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明天民政局见-《团宠小娇娇被病娇霍爷暗恋了》

    霍承宇一怔,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在霍家,哪怕是霍老爷,都没让霍承宇这么害怕。

    “说话!”

    带着低沉的呵斥,透着浓浓的不悦,让霍承宇猛地开口,“是!”

    他说完,深呼吸了一口气,但还是不敢和霍凛对视,只低着脑袋,“小舅舅,我想取消婚约,另娶她人!”

    盛薇躲在二老身后,偷偷望了眼男人。

    心里想着,霍凛会不会借助这次机会,正好取消她跟霍承宇的婚事?

    下一秒,就听到男人的声音响起,“好,这件事我替你做主了。”

    霍承宇原本以为霍凛会当众训斥他,没曾想,向来最难说话的小舅舅,竟然就这么答……答应了?

    他抬头,神色带着不敢相信,“小舅舅,您说真的吗?”

    霍凛眉头轻蹙,“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小舅舅,我还有件事想求您答应。”

    霍凛眉间生出几分不耐。

    想到什么,惜字如金,“说。”

    “我想让您同意,我和蔷蔷的婚事。”

    霍承宇说话的同时,看向盛蔷。

    顺着霍承宇的目光望去,霍凛眼底掠过一抹杀意。

    盛蔷见霍凛在看自己,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羞赧,怯怯的掀眸,想看一眼这个让她惊艳的男人。

    那明显浓烈的杀意让她脸色顿时苍白起来,身子不由的在颤抖。

    霍承宇的小舅舅,看她的眼神,竟然想要杀她!

    是她哪里做错了吗?

    霍凛只看了盛蔷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仿佛多看一眼都觉得脏。

    深邃的五官仍旧有着森寒的冷意,身上那凛然的气息更是让病房的氛围变得十分压抑。

    霍承宇正想壮着胆子再次开口询问霍凛,就见男人启唇,语气是那般的不屑,“哪怕是做.鸡,都不配!”

    盛薇闻言,差点被拍手叫好了。

    果然,霍凛就是霍凛。

    说话都这么霸气。

    像是感受到少女的情绪变化,霍凛掠过二老,与盛薇的视线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对上了。

    盛薇征了征,露出讨好的笑。

    霍凛见状,眼底暗流涌动。

    收回目光,临走前丢下一句话,“退婚的事我会和爷爷说一声,其他的,想都别想!”

    “承宇,刚才这位是谁?”高子凤不甘问道。

    凭什么刚才那个男人,竟然说她的蔷蔷连做.鸡都不配!

    霍承宇有些失魂落魄,“我小舅舅,霍凛!”

    其他人顿时吸了口冷气。

    霍凛是谁?

    帝国无人不知!

    霍家太子爷,更是商业界的传奇人物。

    尤其是做事的方式,让人光是想起都不寒而栗。

    刚才那人,竟然是霍凛!

    高子凤想到刚才差点就和霍凛顶嘴,后背不禁渗出冷汗。

    盛蔷死死咬着唇瓣,眼底写满了不甘。

    她花了这么多心思,就因为霍凛一句话,就把她否认了?

    “蔷蔷,你放心,姥爷最疼我,就算小舅舅不同意,只要姥爷同意,我照样会娶你。”

    “我霍承宇这辈子只娶你一人,否则,我永远都不会结婚!”

    盛蔷低着脑袋,无声抽泣。

    盛奶奶倒是没有因为取消婚事有所影响,拉着盛薇的手说道,“取消了婚事也好,奶奶会给你选一个更好的老公。”

    盛薇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男人冷漠的脸庞。

    现在她和霍承宇的婚事解决了,这是不是代表,她马上就能和霍凛结婚了?

    “盛国强,好好重新认识下你的好女儿,看看她是不是真如你了解的那样,还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

    “今天的事,我也不想再计较下去,但我警告你,如果你胆敢因为这两个贱.货再欺负薇薇,我不会放过你!”

    盛奶奶说完,就拉着盛薇离开了病房。

    盛爷爷临走前,拿拐杖打在盛国强身上,“下不为例。”

    短短四个字,让盛国强浑身一震。

    “老公……”

    “爸……”

    高子凤和盛蔷异口同声叫道。

    盛国强有些心烦气躁的挥手,“你好好养伤,我回公司了。”

    母女俩脸色全变了。

    “蔷蔷,你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霍承宇最后也走了。

    病房内只剩下两人。

    盛蔷气得拿起枕头乱砸,面色有些狰狞,“都是因为盛薇那个贱人,都是因为她!”

    “妈,我要让盛薇死,我一定要让她死!”

    高子凤急忙安慰,“蔷蔷,你消消气,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情绪过大,一切都得等到你出院后再说。”

    “我不会让盛薇如愿的,我也一定会嫁给承宇哥哥,否则,我做了这么多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盛蔷根本没有听到高子凤的话,瞳仁布满了阴狠恶毒,不断呢喃。

    ——

    盛薇送了二老回家没多久,手机就响了。

    她低头一看,身子不由紧绷。

    是霍凛的电话。

    尽管她不想接,但还是在电话响起的第一时间就接通了,语气带着紧张,“霍爷……”

    “想好怎么谢我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盛薇竟然从电话里听出了男人貌似心情不错?

    甚至通过说话的语气还能意.淫到男人的表情。

    盛薇猛地摇头。

    她在想什么啊!

    “霍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帮你解除了婚事。”

    霍凛的话,似乎都这么简短。

    一句多余的都没有。

    盛薇闻言一怔,反口问道,“那霍爷你想让我怎么谢?”

    “明天早上九点,民政局开门。”

    盛薇,“……”

    男人醇厚的嗓音从那头娓娓传来,“我只要这个谢礼。”

    “霍爷……”盛薇虽然早就想到这一天会来,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能不能推迟几天?”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理由。”

    盛薇咬着唇,“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以后有的是时间适应。”

    霍凛这话,很明显就是不同意。

    盛薇指尖蜷了蜷,“嗯,好。”

    “明天见。”

    挂了电话,盛薇仰头,望着天空。

    看来,她真的躲不掉了。

    霍凛是什么人,商业传奇,怎么可能会做亏本的买卖。

    她取消了和霍承宇的婚事,自然就要索取回报。

    夜幕降临。

    男人站在阳台,骨节分明的指尖夹着高脚杯轻晃,杯中的酒水摇曳。

    想到明天就能娶到薇薇,好看的唇角勾着一缕笑。

    轻抬着手臂,杯中的酒水被他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