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心酸的父女情-《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呵?

    通情达理?

    若是此时的夙梁帝姬有清楚看到在场的宋淮勉,以及叶宣昭等人的眼神,再稍微脑子放灵光一点,就会发现她此时说的话,弊端究竟有多大。

    不过,她根本就没有发现。

    因为乐恒女帝同意了此次的事情,所以,有关于叶妙清成为夙梁帝姬的随官一事儿,彻底成为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此次,唯一的一点小意外,就是宋淮玉也囊括在其中。

    从御书房出来后,夙梁帝姬和叶妙清、宋淮玉走在一起,一同出宫,神情之间都是得意,人则是笑得憨憨的。

    她嘿嘿地笑着,周身都散发着一个字——“傻”,奈何,夙梁帝姬完全不觉得她有这方面的问题,相反的,苍蝇搓手状,嗷呜嗷呜地满是兴奋!

    “啊啊啊,本来因为有妙清你在,我对这场历练就没有多大的担心!现在更好了!哈哈哈……居然还有舅舅在!”

    “啊,我忽然对这一次的历练充满了期待,妙清,舅舅,你们呢?是不是跟我一样?都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夙梁帝姬说到高兴处,眸光终于落到叶妙清和宋淮玉的身上,盼望着两人能够给出她一点回应来。

    但,不管是叶妙清还是宋淮玉,此时神情之间都带着一点凝重,根本就不带给夙梁帝姬任何的回应。

    “诶——”完全不知道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此刻,夙梁帝姬都满脸蒙圈,还带着些许不满,“你们怎么心事重重的啊,我都完全不知道发生怎么回事啊!”

    叶妙清看着围绕在她身边,像个嗡嗡叫的苍蝇的夙梁帝姬,眉头都瞬间拧了起来,伸出手,直接按住了夙梁帝姬的脑袋。

    “行了,你爱蹦跶一边蹦跶去,不要参与我们聪明人的世界!”说着,叶妙清很是嫌弃地把夙梁帝姬的脑袋推向一边。

    而后,她和宋淮玉就好像有一定的准备,默契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就想着离夙梁帝姬这个蠢蛋远一点。

    他们本就是穿越人士。

    在这里活下去,可真的太难了!

    要是再沾染上夙梁帝姬的蠢气,之后真的会被自己蠢死!如此一来,就是到阎王爷那里,都不好说出口!

    夙梁帝姬在身后跟着,吐槽连连。

    就在二人已经迈出宫门时,不想,居然遇到了从宫外回来的赤焰。

    赤焰昨晚也负责在城内追捕各方势力,如今也不过是刚结束公事,准备回去向乐恒女帝复命,但没有想到,会在宫门口遇到叶妙清和宋淮玉。

    微微一愣,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恭敬朝着已经追上来的夙梁帝姬行礼,同时,也没有忘记向叶妙清和宋淮玉行礼。

    在擦肩而过时,赤焰微微侧开身体,却也是在这时,细微的声音传入了叶妙清的耳里,让叶妙清顿时成了僵尸!

    因为——

    赤焰居然跟她说,今天晚上就要开始行动!

    叶妙清真的没有想到联盟的人居然那么迅速!毕竟,她可是今天凌晨时,与赤焰交换的情报啊!没想到,也不过是区区几个小时,居然就把事情处理好了!

    旁边,宋淮玉第一时间就感觉到叶妙清的异样,几乎完全不需要动脑子,就已经第一时间明白了叶妙清此时情况的真正原因。

    二人相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彼此之间带着的一丝不安,同时,也有点戚戚然与无奈!

    这就是苦逼命啊!

    21世纪时被迫营业,现在更好,被迫续命,而去做一些心跳加快的事情!

    夙梁帝姬就在一边。

    她看到了宋淮玉和叶妙清之间的情绪变化,但是她根本就不明白两人如此这副模样,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茫然之间,询问开口,也仍旧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一瞬间!

    夙梁帝姬都要emo了!

    毕竟,叶妙清和宋淮玉两人是夫妻,而她就是一个小外甥!在这种时候,就算真的得不回应,她也不可能真的去做什么……

    ……

    另外一边,北郡王府。

    外派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无法抗拒,而时间也已经直接定下来,根本就不给几人太多的反应时间。

    也因此,叶妙清、宋淮玉和夙梁帝姬三人,就是分为两边,各自回府收拾行礼,随时都有可能要出发。

    但是……

    叶妙清因为晚上行动的事情,回到北南苑后,更是完全没有掩饰的,紧张得双眼发直!甚至觉得小命可能就此休矣的既视感!

    哪怕是宋淮玉,自诩在这些情况下,还是比较能够hold得住场面的,此时此刻也忍不住烦躁,竟有些坐不住。

    也根本顾不上行李和各方面的安排。

    不过,宋淮玉还是稍微好上一些的,也必须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来。

    毕竟,他可是自动请缨要跟在叶妙清的身边的,既然如此,此时此刻他这会儿自然是能够跟着叶妙清离开,就是一件天大的幸事。

    其它的方面,他还真的没能多想。

    在下人们询问之下,宋淮玉还是开始安排起收拾行李以及安排方面的进行。

    至于叶妙清,完全就处于一种摆烂的状态。

    她坐在一边的榻上,整个人都坐无坐相,躺无躺样,完全就是一副死咸鱼模样,看起来就是蔫巴巴的,一点控制的想法都没有。

    得到消息前来的沐南辰,在房门大肆敞开,下人们进进出出的情况下,才进入房间之中,一眼就看到了叶妙清此时的咸鱼模样。

    看到叶妙清一副生无可恋、好像世界都已经失去了光彩的模样,饶是沐南辰再能控制情绪,也不由红了眼眶。

    “清儿——”

    沐南辰上前,伸手将叶妙清扶起。

    父女二人相视时,就好像有父女感应,完全不需要多说,就已经两眼泪汪汪。

    沐南辰心疼叶妙清的遭遇。

    他更是清楚叶妙清的“废物”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偏偏要她作为随官离开都城,离开这个安逸的地方,不是受罪是什么?

    至于叶妙清则是控制不住的叹气,不为其它,就怕今天晚上过后,她好不容易保了许久的小命,会因此丢失。

    本就压抑低沉的气息,在此时的情况下,更是不可控制地往某种方向发展,两人执手,相看彼此泪眼。

    看起来父女情深,也着实有些无奈。

    宋淮玉在一边吩咐着下人们收拾东西,也注意到这父女情深的模样,心中不免有点唏嘘:这二人之间的父女情,还真的是让人觉得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