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要不要收养?-《穿成后娘,科研大佬带崽开荒了》

    字是薛云宗差人写的,小册子中描述的便是当下的时局。

    秦月如获至宝。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陆云景一直没有收回视线。

    哪一个女子会关心当下时局?

    大多数都是得过且过,依附男人罢了。

    这秦月,越是接触便越是发觉全然不同于普通女子。

    秦月只用了一下午便将小册子翻完了,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概括的了解,对大夏国和周边邻国也都有了相应了解。

    总归不算是睁眼瞎了。

    秦月看完便将小册子烧掉,正是因为了解了,她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制作出的强弩对各国造成多大的震撼。

    若是早先知道到这些,她定然不会将强弩卖给薛云宗。

    眼下新皇还未能完全巩固政权,没工夫理会血狼营这种忠心于前朝的军队,等新皇缓过劲来,第一个要收拾的就是血狼营。

    秦月最不耐烦参与到这种政权争斗中去,想想就很烦躁。

    不过想起这次血狼营真的是在保护她,心中的躁意缓缓压下去。

    至少目前看来,血狼营将士们都是赤胆英杰,哪怕对上阙贼铁骑,这么多年一直也没有退缩过。

    秦月知道如今再和血狼营撇清关系不可能了。

    她该如何是好?

    她早晚有一天会暴露在众人视野当中,面对各方势力,她一个人再强大也应付不来。

    想到这里,她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不过还是要好好考量一番。

    考量血狼营是否靠得住。

    有了大致方向,秦月多少踏实一些。

    她也要提早做准备,若是血狼营靠得住,那么她便不能只用武器笼络住他们,还需要有足够的储备粮食。

    这些都是她的资本。

    秦月忍不住叹口气,她这辈子真的想当个咸鱼来着。

    她本身就很低调,这段时间愈加低调起来,主要精力放在开荒上,连研制炸药都暂缓。

    九十月份左右,两块田地均以翻耕完毕,播下第一波种子。

    这些种子都是开荒的成本,是不花钱的,三年后三倍产量还县衙。

    种子被她放在空间当中浸润许久,荒地也被她以空间中的育肥壤和水浸洒几遍。

    如今这片土地肥沃的很,再也不是以前那片荒地。

    为了确保第一茬种子能够很好地扎根,秦月扣着大草帽一遍一遍在烈日下翻看着土地的情况。

    这个感觉,好似回到了以前,她带着农学院的博士生们分析土壤成分,讨论如何才能有效增产。

    天气逐渐转凉,秦月前天去镇上买了许多棉花和布料准备缝制衣服,来到这里她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学会,至少以前不太擅长的针线活,如今不仅能够缝缝补补,还能跟着张三婶学习缝制棉衣。

    这边的冬天非常寒冷,农民没有存粮,很难度过冬天。

    秦月从村民那里得知,每年冬天被冻死的人不计其数,老天爷好似要在这个季节给土地减员,以防负担过重一般。

    秦月心中沉重。

    冬天的猎物也会少许多,秦月提前储备一些腊肉,过年还能吃上肉馅饺子。

    大宝熟练地去喂院子里的鸡,为了能够让它们顺利过冬,秦月搭了一个鸡棚。

    这五只鸡,让他们每天都能吃上鸡蛋,所以不管是大宝还是其他孩子都非常看护它们。

    “娘,让我和你一起去吧!”大宝看着秦月只拿了强弩和箭筒,心中居然有了一抹担忧。

    以前秦月是死是活他才不在意,可是这多半年来的相处,大宝甚至快要忘记以前的后娘是什么样子。

    秦月将箭筒绑好,回身说道:“过了年大宝就七岁了,这个家需要你来看顾,而且我今天要往里走一走,猎一头大的,才好多储备过冬的食物。”

    大宝紧咬后槽牙,知道她说得对,慢慢垂下头去,“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秦月微微一笑,“天黑之前回来。”

    大宝看着秦月纤细却挺拔的背影,恨不得立刻就长大,这样至少能和她一起进深山打猎,互相也能有个照应。

    秦月背着强弩一路进山,感知一下大概位置,她将强弩端在手里,更加警惕起来。

    这时候动物也在抓紧储备过冬粮,定然会有出没,她要抓住这最后的尾巴。

    她剩下的粮食堪堪能够过冬,若是没有其他食材,每顿饭恐怕是都要有所节约了。

    和她一样想法的猎户们不在少数,她这一路过来便遇到好几拨人马,众人见她一介女流之辈竟然还是单枪匹马,纷纷投去惊讶的目光。

    大家都忙于活命,倒是没有人找秦月的麻烦。

    秦月做好标记,一头扎入深山当中,外边已经没有什么猎物了,路过顺手收拾了一些野兔子都被她挂在腰带上。

    正要拨开一丛矮灌木,她的动作忽然顿在那里,随即她立刻矮身蹲下,竖起耳朵听着动静。

    不远处有动静,有弓箭的声音,似乎……

    她的念头还未来得及转,一声高亢的狼嚎倏然响起。

    她面色一变。

    是狼群!

    遇到狼群几乎没有活路,她当即生出后撤的想法,但是这个时候若是弄出动静,说不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她抬头看去,心中有了主意。

    养了大半年,早就不是原先孱弱的身体了,不仅如此,她连同上一世曾学习的自救及反击训练重新捡起来。

    虽然不可能以一敌十,但是爬个数对她而言已经不在话下。

    手脚并用,她几下便爬上高高地树枝。

    借助还未完全掉落的树叶遮挡住大部分身形,她观察着四周。

    奈何树木茂盛,很难窥到附近的情况,只能听到偶尔传来的一声惨叫。

    是猎人遇到了狼群?

    尽管狼肉能够抗寒,但是没有哪个猎人会傻到去猎杀狼,即便成了规模的猎人也不会这么做。

    一头凶狠的狼还好,一群凶狠的狼,能将猎人的骨头都咬碎了。

    最大的可能便是猎人捕猎的时候,非常不幸的遇到狼群。

    秦月很好地隐蔽自己,这种事她帮不了,她若跳出去,死的就是她。

    惨叫声也好,狼嚎声也罢,没多久便都散去,秦月没有着急下来,又在树上躲了许久,确定没有危险才落地。

    她本想绕道而行,可是想了想又决定向着之前有动静的方向过去。

    她想看看能否幸运地见到一头狼尸。

    狼肉御寒,又有丰富的蛋白质等,用来当作冬天储备粮再好不过。

    小心谨慎地向着那边而去,秦月几乎是走一步望三步。

    来到跟前,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摊血迹。

    血迹延伸很远,显然是被拖拽走的,不用想,这定然是被狼群围攻的猎人。

    随后她惊喜地发现两头狼尸,真是不费吹灰之力!

    有了这两头狼尸,她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她没有立刻就动手,故意弄出些许动静,看看周围是否有其他猛兽。

    这一试却是吓了她一跳,右前方不远处的灌木当中果然传出唰唰声,她立刻端起强弩瞄准过去。

    秦月身体紧绷,若是狼群去而复返,她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汗水顺着鼻尖滑落,就在秦月手指越收越紧的时候,一声‘呜咽’忽的传来。

    随即一道小小的身影出现在视野当中。

    秦月一怔,原来是一只小狼!

    紧绷的心弦松开,强弩缓缓放下。

    小狼警惕地看着秦月,可是大概太小的缘故,见秦月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又‘呜咽’地挪到一头死狼身旁,围着它转起来。

    想来这是它的母亲。

    叹了口气,秦月端起强弩,准备给小狼一个痛快。

    被狼群抛弃,小狼活不下去的,与其被当成其他野兽的腹中食,倒不如一箭结束了它。

    箭矢对准小狼,小狼似有所感,一双绿色的眼睛看过来,冲着秦月‘呜呜’两声,摇摇晃晃来到她脚下,先是闻了闻,随后竟然开始蹭她的腿。

    秦月稍一想便明白过来,她刚才查看死狼的时候,沾染了母狼的气味,让小狼误以为是母狼?

    她重新将箭矢对准脚下的小狼,手指微紧,正要扣动弩机的时候,小狼抬头用那双如同绿宝石般的眼睛看向她。

    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一抹孺慕之情?

    她觉得自己失心疯了,怎么可能会在狼的眼睛里看到这种感情?

    她的手指松了紧,紧了又松,最终还是没能杀它。

    “重活一世,怎么优柔寡断起来。”秦月自嘲一笑。

    随即她将小狼轻轻踢到一边,上前将两头狼捆绑在一起拖着往回走。

    却不曾想小狼居然跟了过来,四只小短腿奋力地跑着,追在母狼后边。

    秦月多少有些不忍,两头狼她拖着确实也费力,想了想便将母狼的尸体留下,拖着那头更大的狼往回走。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小狼嗅了嗅母狼的尸体,居然再一次狂奔追上来。

    秦月回头,皱眉说道:“快快离开吧,我不杀你,不代表不会杀你!”

    小狼显然没有听懂,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她走它就走,她停它就停。

    秦月颇为无奈,她这是被碰瓷了?

    她端起强弩瞄准小狼,“再跟着我就一箭射死你!”

    农家一般不养带嘴的,多一个带嘴的就多消耗一份粮。

    之所以养鸡,是因为有鸡蛋吃,还能宰了吃肉,哪家没事会养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