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你九条命都抵不了-《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两人再次你一言我一语地怼了起来。

    场面一时格外喧闹。

    旁边的夙梁帝姬见两人都因此而气得脸红脖子粗,好像随时都要彻底闹掰的模样,顿时脸色一白,偷偷摸摸地溜到一边!

    这里的修罗场,她不能继续呆下来了。

    先走为妙!

    等到炎神彻底把马车修整好,夙梁帝姬和叶妙清、宋淮玉坐在同一个车厢里,只觉得空气都窒息得厉害。

    她都想当鹌鹑了!

    咬了咬牙,也明白这件事情,肯定是没有办法完成的,只能缩着身体,蜷缩在车厢内的一个角落里。

    心里则是当起嘤嘤怪来。

    因为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实在太长了,一行人到达驿站时,已经是上半夜的事情了。

    天色漆黑。

    但驿站门前,似乎已经猜到她们会在这个时间点才到来,灯火通明。

    甚至驿站门前,还有一个绿衣女官正站着,看到她们一行人从马车上下来时,上前见礼:“下官见过夙梁帝姬,清世子,世子妃。”

    女官微微抬起头,看向夙梁帝姬,温声道:“下官乃是陛下身边的人,名为明月,是来辅佐夙梁帝姬的。”

    “?”

    一路上本就事情很多,再到后面叶妙清和宋淮玉因为她的缘故而争吵起来,让夙梁帝姬哪哪儿都不是滋味。

    在看到女官时,她第一时间觉得,这就是出来招待一下她们的,没有其它的意思,但是……等听完明月的话,夙梁帝姬整个人都傻眼了。

    不是。

    不应该是快快乐乐的旅程吗?为什么都快要到地方了,才发现有夫人在管控着?这特喵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叶妙清就在一边。

    看到夙梁帝姬那一脸蒙圈,完全傻掉的沙雕模样,叶妙清当即心里暗自偷笑,幸灾乐祸不已。

    她就知道!

    以乐恒女帝的为人,怎么可能会因此而放过夙梁帝姬。

    哈哈哈!

    夙梁帝姬也算是有人管控的了!

    就在叶妙清心里高兴不已时,不经意地扫过女官明月。

    这一眼,让叶妙清的笑意瞬间敛起!汗毛和警惕性瞬间冒起!

    因为,明月居然多看了炎神几眼!

    明明,炎神在她们的身后,而且穿着打扮都是小厮模样,可明月的眸光非但没有在她们这些人身上停留,反而是不断地瞄着炎神。

    有猫腻!

    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叶妙清第一时间就感受出其中的不对劲,周身都带着紧张。

    但也正是因为环境的缘故,就算是真的已经紧张到察觉到这里面明显的不对劲儿,叶妙清也没敢表现出分毫!

    她在心底深吸一口气,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直至被明月派来的人送到客房里面时,叶妙清当即就是挑起眉头,朝着那人开口:“行了,不用在这儿守着了!”

    “你们先出去吧!”

    “我和我家世子妃需要二人世界!”

    说着,叶妙清毫不犹豫地关上门。

    在确定外面没有动静后,不管是叶妙清还是宋淮玉,都在第一时间四处查看,确定隔墙无耳后,才凑到一起。

    “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叶妙清看向宋淮玉,眼里都带着恼怒,有些咬牙切齿。

    宋淮玉也并没有掩饰。

    他思索一番,再看着叶妙清时,眉头也拧了起来:“我觉得乐恒女帝派人应该是一开始就跟着的,可是现在走着走着,忽然又来了一个,总让人觉得很奇怪。”

    叶妙清自然也是知道这么一回事儿,眉头微微拧了起来,只觉得这里面的事情处处让人觉得奇怪。

    “现在这样……怕是我们处处都会受人制肘。”思索一番后,叶妙清摸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忽然一亮,“我想到了!”

    宋淮玉一脸茫然地看着叶妙清。

    ……

    次日一早!

    作为驿站负责接待夙梁帝姬一行人的女官,明月身上也是背负着重担,比起叶妙清一行人起得都遭。

    第一时间做的,就是清点一遍人数。

    此次夙梁帝姬、叶妙清和宋淮玉一行人出行,其实都是有着固定人数的。

    再加上在夙梁帝姬看来是放飞自我的旅程,实际上就是乐恒女帝想要就手处理目前的问题,所以人数方面更是笃定。

    因为炎神本身就是混进来的,所以并不在名单内,但因为昨天夜里,一个马车夫试图找事情,被叶妙清一石头就丢了性命后,人数上刚好是没有变化的。

    但是!

    明月在清点过人数后,看向炎神时,眉头轻轻一拧。

    上下打量着炎神时,终于开口:“你不像车夫,你该不会是从哪儿混进来,隐藏着身份呢吧?!”

    明月说着,双眼都直勾勾地盯着炎神,神色之间的意思,再明白不过。

    然,炎神对于明月的打量,内心一脸的不屑。

    如果可以,他看着面前的明月时,第一时间会做的,就是直接翻个白眼,转身就走,管她怀不怀疑呢!

    但是炎神是叶妙清等人费尽心思从皇宫暗牢里面救出来的,他也不可能真的不知死活地去挑衅皇权。

    更何况,他还是叶妙清和宋淮玉带出来的。

    若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必然会拖累叶妙清和宋淮玉。

    也是以,就算真的很讨厌虚以委蛇,炎神这会儿也是安安分分地站在原处,看似低着头,一副受训的模样。

    实际上,说出的话语让明月眉头都拧了起来。

    “这位大人说笑了,小人哪里看起来不像车夫?更何况,小人还不曾想过,车夫的长相模样都是固定的。”

    墨守成规。

    以貌示人。

    不得不说,明月真的很好地踩在了炎神的雷点上。

    然而,作为乐恒女帝身侧的女官,明月也是有着自己的傲性的,被当着其他的下人小厮们,被如此质问。

    明月脸色一沉:“你什么意思?本官说你不像车夫,难道你不应该证明你的身份?你倒好!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话,呵!”

    炎神眼神微凛。

    叶妙清从房间里出来时,人还是浑浑噩噩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格外怀念能够睡到自然醒的日子。

    但不想,刚打开房门,站在楼上栏杆前往下观望,看到的却是明月和炎神对峙的画面!哪怕隔着一定距离,叶妙清都能够感觉到那种紧绷的气势!

    女子吓了一激灵。

    瞌睡虫全飞,人彻底清醒过来。

    她快速下楼。

    刚走到露天的位置,还没来得及靠近呢,就已经听到明月带着命令和呵斥的声音响起:“妙清世子!”

    “还请你不要放无关人等进入队伍!那样极其容易造成夙梁帝姬的人身危险!”

    “真若到那种时候,夙梁帝姬出了问题,你妙清世子就算是九条命都抵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