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不属于我的荣耀-《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什么背着你!”宋淮玉勉强坐好,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叶妙清,“你也不看看你身边有人!我们能当着她的面儿说?”

    “我身边为什么有人,还不是因为我把压力都给你们扛下来了?现在倒好,你们把这个罪责都怪在我的身上是吧?”

    叶妙清不甘示弱。

    她平日里可以不争不抢!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必须要把宋淮玉这点歪心思给他扭转过来了,免得他以为她一点脾气都没有。

    宋淮玉怒目圆瞪。

    旁边赤焰一看两人这副模样,嘴角狠狠一抽,当即开口喊停:“行了行了,咱们现在的时间可是没有太多,可不要再在这些事情上浪费了!”

    如是说着,赤焰看向叶妙清,开口解释:“我们刚才说的是要不要把联盟总部跟着咱们进行变迁。”

    叶妙清听到这话,有些意外,但还是实诚地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觉得总部不需要迁,但是人得带过来。”

    “联盟的人肯定也是各有本事的,可以发挥所长,帮忙治理干旱,毕竟在京城当中,如今又没什么事情。”

    “再说了,联盟的人要是一直都是无所事事的,且不说给天下人究竟是何种看法,就是那一位要处置起咱们这些人时,也都是完全不带犹豫的那种。”

    “不大好。”

    “我觉得可以来的。”

    宋淮玉平日里虽然是吊儿郎当,但是现在听着叶妙清的一番话,也是跟着赞同:“我也是这么个意思。”

    赤焰默默地看了他们一眼。

    据他所知,在穿越之前,宋淮玉和叶妙清两个人的关系可是不好吧!甚至还是真正的死对头!可是现在……

    看来,有些事情真的是失真啊。

    毕竟,不管是宋淮玉还是叶妙清,他们两个人的频道,似乎一直都在一起呢!就凭着这一点,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

    尤其是,两个人这种无言的默契……

    啧!

    赤焰微微眯着眼,宛若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嘴角带起了一抹笑容,站起身前,拍了拍宋淮玉的肩膀。

    “兄弟,你有福气。”

    宋淮玉被拍得人都是蒙圈的,完全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怎么回事,眉心轻轻一拧,尤其是这时,赤焰已经优哉游哉地离开。

    “他刚才那是做什么?”

    一脸不解,却希望得到答案,宋淮玉思索一番,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也就看向了叶妙清,但没想到,叶妙清也是一脸错愕。

    她嘟囔一声:“你问我,我问谁去?就看你们刚才那副打哑谜的模样,我都怀疑你们俩背着我同穿一条裤子!”

    宋淮玉猛然瞪大眼!

    但,叶妙清也没给他往下挣扎的机会,直接道:“行了行了,别啰嗦,赶紧联系那边的人,让他们快马加鞭地赶过来。”

    “这次对于难民们来说,治理的是干旱,但对于我们而言,那就是咱们的小命啊!那个真的是脑子有点毛病!”

    听着这话,宋淮玉也觉得是那么一回事儿,一时之间也没有心思去想其它的东西,准备联系联盟那边的人。

    但,还不等宋淮玉有机会呢,一道身影就从外面走了上来,看到叶妙清和宋淮玉并肩站在一起时,当即开口:“世子,世子妃。”

    对于宋淮玉的称呼,明月是真的一点都不带真诚的,完全就是在敷衍状态之中,让人觉得格外无奈。

    只能说,性别歧视这种东西,不管是在怎样的年代,都是存在的,只不过是现在被歧视的对象不一样,而已!

    对于明月的阴魂不散,叶妙清真的觉得周身都是烦躁,满是不耐烦:“明大人这是做什么,把我们当成劳改犯一样盯着看吗?”

    内心深处,叶妙清真的是对夙梁帝姬一百个、一千个嫌弃,真的是屁用都没有,连一个明月都看不住!

    宋淮玉本身是已经准备往外掏东西,联系联盟的了,但因为明月的到来,有点慌忙地藏着东西,在被喊到“世子妃”时,身体都跟着一紧。

    所幸的是明月根本就不带注意宋淮玉的,看向叶妙清时,一脸的严肃,可言语之间所带着的语气,有些莫名。

    “世子,下官此次前来,不为其它,只是为了告诉一下世子,千万不能打夙梁帝姬!您要知道,夙梁帝姬代表的是皇家!”

    “此次,看到你打夙梁帝姬的是下官,一切都尚可传不出去,可日后,若是旁人看到了,且嘴巴不严紧呢?”

    “如此一来,皇家威严失去,如何是好!”

    “?”

    不说是叶妙清了,就是已经藏好东西的宋淮玉,此时此刻,都听出了这里面的不对劲儿,相视一眼,都带着不解。

    不应该啊。

    这哪里是明月的风格啊!

    说实话,按照明月的性情,这个时候应当是直接训斥叶妙清才是,哪里会像现在一样,平静到几乎有点卑微。

    说实话……

    叶妙清心底有点瘆得慌。

    就在叶妙清思索着明月究竟又在闹什么幺蛾子时,只见在明月背后没多远的夙梁帝姬,表情丰富到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地正在比划着什么东西。

    本就觉得脑阔疼的叶妙清,看到这一幕时,更是觉得无语,只能含糊地应对着明月:“明大人说的我记住了。”

    “我会克制自己的。”

    明月深深地看了一眼叶妙清,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

    身后的夙梁帝姬,在看到明月转过身时,当即就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模样,神色之间都带着严谨,不知道的,都要以为她夙梁帝姬真的是什么正经人呢!

    等到明月离开后,夙梁帝姬立即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快速蹿到叶妙清的面前,眼神当中都带着认真:“你有没有按照我暗示的去说?”

    她暗示了什么了?

    叶妙清真的是一脸茫然。

    夙梁帝姬也似是明白过来,当即双眼一瞪:“我刚刚给你编了一套传奇人物传记啊!你就按照我做的去说,你不就圆回来你武功高强的事情了吗?”

    叶妙清真的是额头青筋直跳!

    她就知道,夙梁这个傻批玩意儿,她就是怕她叶妙清死得晚!

    咬牙切齿过后,叶妙清再看向夙梁时,皮笑肉不笑:“不好意思,我看不懂猴子跳舞。”

    “你你你!”夙梁帝姬顿时也气得面红耳赤,有些愤愤,“我说你也太过分了吧!我可是好心好意地绑你诶!”

    “哦!你的好心好意难道不是在弥补我吗?你不要忘记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戏太多,过于夸张了,我根本就不需要承受这一份不属于我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