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她想的过于天真-《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连续四个问题,让宋淮玉意识到此时的叶妙清,根本就不是在开玩笑的,尤其是那副神情,认真到了极致!

    他脸色微变,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面瞪出来了。

    但,此时也没有时间让他们多思考。

    宋淮玉当机立断:“先回去再说吧!”

    两人没有再继续停留,而是快速转身,按照赤焰给出的线路,快速返回了北郡王府的北南苑,也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等回到北南苑,确定没有暗中盯梢的人时,叶妙清看向宋淮玉:“我刚才的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她还真的是迫不及待啊。

    连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都如此直接地说出来,而且还一脸的急迫!要知道,这皇宫放在现代,可是真正的古物啊!

    不过……

    在回来的路上,宋淮玉其实也是经过了天人交战的,根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叶妙清的那些个问题,他也是一个都没有办法里真正反驳。

    虽然有点儿怀疑人生,不过……仔细想一想,宋淮玉竟然觉得还有一点刺激!甚至内心里面的探险想法,也一下涌现出来!

    “也……行!”宋淮玉看似有点犹豫,实则也是真的已经确定内心的想法,再看向叶妙清时,眼中带着些许疑惑,“你想怎么处理?”

    “当然是要火烧它啊!既然要火烧,也不可能半点处理都没有,更不可能什么准备都不做吧!”叶妙清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废话,直接白了宋淮玉一眼。

    而后,她一字一句地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情?你的兄长是在皇宫当中的,你先前肯定也是去过皇宫的,而且不止一次。”

    “你就根据原本的记忆,绘制出皇宫的简易地图,咱们再根据一定的线路来进行,从纵火点到延伸的地方,都要经过一定的思考。”

    宋淮玉被鄙视了,但这一次,他居然完全没有任何的办法反驳叶妙清,尤其是叶妙清所说的,都是在点子上的。

    “行。”

    宋淮玉认真点头,一脸的要大干一场的表情,将笔墨纸张都准备好时,他拿起毛笔就开始开画!

    眼看着宋淮玉那要大干一场,绝对是能够圆满完成任务的模样,叶妙清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只要能画得出来就行。

    但是……

    叶妙清很快就意识到了她所想的那些事情究竟有多天真!

    当她看着宋淮玉拿着毛笔,画出的那些让人完全看不懂的鬼画符时,额头的青筋狠狠地跳了跳!

    “宋淮玉!”

    她有些克制不住地拔高自己的声音,咬牙切齿地怒斥:“你真的是把无才就是德发挥到了极致啊!”

    宋淮玉:“……”

    原本信心大足,但现在……

    莫名觉得心虚!

    宋淮玉看着面前的字画,完全看不出究竟是什么东东,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在这里本来就是男子无才就是德!再说了——”

    他坚定地挺起自己的身体,哼哼两声:“你是不是都忘了,在以前的生活里,我们用的可不是这个玩意儿!”

    所以,他不会多理所当然。

    叶妙清径直白了他一眼,一字一句地道:“自己没本事,就不要叽里呱啦地说那么多,丑态毕现!”

    “你——”

    叶妙清完全不理会宋淮玉的跳脚,展开新的宣纸,拿起毛笔,开始做画:“既然是简笔画,就应该描绘的简单一点。”

    “你,把路线说出来,我来做。”

    宋淮玉看着她一副平静淡然的模样,根本就不愿意相信叶妙清能够把这些事情处理好,轻哼一声。

    他就等着看她的丑态!

    但——

    宋淮玉很快就发现,叶妙清的画工完全不简单!不仅仅是把毛笔运用得极其好,画得很清晰明了不说,最重要的是,人家还有条理性。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乱搞?”叶妙清时而停下笔,指着画作上面的路线,翻了个白眼,“这是通往皇后宫中的,接下来怎么也不会直接通往一些才子的宫中!”

    “宫里面的宫殿分布,都是按照位分来的,并不是只凭借着女帝陛下的喜好,就可以随意地调动摆布的。”

    “再说了,女帝陛下若是真的喜欢一个才子,又怎么可能不给他提拔位分,反而给他一幢完全可以压死他的宫殿?”

    “认真想!”

    “不要乱搞!”

    叶妙清狠狠地瞪了一眼宋淮玉,继续认真地作画。

    宋淮玉也是完全没有办法了。

    实在是叶妙清的画功和条理性,惊得他无语凝噎,想要回怼都站不直脚跟,最终,只能沦落为报点工具!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一如此时。

    在描绘着宫中的地点时,两人也在探究着哪个点更加可能藏匿着炎神,而层层的分析下来,竟真的让他们发现了几个最有可能藏匿炎神的地方。

    一时间,两人都面面相觑。

    “我觉得这些地方很有可能是,但是在此之前,咱们也不能当无头苍蝇,到处乱闯!”叶妙清将毛笔放到一侧,拧了拧眉头,有些纠结。

    她认真道:“我们最好就是通知一下赤焰,让对方查探一下有关于这几个地方的真假!但是……赤焰身在宫中,我们想要通知她,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何况,我们若是找上她,必须得保证着赤焰的安全,不能让她因此暴露,如此一来,就比较麻烦了。”

    宋淮玉眉头也拧了起来:“这确实不好办,可是,这些事情若是不处理,到后面咱们就会陷入囫囵之地。”

    就在二人为这个问题而僵持不定时,外面忽然传来了声音。

    宋淮玉和叶妙清相视一眼,当即把展于桌面上的东西都收了起来,与此同时,宋淮玉更是一脸担忧地坐在一边。

    叶妙清则是陪伴在身边。

    “妙清。”外面,传来了叶宣昭的声音,“你可醒着?”

    叶妙清并没有掩饰她和宋淮玉是醒着的事实,当即应声道:“母君,儿醒着!你稍等,我马上出来!”

    等叶妙清将门打开,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院落中央,看起来风尘仆仆的叶宣昭,也清楚看到叶宣昭脸上的疲惫。

    一时之间,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她敛了敛心神,看向叶宣昭:“母君,您怎么忽然来了儿院里?是不是宫里面的事情比较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