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马车内的机关!-《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就算夙梁帝姬再不是东西,在面对着这种情况,也忍不住微微红了眼。

    直到叶妙清和宋淮玉都坐回另外一辆马车上时,夙梁帝姬也仍旧没有再说话的意思。

    只是看着叶妙清和宋淮玉的眼神里,都带着亏欠。

    叶妙清:“……”

    大可不必。

    这些都是乐恒女帝做出来的孽啊!

    夙梁帝姬原来一脸的沉寂,但没有想到的是,马车并没有因此而离开,先前钻进马车里,暂时休息一下的“马车夫”炎神居然再次进入马车里。

    这一次,炎神没有再坐在马车的地面上,而是和他们这些人一样,都坐在正常该坐的位置,甚至还有点昏昏欲睡。

    夙梁帝姬一脸茫然。

    等反应过来时,眼珠子都瞪得圆大:“!”

    这是什么操作。

    为什么一个马车夫居然能够和他们一起坐?

    夙梁帝姬很想开口问问叶妙清和宋淮玉,但是眸光落在他们二人时,就见他们神色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

    虽然完全不知这里面的原因,但是借用穿越人士的一句话,那就是“不明觉厉”!更何况,这个男人居然可以随手掏出新奇的、市面上都没有穿越神器诶!

    好吧!

    如此有本事的人,若是真的让他一直赶马车,那岂不是在暴殄人才吗?

    她夙梁帝姬可是惜才的人!

    ……

    虽说一行人是擦黑赶路,但也不可能真的大半夜的露宿荒郊野外。

    只是,要走到下一个驿站,天色就会彻底黑沉下来,到那个时候,她们一行人就会宿于驿站之中。

    此时——

    因为先前的那一桩戏码,叶妙清的精气神都耗损不少,再加上昨日晚上,观望宫中局势,她基本没有休息。

    如今终于进入平坦、可以放松的阶段,叶妙清的精神开始放松下来。

    这一放松,人就容易困乏。

    一如现在的叶妙清。

    因为犯困,平日里都会和宋淮玉拌嘴的她,在坐回马车的位置后,就提不起太大的兴致,昏昏欲睡。

    到后面,更是脑袋一歪,直接靠在宋淮玉的肩膀上,睡得格外香甜。

    这这这!

    饶是厚脸皮如夙梁帝姬,坐在宋淮玉和叶妙清的马车里,都觉得格外的不自在。

    她感觉自己就是千瓦的电灯泡!

    太闪眼了!

    好不容易有点羞耻感的夙梁帝姬,微微一愣,朝着炎神的方向,开始挤眉弄眼,试图意念精神交流。

    【嘀嘀嘀!一起出去啊,别在这里当电灯泡!】

    【看到他们两个如此恩爱两不让的模样,你不觉得有点别扭吗?】

    【……】

    不管夙梁帝姬如何的示意,落在炎神的眼里,都没有任何的动作。

    一开始,炎神一脸的不解。

    他总觉得,这个夙梁帝姬该不会是脑子有点问题吧!分明就是萧朝的储君人选,如今看起来,就跟智障一样!

    也是无语了。

    到后面,炎神明白夙梁帝姬真正的想法和意图,唇角狠狠一抽,只觉得无语到了极致!

    这都什么鬼。

    她手舞足蹈的,就跟猴子一样,结果就是想要从马车里面出去,给他们腾开空间?

    炎神首先看了一眼叶妙清和宋淮玉。

    说实话,在他看来,不管是叶妙清还是宋淮玉,都绝对是厚脸皮的鼻祖了!毕竟,他可是亲耳听到叶妙清和宋淮玉,在北郡王妃沐南辰的豪言壮语的!

    别说是在马车的空间里了,就是在一副棺材板里,叶妙清和宋淮玉都绝对不会知道什么叫做脸皮的!

    但是吧……

    他们不尴尬是真,作为单身汪的他和夙梁帝姬,在这种时候看起来,真的挺格格不入的,挺显眼就是了。

    思及此,炎神淡淡然地扫了一眼夙梁帝姬,而后,伸出手,往马车的壁面上的某处轻轻一按,而后——

    咔哒。

    伴随着轻微的声响落下,很快,偌大的马车就被隔成两个空间。

    分隔马车的,分明就是一扇屏风!

    夙梁帝姬在瞬息的错愕后,反应过来,双眼赫然瞠大,全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母君诶!

    这就是差别吗?

    夙梁帝姬心酸了。

    她母君给她准备的马车,被刺客直接就劈成了两半!

    相反的,叶妙清她母君给准备的,居然是如此暗含机关的马车!

    果然。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她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致的暴击!

    此时,坐在屏风对面的宋淮玉本来也有点昏昏欲睡的迹象,没想到,会忽然看到落下的屏风,双眼一瞪!

    震惊溢于言表!

    天啦噜!

    这上面……

    宋淮玉也顾不得叶妙清的起床气了,伸手推着身边的叶妙清。

    在叶妙清惺忪睁眼,喷出怒火前,他二话不说掰着叶妙清的下巴,对准面前的屏风!

    卧槽!

    国粹差点出口!

    因为,这不是一面普通的屏风!这上面,居然有着资料!最重要的是,还是在屏风的夹层里面,需要拿出来!

    这这这……

    她家母君玩儿的也太超前了吧!

    就算是她这个21世纪的外来客,在对上这样的夹层时,竟然都是束手无措,完全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叶妙清侧眸看向宋淮玉,直接用脑电波交流:【现在这什么情况,怎么拿出来?】

    信号很良好地收到了叶妙清给出的信息,宋淮玉却也是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知道。

    这种情况……

    说起来还真的是很难处理。

    就在两人默默地准备研究明白,怎样把夹层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时,马车却是忽然颠簸一下,力度之大,让马车内的四人都忍不住头皮一紧!

    该不会又来刺客了吧!

    机关上的屏风被迅速升起。

    叶妙清和宋淮玉直接对上了一脸警惕的炎神,和脸色有点发白的夙梁帝姬。

    几人正欲问出口时,马车忽然停下。

    很快,外面就传来了马车夫的声音:“帝姬,世子,世子妃,马车的车轮子受了点影响,需要请几位下马车歇息一会儿时间,奴才们需要修理一下!”

    夙梁帝姬顿时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拍着自己的心口:“幸亏不是刺杀!可要把我给吓死了!还以为出趟门都这样流年不利呢!”

    饶是叶妙清和宋淮玉,此时都是一脸的无语凝噎,都恨不得装作不认识夙梁帝姬的模样!实在是夙梁帝姬这弄的,太特喵的丢脸了!

    大抵也是明白自己的话语有点掉价,夙梁帝姬有点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试图为自己找回了面子上的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