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是嫌弃自己命长?-《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叶妙清心头直打鼓。

    再看向身侧的宋淮玉时,眼神当中带着一丝无奈:“现在怎么办?这种情形,赤焰很有可能会暴露啊!”

    听到这话,宋淮玉也是格外头疼,微拧起眉头,浅声道:“赤焰可是乐恒女帝身边的红人,你觉得她能一点本事都没有?”

    “若是因此就被你的母君看出了端倪,岂不是有一个大问题?漏洞也太大了吧!她怎么就没在乐恒女帝的身边暴露?”

    啊?

    这话说得倒是很直接,让她完全没有办法反驳!

    不过,事情很快证明叶妙清所想的,确实有些多余了!

    因为,赤焰很快就从殿内出来,看到叶宣昭在时,一点都不意外,当即冲着叶宣昭道:“北郡王您来得正好!”

    “今夜宫中起火问题很是忽然,下属觉得这里面可能藏着很大的问题!”说着,赤焰忽然凑到叶宣昭的耳边,低声地说了一句。

    没有人知道赤焰究竟对叶宣昭说了些什么,但可以确定的一件事情是,叶宣昭闻言过后,眉头都拧了起来。

    她当即沉冷着一张脸,迅速道:“那就迅速搜查吧!免得到后续真的因此而发生其它事情!来人——”

    有了叶宣昭的加入,形势开始产生明显的逆转。

    哪怕是有赤焰在,也可以明确地感觉到所有事情的不一样。

    思及此,叶妙清和宋淮玉的心都跟着微微一提,彼此的眼中更是带着担忧。

    宋淮玉道:“赤焰肯定是和北郡王说,造乱的人很有可能是冲着炎神来的,毕竟,这两天宫中的大乱,期间的问题,稍稍动动脑子都能够有一定的回应。”

    想到这里,宋淮玉有些无奈。

    他也能够理解赤焰会说出这种话的缘由。

    毕竟,赤焰也是个聪明人,总不至于让自己怀疑上身,最终什么事情都做不了,而“开诚布公”,总是有一定的用处的。

    思索至此,叶妙清眉头也是紧紧拧起:“那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能够帮得上什么忙?总不可能就这样继续下去吧?”

    宋淮玉也是心头一紧,试图思索。

    但是,他们本就是在皇宫之中,原本在乐恒女帝的眼皮子底下,就很容易出现问题!想要想出个答案,怕是艰难……

    就在宋淮玉和叶妙清都在纠结着事情应该如何进行逆转时,却已经听到宫里面的动静渐渐小了下去,甚至有点趋于平静的迹象。

    一瞬间,宋淮玉和叶妙清都心惊胆战。

    蹲在墙角的两人,终于克制不住地相互对视一眼,眼里带着紧张和不安,低声地交谈着:“你说,联盟的人该不会是遭遇不测了吧?!”

    “乌鸦嘴!”叶妙清狠狠地瞪了一眼宋淮玉,但小心脏也是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脸色有些发白,“应该不会吧,总不会吧!我的天,这样一来,麻烦可就大了啊!”

    两人都心惊不已。

    毕竟这些事情,可是关乎到他们彼此之间的日子是否安稳的趋向,若是联盟的人真的出事情,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在两人心惊胆战,各种揣测时,一道嗓音忽然从头顶落下:“喂,你们俩是来拉屎的吧?”

    “?!”

    在瞬息的疑惑后,两人的汗毛都已经竖了起来。

    理智告诉他们,不应该抬头看。

    但是脑子迫使的行动,比他们的理智进行的更快!竟是二话不说,直接抬起头看向巍峨的宫墙之上!

    一抬头,对上的就是男人一脸鄙夷的神情!

    而那男人的脸……

    正是炎神!

    叶妙清和宋淮玉都有一瞬的怔愣,待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互相看了一眼对方的姿势!而这一看,两人当即一脸嫌弃地站起身来!

    “我靠!”

    “真的是跟在你的身边,我的脑子都已经瓦特了!”叶妙清鄙视地吐出一句话,咕哝一句,“跟着你没脑子。”

    “你!”宋淮玉气的不轻,咬了咬牙,“我说你这个女人,不要太过分了啊!我告诉你,你这样——”

    啪嗒!

    话语还没彻底说完,一道身影猛然从墙头上摔下来。

    虽然力度有所控制,但是,也仍旧把宋淮玉和叶妙清吓得不轻,回头一看,果然看到原本在墙头上的炎神,已然落到了地上!

    “靠!”

    叶妙清低骂一声,忍不住有些战巍巍的:“他不会死了吧?”

    说着,叶妙清就要伸出手,去探炎神的鼻息……

    “蠢货!”宋淮玉低咒一声,连忙伸手,把叶妙清的手给拽了回来,眼里都带着些许恨铁不成钢!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来,是很容易出现问题的?万一他忽然诈尸,直接咬你一口,我看你的爪子就不能要了!”

    这——

    叶妙清还真的没想到这一茬,脸色微微一僵。

    也是这时,宋淮玉已经快步上前,开始试探起地上的炎神。

    叶妙清满脸茫然:“……”

    这是几个意思?

    她上前,炎神就容易诈尸,他上前,炎神就会看在同样是男人的份上,对他有所顾忌?

    叶妙清表示不解。

    但这会儿,宋淮玉已经伸手,确定过炎神还有一口气在,连忙看向叶妙清:“快点吧!咱们把他给抬回去!”

    “要是再不抬,不处理他,咱们都得损在这里!”

    叶妙清嘴角一抽。

    说实话,她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炎神从宫墙上摔下来时,都觉得自己极其丢脸!他原本想装死的,但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两人居然啰里啰嗦到这种地步,而且完全就不靠谱!

    眼看着两人只顾着嘟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作,炎神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低吼一声:“你们是觉得自己命长吗?还在这里停留!”

    “等她们发现我不在那个地方,她们就会进行全面搜查!到那个时候,就算是你想处理,也是处理不了的!”

    叶妙清和宋淮玉对视一眼,脸色有些发白,连忙上前,左右搀扶起炎神,并且带着炎神离开!

    很显然,炎神所受的伤并不轻。

    但因为拷问的人也担心炎神死了,在对待炎神时,并没有真正的下死手!

    所以,此时此刻的炎神还是能够支撑着的,在叶妙清和宋淮玉二人的保护下,返回北郡王府……

    然而,说是保护,倒不如说是一场滑稽的戏码。

    叶妙清和宋淮玉二人都快吓死了。

    提心吊胆的,就怕有人会发现他们!然而,有一句话说得好!越是怕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