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说书人、说江湖!-《游子手中剑》

    大夏王朝、宁州府、青山城!

    凌晨、城外一座贫民小院之中!

    距离上次袭杀过去二十余天,而在姜玄苏醒后第三天,牛大勇的毒也被解掉苏醒过来!

    呼呼——砰砰——!

    院子里的呼啸的风声和如闷雷般的炸响声将牛大勇吵醒,看了看天色,天光微亮、应该才过五更天,这时候外面还是漆黑一片。

    他坐起身来看向隔壁的床铺,果然空无一人,听到屋外的动静,脸上露出一抹懊恼之色,也连忙起身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院子里,姜玄正在练习着拳法,每一拳挥出空气之中都会传来如爆竹声般的炸响。

    “阿玄你通力大成了?筑基小成了?”

    听到这炸裂的声响,牛大勇又惊又喜,又有些羡慕。

    一拳三响,正是通力大成、筑基圆满的象征。

    然而看到牛大勇的羡慕之色,姜玄却并未有多少得意,放在前世国术境界中,出拳能鼓动劲风发出响声也才不过是明劲层次而已,他现在顶多才算是明劲巅峰层次而已。

    前世的自己,才刚刚摸到暗劲门槛,只比现在强一点罢了!

    但与这个世界的入境武者比起来,差的还是太多。

    光是换血境界换血三次纯粹的力量就能爆发出二三牛之力,三境巅峰弱者也有五牛之力,最强者能有九牛二虎之力。

    而一牛之力在这个世界等于一千二百斤,一虎之力等于三牛之力!

    这个数据放在前世,就算那些国术宗师也未必能爆发出九牛二虎的两万斤巨力!

    姜玄缓缓收功耸了耸肩膀,咧嘴一笑看着牛大勇说道:“刚刚突破,但跟大勇哥相比还是差远了!”

    “修炼是水磨工夫,哪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

    姜玄神色肃穆的说道,语气之中充满劝诫之意。

    但很快他语气一转、鼓励道:“不过,按照你这速度,要不了多久就能赶上我了,而我学武十来年现在才筑基圆满,想要入品换血入品也不知道要多久!”

    最后姜玄不免一声感叹。

    “都说背靠衙门好修行,只是没有功劳兑换丹药、换取高等级的功法,想要出人头地成为至强者也是难如登天!”

    牛大勇闻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黯然。

    闻言姜玄也是一阵沉默,功法的来之不易他已经体会到了,庆幸自己得到了剑种。

    很快他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劝诫道:“总有机会的,大勇哥不要气馁,有杨叔在,他传你的功法也不会弱,至少达到杨叔的境界是没问题的,再说外面现在传着要剿匪,到时候也不怕捞不到功劳”

    听到姜玄的话,牛大勇沉吟了片刻脸上神色微微恢复,但还是淡淡的摇了摇头:“阿玄有所不知,这衙门水深得很,有时候不是我们功劳不够,而是有些人不想我们爬上去,会触及到他们的利益...阿玄你聪明,应该能想到的!”

    姜玄闻言皱了皱眉点了点头,的确、有些东西并不像是表面上所想像的那么简单,职场之中的勾心斗角他前世就曾经历过不少。

    “不说了,打两套拳热热身子,天亮就要去上工了!”

    两人以于三日前前往衙门报道,成为了正式的衙役,但却被分配在吴超峰手下,每日做着在城内巡防的差事,倒也轻松!

    ......

    “...话说那敖青山一路奔逃、逃到了城门口,眼看逃生在望心下大喜,这时候你猜怎么着?”

    啪——!

    说书人手中醒木一拍,端起茶碗卖了个关子,眼神一扫看向四周的听客,一旁的童子见此连忙端着木碗向台下走去。

    嘘~吁~

    见到这一幕,顿时周围响起一片嘘声,有人高声道:“说书的,这一段都说了不知道几十回了,早就听腻了、能不能换一个,不然今天你可别想从我们这里捞到一分钱!”

    “就是,快换快换!耳朵都起茧子了!”

    “说说其他江湖上的是吧,在这里你敢说黑风山的事,怕是不想活了!”

    “就是,小心有黑风山耳目,我要听江湖上的事!”

    一个个听众开始起哄,也有人好心提醒。

    说书人眼见众人起哄,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童子端着碗看来下台也不是上台也不是。

    眼见群情高昂,说书人不得再次醒木一拍,响亮的声音顿时将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不远处,姜玄和牛大勇两人坐在角落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说书人说书不是一次两次了,光是城门截匪这一段,就快把他两人吹上天了。

    那功劳比全安在两人头上,完全没有吴超峰什么事,就算是姜玄听了也不由得脸红。

    他很想跟说书人说,他们真么那个本事,什么一刀就将敖青山砍成重伤、简直是胡编乱造。

    但想了想还是算了,显然这些人根本不知道正主儿天天都在这听一段说书,要是暴露了,以后可就没这么安静了。

    他还想从说书人嘴里知道更多的外界的事情。

    只是,说书人这么胡编乱造,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就很难说了,自己要不要提醒一下,要是让吴超峰知道他将功劳都安在了他和牛大勇身上,也不知道会不会引来吴超峰的麻烦。

    但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吴超峰要是找说书人麻烦,估计对方早就不在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说说西南老王十年前一拳震妖蛮的事迹...”

    说书人开口,然而话还未说完,立刻又被人打断。

    “不听不听,听了十年了,早就听腻了,我都能说了!”

    “是呀是呀,换一个,我们要听新鲜的,就说说最近外面天下发生的事情!”

    “对!要新鲜的...”

    众人极力要求,说书人见此无奈一叹,知道今日若不拿出点新鲜货,估计是挣不到几个茶水钱了。

    于是他润了润嗓子,醒木一拍:“既然如此,那我就说说最近这两个月外界朝廷、江湖上的事情!”

    “话说...”

    另一边,听到说书人要说新的故事,姜玄放下了手中的茶碗,看似不经意却是仔细的听了起来。

    哪怕对方所谓的新故事,已经过去了一两个月,但对这个世界的传播力,也的缺算是新事件了!

    “...话说那宁州守备姜攸检不知道因为何事、被按下了一个欺君罔上的罪名满门被抄斩...”

    这一听,姜玄微微一愣,这还说起了自家事了,他不由得摇了摇头,却听那边话锋一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