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渣女语录-《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似乎意识到没有办法挣脱,再看向宋淮玉时,她舌头都打了结,下意识地开口辩解:“哎呀,娘子!”

    “好巧啊!”

    “没想到咱们夫妻二人居然这么有缘分,大晚上的,居然在街面上遇到了!”

    “嘿嘿——”

    叶妙清笑得贝戋兮兮的,可是仔细听起她的话语,就会发现此时的她根本就是大舌头,连话都说不清楚。

    放在旁人的眼里看来,就觉得叶妙清的话说得莫名其妙,但是宋淮玉和她之间的默契还是不轻的,在这个时候,竟然一下将话说了出来!

    他当即怒瞪着叶妙清,一副看着渣女、负心女的模样,满脸悲戚和愤怒:“你果然是又跑出来喝花酒了!”

    “叶妙清!”

    “你之前刚答应过我,你不会再跑出来喝花酒的!可是今天晚上呢!我就是睡了一觉醒来,居然就找不到你的人了!”

    “你就是故意的吧!”

    “你居然又骗我!”

    说起“又骗”两个字时,宋淮玉的话语都是跟着破碎的,眼神当中都带着浓浓痛意,死死地咬牙!

    “你怎么这样!啊,我真的是嫁错人了,嫁错人了啊!”

    “你胡说!”

    叶妙清对于这样的话语似乎格外不满,拧着眉头,狠狠地瞪着宋淮玉,非常不满地怒道:“我为什么答应你,你心里是一点数都没有是吗?”

    “你看看哪家的男人会像你一样,天天把自己的夫君拘在家里!喝花酒怎么了!喝花酒怎么了!”

    “我又没有做别的事情!我就喝个花酒,你心里都忍不了!要是我往后真的往家里纳妾了,你是不是还得吵?”

    “真是!作为一个男人,你就应该知道,女人就应该三妻四妾!你就是娶回来当正室的主儿,还有多的是妾室呢!”

    “你,你——”

    宋淮玉似乎都被气疯了,眼睛都是赤红:“好你个叶妙清!你心里居然是这样想的!你别忘记了!当初你要娶我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叶妙清傲娇地抬起下巴,哼唧着:“说这话!哪个女人在还没有把男人娶回来时,会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对方的?”

    “我当时要是跟你说,我就是个喜欢喝花酒的,我不仅家里会纳一堆的小妾,甚至还可能在外面各种乱来!你能同意嫁给我?”

    “!!”

    在场巡逻的禁军们同为女人,但听到叶妙清这一番话,竟是也觉得格外的渣!这是根本就没把宋淮玉放在眼里啊!

    也太滥情了吧!

    但,谁也不敢多说些什么。

    她们是禁军,而叶妙清可是真正的皇亲贵胄,在这种情况下,别说是大放厥词了,就是真的将话说得过分了,谁又能说些什么呢!

    宋淮玉气得浑身都在哆嗦。

    他也顾不得是在大街上,二话不说就和叶妙清争论起来,就恨不得指着叶妙清的鼻子骂了,而叶妙清也完全不带客气的。

    在此时此刻,也各种反驳着。

    在场禁军:……好像是她们成全了现在的捉女干的画面!但,叶妙清一个女人,和宋淮玉一个小男人吵起来,也着实有些过分了吧!

    就在巡逻这条街面的禁军首领都为之不解时,一道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这是在闹什么呢!让你们巡逻,不是让你们大半夜的,在这里扰民的!”

    众人循声望去。

    只见赤焰带着十几个禁军从远处而来,脸色极其难看。

    在看到叶妙清和宋淮玉时,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不解道:“你们两个怎么会在这里?该不会是……”

    后面的话语还没落下,赤焰的眼神都一下变得凛冽起来。

    更是伸出手,直接就让身后的禁卫军将里在场的人通通围堵起来,公事公办的态度极其明确,让人心头发慌!

    原先的街面负责头领,连忙看向赤焰:“赤焰大人,你误会了,事情并非如此!而是……这是一场大戏!”

    说着,她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知了赤焰。

    也是在这样的过程当中,叶妙清和宋淮玉都没有因此而平和下来,听到那小头头所说的话,觉得不对,再一次闹了起来。

    别说是原先的禁卫军了,就是新到来的赤焰等人,都觉得宋淮玉和叶妙清着实吵得厉害,眉头都拧了起来。

    “行了!”

    “别吵了!”

    赤焰觉得头疼得厉害,眸光落到叶妙清和宋淮玉的身上时,有些无语:“我说小世子,你就算是喜欢这种画面,好歹也收敛着些啊!今天的情况可不一样!”

    说着,赤焰看向一边的小头头:“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吧,确定没有问题了是吗?一定要查清楚!”

    那小首领一听,压低声音和赤焰说着:“肯定是调查清楚的了,我们的人亲眼看着小世子从花楼里出来,而世子妃,也是要向烟兰坊而去呢!”

    说到底,不过是一场捉女干的戏码。

    倒没有什么可怀疑的。

    赤焰听到这里,倒是松了一口气,只是在看向叶妙清和宋淮玉时,直接道:“二位还是尽快回去吧!”

    “虽说这条是花街,可它也是属于王土,这里面的人自然也是子民!你们如此吵闹,明显会为他人带来困扰。”

    叶妙清听到这话,嘿嘿一笑,当即上前,就跟好姐妹一样,直接搭上了赤焰的肩膀,酒味喷洒而出!

    赤焰明显皱了皱眉。

    “唉哟!赤焰大人,怕什么呀!走走走,我们下次一起去喝花酒!你放心,我请你!一定让你发现喝花酒的乐趣!”

    “世子!”赤焰额头青筋直跳,伸手就把叶妙清的手从肩膀上拿下,眼中带着严肃,“赤焰有公务在身,何况,这些事情岂能胡来!”

    然而,叶妙清似是完全不知赤焰此时话语的抗拒,伸手拍着赤焰的面前,哈哈笑着:“你啊!就是太正经了!”

    “这人生在世,再怎么样,都是要吃喝玩乐满意了才可以的啊!你看看你,就是不知道快乐是从哪里来的!”

    赤焰黑着脸,把人交给了宋淮玉,又让人负责送他们二人回去,这才松了一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不存在的汗。

    “这位小世子,着实难缠了些。”旁边的小头头听着,轻啧一声,“不过,我倒是没有想到,她们这种身份地位的,居然喜欢玩这种把戏。”

    赤焰黑着脸:“行了!赶紧继续巡逻,不要耽误了其中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