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剑气分光,离开-《诸天:开局越女阿青》

    赵青从旗杆顶上一跃而下,稳稳的落在地上,从腰间抽出一把普普通通的木剑,斜斜的指向台下的群雄。

    “哪位朋友,准备第一个出手?”她扫了扫了眼台下众人,双目中似有晶莹的光泽流转。

    第一个上台的,是一名背负双剑、气度威严的老道。他跃上高台后,当即双剑齐出,剑势峻洁雄秀,银光似匹练般垂落,笼罩方圆数丈。

    众人认出了老道的身份,对方乃是上代昆仑派掌门,云鹰道人,名列北四怪之中。

    “昆仑派的乾坤定泰剑法!”

    据说昔年昆仑派祖师从河图洛书中悟出了两仪之道,创出了一门正两仪剑法,两人同使,互相配合,威力大增。

    后来又有数名先辈将正两仪剑法加以增益,改为了一门单人双手剑法,虽然大大提高了修行的门槛,但在剑速上更胜原本的剑招,从而成为了非掌门不传的镇派剑法。

    只见云鹰道人出招极快,手中双剑舞成两团白影,攻拒击刺,宛似两大高手联手进攻一般。

    然而,赵青只是运使身法,如一只青色的蝴蝶在纵横的剑光中飞舞飘行,双剑中所蕴含的内力虽盛,但却连她的衣衫都没带动半点。

    时而木剑轻飘飘地一点,便将云鹰逼退丈余,显然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两方的功夫一显,台下数百名本来大想上台一较的,无不自愧不如,均想:“幸亏我没贸然上台,否则岂不是自献其丑?人家这般的内力剑法,自己恐怕连半招都挡不下来。”

    云鹰道人以云鹰为号,本意是效仿当年太极门的祖师云鹤与武当分家,想从如今已沦为朝廷鹰犬的昆仑派脱离。

    眼见本派的武功远非赵青敌手,云鹰剑法一变,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变得十分灵动,在精妙方面更上一层楼。

    赵青双眼一亮,用木剑一一挡下对方的剑招。据她所知,云鹰此番所使的剑法很可能便是华山剑法。

    大概是经过了风清扬或令狐冲的出力改进,华山派的内功剑法大进,在明末之际已然成为天下第一大派,穆人清、归辛树、袁承志,高手频出。

    然而,在归辛树行刺康熙之后,本就有衰落之势的华山派遭遇朝廷打压,剑法渐渐失传,反而拳脚在华拳门留有传承。

    云鹰道人所使的华山剑法,实是海外袁承志一脉的传承。

    暗暗记下空灵辽阔、简远逸迈的华山剑法,赵青心思飘荡,仿佛隔着遥远的时空,瞥见了独孤九剑的几分神妙。

    又过了一两百招,赵青已然探清了华山剑法的奥妙。她的左手食中二指倏然探出,夹住了其中一剑,运劲一扳一夺,翻转剑身,粘住了第二把剑,已然分出了胜负。

    当云鹰道人取回双剑,黯然下台之际,两名身材样貌几近别无二致的中年汉子翻身上台,各持一柄青光闪闪的利剑。

    见识广阔的路人认出这两人的身份,乃是名震辽东的关外双剑,马氏兄弟,所使的武功是少林寺的达摩剑法。

    他们单人已是一流境界的好手,两人联手之下,心灵相通,配合严密,实力增加何止倍蓰。

    淡淡地笑了一笑,赵青提起木剑,缓步向前。

    ……

    降魔刀法、罗汉剑阵、霹雳奔雷掌、急风骤雨掌、追魂夺命剑、八卦刀、破金锤、铁琵琶……一位位武功好手败在了赵青的剑下,一门门武学也被她融入了自身。

    挫败了所有到场的一流高手之后,赵青也不藏私,表达出了自己对他们武功的看法,并点出了他们运招的破绽,教导他们如何突破内功上的桎梏。

    在见到一流高手们都受到了指点之后,在场的二三流庸手心思涌动,开始上场试招求教。

    对于这些武功不高的江湖中人,倘若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启发的,赵青也并不吝惜自己的指点。总之,双方各自收获颇丰,都获得了自己所想要的。

    最后一日,由于发现自己的功力进境超出了之前的预计,丁典已然远非自己对手,赵青邀请了丁典、陆天抒、水岱、北四怪一齐围攻于她。

    依旧是那一处广阔的高台,遍地都是这几天新留下的刀痕剑印。

    一身青衫的赵青手握木剑,似乎一叶孤舟在七位高手的交错的劲力巨浪下漂荡不已,摇摇欲坠。

    一双肉掌、六件兵刃,七人内劲织成的力网。将赵青围得密不透风。无数道并不耀眼的剑光,是一个蚕茧一般,将她包裹在其中,以惊人的韧性抵挡了四面八方的冲击。

    倏然之间,赵青整个人都消散在弥漫的剑光之中。目之所及,尽是剑光,无所不在,但就是失去了本因在中央挥剑的人影。

    在外边七人的讶异之下,他们的手腕均被一股突然袭至的劲力点中,招式停顿了半个刹那。

    而就是在这么一个瞬间,一道青色的影子已经冲破了他们的阻碍,来到了外围,重新现出了身形。

    双方并没有分出胜负,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明白了,七名顶尖高手阻拦不住赵青。

    天地未形,窈窈冥冥,浑而为一,寂然清澄,重浊为地,精微为天,离而为四时,分而为阴阳。

    以五行流光这一总诀式为主旨,赵青创出了代表厥阴风木的第二式,“乙木分光”。

    这一式剑招以分化无穷的剑光承载纤柔、巧忍,剑光剑气无物不钻,威力虽微但强;且靠着精巧编织而成的剑气反射四周光芒,达到了隐匿身形的效果,攻守兼备。

    但可惜的是,在内功方面,自己并没有取得突破,向上窥得观神坐照、明月耀空的境界,想必在时间上的沉淀还是太少了,也有急迫求进形成心灵阻碍的缘故。

    ……

    十日之后,比武大会结束,最终版本的《兵器谱》定稿发行。

    又一个月后,气象一新的荆州城,城门口处。

    “丁典兄,我将要到海外游历一番,离开中原,可能十几年后会返还,也可能永远不回来。你们和戚姑娘两家要结婚办宴的话,就不必请我了。”

    赵青望着与凌霜华站在一块、仿佛一对璧人的丁典,挥了挥手,以作告别。随后,她空着双手,向远处的青山步行而去。

    而在遥远的BJ城,红花会现任总舵主陈青丝不住翻阅手头上一本记述金波旬花培育、使用方法的书册,脸上露出了纯净的笑容。

    嘉庆二十二年秋,陡然入世,被公认为第一高手的赵青大侠,在助官府铲除奸邪、为武林留下一卷《兵器谱》之后,似乎是厌倦了声名利誉,选择了归隐山林,一时间传为佳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