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章:大将军巧安排-《异界奇遇录》

    皇后海凤茹听海飞蜂说神龙降临后花园了,且带走了三圪宫的宫女海丝和海绵,啧啧称奇。海飞蜂又说这是皇后娘娘行好运的征兆,皇后听了打心眼里高兴。

    高兴之余,她又琢磨着,自己是堂堂的一国皇后,母仪天下,在整个古牙皇国已是至尊至贵。要说好兆头,是不是皇儿四太子的时运到了呢?

    在古牙皇室的五个太子中,仅四太子古牙一洁是她贵为皇后所亲生,大太子古牙一镇、二太子古牙一榀、三太子古牙一纯均为庶出,轩辕庄是皇帝收的义子,就更不值得一提了。

    在她心目中,古牙一洁才是真正的皇太子,故而寄托着她的厚望。古牙一洁又是自己亲生的,因而她一直对古牙一洁宠爱有加。

    册封古牙一洁为首席太子,为皇位的继承人一直是她的一块心病。虽然四太子古牙一洁条件最优越,可古牙皇帝从来不提册封首席太子之事。

    她担当个中有什么原因。按照古牙皇国的国律,也是皇后之子有优先选择权,但很难说不会夜长梦多。

    庶出的太子册封为首席太子,在古牙皇国的历史上曾有过。按照古牙皇国的国律,只要哪位太子继承了皇位,这个太子的母亲就尊为首席太后。皇后海凤茹怎能不担忧呢?

    所以,神龙带走她的宫女海丝和海绵,她宁愿相信真是个好兆头。她要亲自到后花园去看看神龙降临的地方。

    当海凤茹在海飞蜂和宫女太监的簇拥下来到后花园时,古牙一纯已将古牙一洁转移到假山后的石洞旮旯里了。

    这石洞旮旯里干燥,光线柔和,细风从石罅间透进来,清爽宜人。最适合看守后花园的人在此小憩。

    事实上,这里本来就是夜晚看守人的歇息之地。

    古牙一纯眼前的古牙一洁,仍然睡得很沉,仿佛这个世界都只在他永无休止的睡梦里。

    “皇后娘娘驾到!”

    听见三圪宫总管太监海飞蜂的声音,古牙一纯从石洞旮旯探出头来,看见皇后海凤茹一干人已站立在金水池边。

    他们的眼睛都朝着金水池里看,二品侍卫古牙正蟥向海凤茹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远远看去,海凤茹灿烂如花的脸上似乎是笑容满满。

    古牙一纯想到今天还没向皇后娘娘请安呢,心里滋生歉意。

    他回头看了一眼古牙一洁,正睡得沉,便走出石洞飞奔过去,到海凤茹面前双膝跪下,“参见母后!”

    海凤茹双眼盯着古牙一纯,倏地收敛了笑容,单刀直入地问:“古牙一纯,我儿四太子呢?”

    古牙一纯跪在地上,身子直挺挺的,仰起头看向海凤茹,支吾道:“四弟他……四弟……”

    “今天一大早,四太子古牙一洁就奉旨来后花园保护幻影之花,可是,现在怎么没见着他人呢?你们不会不知道吧?”海凤茹阴沉着脸说。

    “回皇后娘娘的话,四太子殿下这会儿歇息去了,吩咐下官在此尽职守护呢,三太子殿下是奉旨来后花园彻查黑影事件,不清楚此事。”古牙正蟥说道。

    “好吧,三太子古牙一纯免礼平身!”海凤茹说。

    “谢母后!”古牙一纯应声站起来。

    这时候,突然听到假山那边古牙一洁呼喊:“母后!”

    海凤茹和在场的众人寻声纷纷看去。

    只见古牙一洁从假山那儿朝这边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了。

    因古牙一洁脸上有腥红的斑痕,远远看去像是满脸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呢?”海凤茹惊讶地睁大了双眼。

    古牙一洁突然醒来纯属意外,确实给古牙一纯措手不及,惊慌之余,他灵机一动,朝古牙一洁招呼:“四哥,你休息好了啊!母后来了呢。”

    “四太子殿下身体有点不适,刚才在假山那边的石洞里休息呢。”古牙正蟥在海凤茹耳边嘀咕道。他的意思是要皇后相信古牙一纯的话。

    这时候,古牙一纯惊慌起来,暗自叫苦:“坏了,四弟的意志又被鱼魔王控制了!”

    古牙一洁已走到了海凤茹面前。

    “参见四太子殿下!”海飞蜂带着宫女们向古牙一洁施礼。

    可古牙一洁没理会他们,朝海凤茹又哭又叫:“母后,孩儿生不如死啊!”

    看到古牙一洁这个样子,海凤茹愣了半晌才缓过神来。

    海飞蜂试探着问古牙一洁:“四太子殿下,你这是……”

    古牙一洁呜咽着说:“还不是被害的!”

    “皇儿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海凤茹问道。

    古牙正蟥觉得事已致此,就没必要瞒着皇后了,“回皇后娘娘,事到如此,下官照实说了,四太子殿下中了鱼魔王的魔邪之气了。”

    海凤茹冲古牙一纯怒目圆睁:“古牙一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古牙一纯没理海凤茹的话,走到古牙一洁面前,“啪!啪!啪!”给了古牙一洁三个响亮的耳光。

    只见一道血色光束由古牙一洁头顶朝天空飞射而去。

    古牙一洁没吭一声,身子一软便瘫倒了,在地上昏睡过去。

    这时,古牙一纯才对海凤茹解释道:“母后,四弟被鱼魔王控制意志了,我刚才给他三耳光,解了鱼魔王的远程控制。”

    “你、你、你,竟然当作我的面竟敢把皇儿四太子打晕了,是成心跟我这个皇后作对吗?还是故意让我这个皇后难堪?”皇后海凤茹气得脸颊绯红,说话已是歇斯底里。

    “母后,我……”

    “古牙一纯,你平时欺负四太子还不够,现在竟然欺负到皇后我的头上了,妄称什么鱼魔王的祸害,鱼魔王呢?在哪儿?我倒要看你到底有几个脑袋?”

    古牙正蟥气得火冒三丈,但竭力克制,“皇后娘娘,虽然你不信任三太子殿下,好心救四太子不得好报,你是一国之母皇后我们也不计较了,下面四太子就交给你了,我们不管了!”

    “把四太子搞成这个样子了,你们就不管了,说得轻巧!来人啦,把祸害四太子的叛逆抓起来,先打入天牢!”

    “且慢!”

    只听得后花园门方向传来一声断喝,大将军元森黠一个腾空飞跃,就落到了海凤茹跟前。

    接着轩辕庄、古牙正螺和五个大内侍卫纷纷跟了上来。

    元森黠向海凤茹施了个礼,说:“嗬!今天的后花园里可真热闹啊,就连皇后娘娘都亲自到场了,末将来迟一步,向皇后致以歉意!”

    “元将军来得正好,他们把四太子搞成这样了,还百般抵赖,你说说他们该当何罪?”海凤茹说。

    元森黠说:“要说他们有罪的话那也不叫什么罪,就是他们没想到鱼魔王要加害于四太子殿下,现在争争吵吵于事无益,还不如想法尽快把四太子身上的魔邪气除掉,让他尽快恢复正常。”

    海凤茹这才从失控的理智中清醒过来,“快叫御医,不不,快将四太子送到御医馆去!”

    元森黠笑道:“皇后娘娘莫惊慌,四太子身上的魔邪之气任何高明的御医都束手无策,现在唯一能帮得上忙的只有一个人。”

    “啊?这个人是谁呢?”海凤茹疑惑地问。

    “哈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元森黠故意卖个关子,他觉得对于海凤茹这样的人来说很有必要。

    “说吧,别绕弯子了。”海凤茹着急了。

    “这个人要是除了四太子殿下身上的魔邪之气,他就是四太子殿下的大恩人了,不知皇后娘娘赞成不赞成我这样说?”

    “当然,赞成赞成!”

    “哈哈!这个人,就是五太子轩辕庄!”

    轩辕庄听了元森黠的话,默默向皇后海凤茹看过去,只见海凤茹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像是又气又恼还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样子。

    事情的进展,就是按照轩辕庄同元森黠事先商量好的。

    “啊?哼!轩辕庄,你要尽心尽力,如果四太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和皇上定不饶你!”

    皇后还是那么嘴硬,元森黠笑着摇了摇头。

    “元将军,请开始吧!”轩辕庄向元森黠拱手道。

    “好的,现在大家听我安排。”元森黠说。

    “二品侍卫古牙正蟥,带领十位大内侍卫把守后花园四周,不间断巡查,任何人不得靠近后花园围墙,如有不遵者杀无赦。”

    “遵命!”

    “三品侍卫古牙正螺,带领五个大内侍卫把守后花园门,任何人不得进出,如有不遵者杀无赦。”

    “遵命!”

    “三太子古牙一纯,手持空灵宝剑在金水池周边巡视,任何人不得靠近金水池,如有不遵者杀无赦。”

    “是!”

    “五太子轩辕庄,在后花园内给四太子古牙一洁除魔邪之气,务必尽力而为全神贯注,不得有任何差错。”

    “是!”

    “本将军坐阵后花园指挥调度,理当尽职尽责。”元森黠说。

    见海凤茹和海飞蜂还在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元森黠笑道:“皇后娘娘,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等好消息吧!”

    “你……”海凤茹欲言又止,显得不情愿却又很无奈。

    元森黠又对海飞蜂交待:“还有你,海公公,务必把皇后娘娘安全带回三圪宫。”

    “奴才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