会儿吗?”

    “可以吗?”

    如果只是盛薇住的地方,红姐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但这里,是霍氏集团总裁霍凛的地盘。

    至今她都没弄明白盛薇与霍凛是什么关系。

    “当然。”盛薇看出红姐眼底的担心,嘴角勾着笑意,“放心,他下班很晚。”

    来到大厅,红姐四处打量。

    她看得出来,这里的确不止盛薇一个人住。

    不论是玄关处摆放的皮鞋,还是大厅放置的一些男性用品。

    “薇薇,你和霍爷既然已经同居,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女孩端着水递给红姐:“男主人和女仆的关系。”

    红姐瞪了笑意惺忪的女孩一眼:“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逗我?”

    “我结婚了。”盛薇找了个舒服的坐姿靠着,嘴角轻挑,“所以,你该明白了吧?”

    “!!!”红姐闻言激动的起身,瞪大着眼睛,语气都被女孩的话弄得有些颤抖,“你是说,你和霍爷结婚了?”

    “可霍爷作为霍家继承人,结婚这么大的消息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出来,而且,我听说关于霍家的一个消息,霍家属意金家千金金徽音,甚至已经替霍爷和金小姐定下婚约。”

    “你听到的消息一点都没错,不过,那已经是之前的事了,就在不久之前,霍爷已经取消婚约。”

    “至于为什么外界没有听到一点风声,那是因为霍爷比较低调,也要顾及金家的脸面。”

    红姐闻言,若有所思点头。

    只是这么劲爆的消息,仍旧让她无法短时间内消化。

    红姐说出心里的猜测:“我觉得吧,霍爷不公布的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想保护你,你想啊,有多少人青睐霍爷,加上你现在已经出道,有了人气,要是公之于众,那些爱慕霍爷的女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你淹死。”

    “是这样吗?”盛薇勾唇,清澈的眼底点缀着笑。

    “薇薇,你怎么会和霍爷认识?又是怎么让霍爷娶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