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你已经符合条件了-《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叶宣昭看着双腿软趴趴的叶妙清,眼里更是无奈了:“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都说女儿膝下有黄金!必要的场合你是需要跪,但在你母君的面前,倒也不必总是这般!”

    叶妙清嗫嚅着唇,没有说话。

    看到她这般,叶宣昭的神情更为复杂,也透着浓浓的严肃,沉寂了好半晌,终于还是开口:“你知道乐恒女帝要让你当官的事情吗?”

    “啊?!”

    叶妙清真的彻底懵了。

    但是很快,她又反应过来,嘟囔着道:“先前夙梁帝姬过来探望儿时,曾与儿说过,乐恒女帝很有可能会让儿当夙梁帝姬的随身女官一事儿,可是——”

    叶妙清真心傻眼,还有浓浓的不敢置信:“不是儿自个儿贬低自己,而是儿也有自知之明的,就我这样的,在很多人看来都是烂泥扶不上墙了吧!”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都这样了,还能够被看上啊?这样不可能吧!乐恒女帝如此英明神武,不可能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看着叶妙清真的是一脸都在抗拒,叶宣昭心里更不是滋味,却也格外严肃地说着:“因为你之前在茶馆时,鼓励贵妃的胞弟明玉尚研究、探查穿越者神器一事儿!”

    叶妙清蒙圈了。

    不是啊!

    那个所谓的穿越者神器,根本就是个坑啊!

    再说了,她就是想要让明玉山和明玉尚两人自讨苦吃……

    “当然,还有夙梁帝姬的美言在里面。”说到这里,叶宣昭眼角都有点可疑地抽了抽,心中则是无奈至极。

    毕竟,夙梁帝姬和自家女儿的关系,与其说是什么生死之交,那是完全不可能的,顶多就是互坑的损友。

    所以,夙梁帝姬的美言,不是因为真的觉得自家女儿多有本事,而是因为在夙梁帝姬看来,反正她本人都在坑里了,跳不出来了,那就拉一个自己的损友进来吧!

    不得不说,叶宣昭对夙梁帝姬的想法,也是拿捏得死死的,完全就把这件事情给想得明明白白,让人无法反驳。

    叶妙清闻言,更是因此咬了咬牙:“这个夙梁帝姬,真的是不坑死我不罢休!现在好了,这事情居然真的要成真了!”

    叶宣昭有些无奈,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再看着叶妙清,继续道:“另外,乐恒女帝有意为夙梁帝姬培养亲信。”

    “而你,无论是身份还是和夙梁帝姬的关系,都很符合女帝的要求和想法,所以,你才被选中成为夙梁帝姬的随身女官。”

    叶妙清心中苦。

    甭管其它的原因是怎样的,总之被夙梁帝姬坑了是一个事实,倒也没有必要在这些事情上不承认的。

    只是……

    叶妙清有些苦哈哈地反驳:“母君,您看是不是可以替儿回绝了乐恒女帝的好意啊?您知道儿的啊!”

    “儿毕生的梦想就是吃喝等死……”

    “我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嘛,再说了,我的武功更是弱到了极致,面对任何歹人,都是毫无还手之力啊!”

    “甚至在今天,我还没穿越者联盟的人绑架敲晕,扔在路边!像我这种情况,不是丢尽女子的颜面吗?”

    “就我这样的,根本就不配入朝啊!”

    为了能够摆脱这门苦哈哈的差事,叶妙清也是豁出去了,完全不管自己的形象,狠狠地贬低着自己。

    她是真不想入宫啊!

    入宫之后,步步为营!到那个时候,稍微有一点行差踏错的地方,都绝对转圜不过来!脑袋完全就是别在腰封上!

    绝对是要死翘翘的好吗?

    她还不想死。

    叶宣昭看着叶妙清那一脸的苦口婆心和抗拒,却是摇了摇头:“这个差事估计是已经敲定的了,不是本王可以回绝的。”

    “另外,你这样其实正好。”

    在叶妙清茫然的眼神之下,叶宣昭一字一句地道:“像你这样痛恨穿越者的存在,才绝对不会背叛朝堂。”

    “而且,做夙梁帝姬的随官,仅凭着你的身份和夙梁帝姬的关系,就已经符合条件了,其它的附带条件,更是奠定了基础。”

    “!”

    所以,这个坑她还跳不出来了是吗?

    叶宣昭似乎能够明白叶妙清此时的生无可恋,但还是低声地絮叨,嘱咐着相关方面的事情:“我知道你一向生性散漫随意,并不想受到拘束。”

    “可你是北郡王的世子,往后是需要承袭爵位的,这些是你必须要面对的事过程和事情,所以现在这样,也算是一种缓和吧!”

    “进宫之后,做任何事情之前,都不能那么随意了,最起码的是,做任何事情是,需要动动脑子想一想。”

    因为深知叶妙清的性子,所以叶宣昭此时絮叨着嘱咐,就怕叶妙清到时一个不小心,惹的宫中的人物不快,那就不是一件好事情了。

    然而……

    叶妙清此时双眼呆滞,满脑子都是她以后要在乐恒女帝的眼皮子底下的绝望!那种画面,她只是想一想……不,只是听到这个可能,都已经觉得大铡刀搁置在她的脖颈上面了!

    生死有命。

    她这命也从来没有在他的身上啊!

    叶宣昭将注意的事情说完,看着叶妙清那一脸呆滞绝望的模样,很是无奈,但还是敲打了两句:“就别乱想了,任何的歪主意都不要打。”

    “你回去吧,等着消息到来就行。”

    “该是你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是逃避不了的。”

    叶妙清都想哭了。

    但是,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女子,是断然不能哭出来的。

    她朝着叶宣昭行了个礼,这才转身离开。

    但是,叶宣昭从叶妙清离开的背影中,都读到了什么叫做生无可恋!心中无奈,但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叶妙清像是行尸走肉一样,回到了北南苑。

    在进入房间后,根本就没有心情去管其它的问题,而是直接直挺挺地躺在床榻上。

    宋淮玉看到叶妙清回来,再注意到叶妙清此时的神色,当即捂着肚子,哈哈地笑了出来:“你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是什么吗?”

    “霜打的茄子!”

    “哈哈哈……我就知道,母君不会不公平到那种地步的!她肯定狠狠地把你教训一顿了吧!我告诉你啊,叶妙清!往后你要是再继续这样闹,我可就真的不管你了!”

    宋淮玉得意不已。

    但,往常在这种时候,就得蹦跶起来,狠狠地和宋淮玉打上一架的人,此时却是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她直挺挺地躺在床上。

    上前,宋淮玉看到的,竟是她那双无神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