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给盛薇下药-《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咳!”霍老爷重咳一声,显然不悦。

    霍凛眸色清冷地扫了桌上所有人一眼,最终落在盛薇身上。

    他看到了她眼底的慌乱,忍不住开口:“我和盛小姐是在酒店认识的,她去参加朋友的聚会,而我当时也在。盛小姐仰慕承宇已久,我顺便邀请未来的侄媳妇到家里吃个饭,你们是觉得欠妥?”

    霍凛沉着脸说完这番话,桌上的人不敢吱声了。

    毕竟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因为一些鸡毛小事跟任何人解释过!

    盛薇悄悄松了口气,明知道霍凛这个男人非常不简单,还以为他会生气,没想到竟会为自己解决危机。

    她向霍凛投去一个感谢的目光。

    只是,盛薇的所有表情和小动作,都被姜君看在了眼里。

    这一餐,大家吃得是各怀心思。

    金徽音的心思完全没有放在食物上面,她吃了一点,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盛薇的出现,彻底加重了她的危机感!

    就算她说他们只是朋友关系,可霍凛对她的袒护,就足以说明一切!

    “你到底在干什么?今晚你的表现我很不满意!”趁着出来洗手的功夫,盛氏把金徽音骂了一顿。

    “阿姨,我是真的没想到阿凛哥哥会带别的女人回家。不是说他不近女色,不碰女人吗,以前他的身边除了阿水,连助理都是男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金徽音有些失控了。

    他们青梅竹马,霍凛却从不与她示好,对她粗鲁,恶言相向,如今他当着霍家人的面,多次与这个女人举止亲昵,言语更是庇护,她如何能不慌!

    盛氏看了看走廊,确认没有人后,往她手上塞了点东西:“好好拿着,既然她和霍承宇是未婚夫妻,该怎么做,你知道了吧?我不相信她跟霍承宇睡了后,霍凛还会喜欢她?”

    “这……”

    金徽音看向自己手心的白色小瓶——加大剂量的斑蝥。

    两人话还没说完,屋内传来女佣的尖叫:“啊!老爷晕倒了!”

    金徽音把小瓶塞到口袋里,赶紧跟着盛氏进屋。

    一进屋就看见霍老爷口吐白沫,躺在地上,眼睛外翻,嘴里嘟囔:“怎……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死了吗?”

    除了霍凛和霍老夫人,其他人都像躲瘟疫一样躲开盛薇,看她的眼神更是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盛薇则是一头问号:“???”发生了什么。

    盛氏大怒:“你们在干什么?”

    女佣把刚才发生的事跟盛氏汇报了一遍:“刚才老爷吃饭噎着了,盛薇小姐因为离得近,便过去帮老爷拍背,老爷把饭团吞下去后,抬头看见盛薇小姐眼神就开始惊恐……”

    “还说着什么怎么会是你?你不是死了吗……之类的话”

    盛氏还很懵逼呢,霍老爷就自己醒了。

    喘着粗气,扫了一圈,最后在看见盛薇时,连视线都不敢落在她身上。

    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让大家散开。

    大家只当成虚惊一场。

    留了霍家兄弟到书房谈话,其他人便在霍家后院的射击场里自由活动。

    因为老爷子刚才发生的事,没有人愿意接近盛薇,霍老夫人腿脚不便,唯一愿意跟她说上两句话的姜君被拉着一起去泳池边喝酒了,她只好一个人坐在边上等着霍凛。

    “盛小姐。”

    金徽音端着两杯果汁走过来,笑眯眯地递给她一杯,“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啊?”

    盛薇回过头,看到是她,回了一个笑脸,“谢谢,我等霍爷那边结束!”

    “霍爷?哦,你和阿凛认识的时间太短了,不太了解他这个人。”

    金徽音在她旁边坐下来,“他呀,最不懂女孩子心思了,以前常常把我气哭……”

    “没想了解他。”盛薇将果汁放在一边,金徽音递给她的饮料,还是谨慎点好。

    金徽音对他这个回答是有些意外的。

    “不想了解他?”

    “我跟他只是朋友,实在没有过多了解的必要。”

    反正她也只是他不想娶金徽音的挡箭牌,时间一到,也会离婚。

    金徽音内心是狂喜的。

    他们真的就只是朋友,并不是她想的那般!

    “徽音!”

    霍承宇跑过来:“我连续射中了三次红心,你快来看看!”

    霍承宇虽是霍凛的侄子,但他的父亲是上门女婿,母亲只是霍家的一个私生女,因母亲苦苦哀求,霍家才答应让她的儿子姓霍。

    也正因为如此,霍承宇虽姓霍,可在霍家地位是最低下的,甚至连霍氏的一分股份都不曾占有。

    也正因为他花心随性的性格,即使知道金徽音是霍家为小舅舅霍凛准备的,他也对金徽音上心,凡事都喜欢和她分享。

    金徽音想着日后要嫁给霍凛,心里虽十分厌恶他的讨好,明面上却没有过多表现,总是迎合着他。

    一来二去,霍承宇就把她当成知己一般。

    “我不去了,我陪陪盛小姐。”金徽音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好搬出身边的盛薇当挡箭牌。

    “没关系,你去吧,我在这里等就行。”盛薇不了解情况,没有给她机会,婉拒了。

    金徽音瞬间尴尬了,只好对霍承宇说一句,“那你先去,我很快就来。”

    霍承宇愉快地离开了,站在射击靶前等着她。

    “盛小姐,那我先失陪了。”金徽音站起来,绕过她的后背,走向射击场,眼神却时不时落在她身上。

    盛薇淡定地看着霍家其他人各式玩闹,一直等到了霍凛出现。

    “走吧。”他淡淡开口。

    她没有动。

    霍凛走出几步才发现她没有跟上来,回头快步走到她面前,将她一把拉起,“你怎么了?”

    盛薇被这巨力震了一下,双臂撑在他胸口,脸涨红,不知所措地叫他:“霍爷!”

    霍凛看着她逐渐迷茫的双眼,突然很想打人,低吼:“怎么了?”又是斑蝥。

    她喘息几下,“我没法呼吸了……”

    “再忍忍!”他俯身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金徽音赶紧追出来——她原本是想让霍承宇那家伙过来“照顾”她的,可谁知他说要去上厕所,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而霍凛却回来了!

    该死!

    要是霍凛和这个女人就此发生了些什么,她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阿凛哥哥,盛小姐怎么了?”她过去,拉住了盛薇的裙摆。

    “松开!”霍凛此刻只想带她离开这里。

    她的体温明显升高,就算是隔着他的外套,他都能感受到她灼热的温度!

    金徽音的手被他凌厉的眼神吓了回去,看着他抱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