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你给我下药了?!-《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霍凛一整天都待在书房,很快就到了饭点,佣人敲门而入,“霍少,老爷叫你下楼吃饭。”

    “嗯。”

    他起身,踩着步子离开书房,来到餐厅。

    老爷已经和金徽音入座,他走过去,故意挑了一个离金徽音较远的位置坐下。

    金徽音见状,眼神忍不住黯淡下来。

    想到霍老爷在书房对她说的话,眼底又重新绽放起光芒。

    “阿凛,你先把霍氏集团的事放一放,不要那么操劳,爷爷可不想你的身体累出什么毛病。”

    老爷的话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说道:“爷爷专程让人给你炖了强身健体的汤,无论如何,你都要喝一碗。”

    老爷的话刚落下,佣人就端着一碗补汤放到霍凛身前。

    霍凛望着碗中的汤,浓眉紧蹙。

    他本来不打算喝,但听到老爷子的一番话,刚到嘴边的拒绝被他咽了下去。

    白天已经惹老爷子不开心了,如果再拒绝这一番心意,恐怕老爷子会被他气的饭都吃不下。

    老爷子虽然控制欲强,但对他这个小孙子,从小到大无微不至。

    霍凛动了动唇瓣:“好。”

    “先放在这,待会喝。”

    金徽音偷偷用眼神瞄了眼正在吃饭的男人,立刻又收回视线。

    此刻,她特别心虚,又很紧张。

    怕霍凛拒绝,也担心霍凛发现端倪。

    她全程没说一句话,安静到像个透明人。

    差不多吃完时,霍凛也把老爷子专门给他准备的补汤喝完了。

    老爷子见状,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爷爷,时间不早了,我就不留在这打扰了,改天再来看你。”

    吃完饭,霍凛就迫不及待的起身,想要回城南别墅。

    一开始,他只以为来一趟霍家,最多中午就回去。

    他在书房给盛薇发了消息,但到了晚饭时间,都没收到盛薇的任何回复。

    他不由有些担心,薇薇是不是生气了。

    “你忘了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了吗?这都什么时间了,你还想着忙工作,实在忙不过来,爷爷给你安排两个人手,可别把身子累坏了。”

    老爷子打起了亲情牌,“你一个月都难得回来一次,再陪爷爷说说话。”

    霍凛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老爷子让人上了饭后甜点,说起了霍凛小时候的事。

    金徽音就坐在一旁安静听着。

    霍凛全程都心不在焉,只想着时间赶紧过去,他好回家。

    时间缓缓流逝,霍凛只感觉体内燥热,血液不受控制的沸腾,身体某处更是传来异样的感觉。

    他浓眉紧拧,拳头紧握。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就和上次酒店下药差不多。

    但药性又没有那么猛烈。

    他眸色渐深,表情阴鸷,掀起眼帘,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爷爷,你给我下药了?”

    “瞎说!”老爷子闻言面色一沉,否认道,“我好端端给你下什么药。”

    金徽音坐在旁边,听到霍凛的话时,心跳仿佛漏了半拍。

    放在腿上的手不由紧了几分。

    可以看出她的心情很紧张。

    霍老爷的眼神带着关心,“你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

    霍凛拼命压抑住体内的欲.火,此刻只觉得思维不受控制,猛然起身:“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不管老爷子承认与否,霍凛都认定他是被下药了。

    至于下药的目的……

    那可怖的目光倏地望向低头安静的金徽音。

    霍老爷闻言,跟着起身抓住霍凛的手,“可能是补药太补了,让你身子有些难受,你先去房间休息一下,爷爷立马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霍老爷自然不会允许霍凛回去,否则,他精心设计的一切就白费了。

    霍凛也知道此刻的他恐怕还没到家就会彻底控制不住。

    一言不发上楼。

    来到卧室,身体内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快速走进浴室,随手脱掉身上的衣服,打开喷洒器,冰凉刺骨的冷水从头顶浇灌下来,体内的一团火有了短时间的压制。

    可霍凛更清楚,如果真的是被下药了,单凭冷水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时间久了,他会彻底丧失神志,最后被欲念控制。

    但他现在只能靠冷水来维持清醒,抱着期待的心情等待霍老爷让医生过来。

    楼下,霍老爷等霍凛上楼,低头望向金徽音,“徽音,现在你只要上去,按照计划行动,很快,你就能成为阿凛真正的妻子了。”

    霍老爷可是知道那药性有多强烈。

    他作为过来人,很清楚男人在这种时候是绝对控制不住,尤其是美人在前,只会像狼一样把对方吃干抹净。

    如果不是霍凛态度坚定,他也不会动下药的念头。

    他的控制欲极强,要求别人必须按照他的意思来。

    哪怕对方是他的亲孙子,也是如此!

    但凡霍凛态度稍微软点,他也不用这么着急。

    金徽音此刻心情十分忐忑,听着霍老爷的叮嘱,重重点头:“爷爷,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她换好蕾丝花边的睡衣,在上楼过程中,心跳比平时跳的频率更快了。

    尤其是推门进入,金徽音的心仿佛都提到了嗓子。

    听到浴室传来的淋水声,她咬着唇,慢慢靠近,异常紧张。

    站在门口,金徽音知道,她只要推开这扇门,明天就是霍凛的妻子了。

    她伸手,推开了门。

    霍凛猛地抬眼,猩红可怖的目光让金徽音身子狠狠一颤。

    紧接着,她看到男人动了。

    长而有力的臂膀将她拉了进去。

    被男人伸手拉进的同时,她的心跳几乎都要停止了。

    男人健硕的身材,给了她强烈的冲击感,她正准备开口,假装反抗下。

    唇瓣微张,脸色骤变。

    柔软的身子被狠狠甩在墙上。

    痛到她皱眉,还未发出痛声,喉咙就被男人的大掌给掐住。

    那修长的指尖仿佛只要再用力一点,她就能死去。

    因为无法呼吸导致面色涨红,金徽音使劲抬起手臂,拍打着男人青筋暴跳的臂膀。

    猩红阴冷的眸好似要把她凌迟,光是眼神就让金徽音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