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坐收渔翁之利-《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然而,现实与理想总是有出入的。

    如同此时的柳寒,也如同此时的叶妙清。

    谁都没有想到,这群纨绔子弟,是真的纨绔!说了半天的八卦,竟是根本就没有讨论到炎神究竟身在何处的话题。

    叶妙清都无语了。

    这些人脑子里面是真的没有一点真正的家国情怀呀!还有,就算是八卦,也完全八卦得不到位好吗?

    要知道,现代的那些个粉丝们,且不论死忠粉什么的,就是普通的粉丝,也是想方设法地想要挖自家偶像的行踪啊!

    这是基操啊!

    为什么这些人口口声声说着炎神很厉害,佩服着炎神,却是连最基本的行踪都不关注?聊都不带聊到的?

    叶妙清心中无语,思索着该如何才能够不着痕迹地将话题牵扯到行踪上,可心里多少有些踌躇和犹豫的。

    毕竟……

    她刚才已经主动提起有关于穿越人士的相关话题了,若是再继续提起行踪问题,那就比较轻易被盯上了。

    不行。

    这种做法不可取。

    想到这儿,叶妙清的刺探行为也再一次陷入了僵局当中。

    彼时,柳寒内心的嘴角也是直抽抽,无奈极了:看来在女尊国度里,女人的八卦因子比起男人来,到底还是少了许多不同。

    脑子完全有限。

    根本就谈不到任何的重点上。

    柳寒无语着,看向被围绕在中央、看起来明显已经生无可恋的叶妙清,只觉得有些好笑:盟主大人怕也是自讨苦吃了。

    虽然说她们这些人讨论起来并没有真正的如同三姑六婆一样,可是,说起话来也是一点都不简单的。

    好一会儿后,那些纨绔子弟们好像终于意识到她们在谈论的问题,才问到有关于炎神可能被关在的地方。

    叶妙清神情一凛!

    总算到点了吗?

    但现实告诉她,这些纨绔子弟们真的是纨绔啊,动起脑子时,都没有太大的作用,就炎神可能被关押的地方,她们这些人又讨论了好大一段时间。

    最终,等到其中一个纨绔子弟想到“皇宫”里面时,当即就是一拍自己的脑袋,连忙惊喊着:“我的天!我绝对是绝世之才!”

    “哈哈哈,我也觉得陈兄是!当然了,我们这些人也不差嘛!反正有关于这些方面的事情,咱们都是动了脑子的!”

    “在场的有哪一个是脑子不好的?不说是绝世之才了,但是聪明绝顶是必然的!所以啊!我觉得只有咱们这些聪明人才会相聚在一起!”

    “……”

    叶妙清听着她们的商业互吹,再加上觥筹交错之间,酒液飞溅,唇角狠狠一抽,内心里很是无语!

    她还真的和她们不是同一个脑子的。

    要是她的反应速度跟她们一样迟钝,又或者个中半晌了才能够回过神来,那不需要说的,她早就没命了好吗?

    不过,就她们现在这副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才子聚会呢!实际上,就是菜籽聚会!这些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种行为!

    柳寒在一边听着也是觉得极其无语,完全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居然在这种时候,还吹捧着对方。

    但不得不说的是,这里面唯一有点能耐的人,除了叶妙清之外,还真的是没有其她人了!如同现在……

    柳寒终于明白,叶妙清要向他传递的信息——炎神、皇宫!

    如果是用纸条,又或者在私底下接触,都有可能有被发现的风险!但是,通过她人之嘴说出的话,就会变得不一样了!

    似在混沌之间,她人的酒足饭饱之中,柳寒和叶妙清在中央位置,四目相对,最终移开目光,可是不管是柳寒,还是叶妙清,都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叶妙清确定联盟的人已经知道要如何配合她,内心里总算是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她可是要利用这些纨绔子弟们散播消息,给那些抢夺炎神的组织的!

    虽然,有些事情是不能让深宫大院里面的高位者知道,但在外面,谁没有一点好奇之心,在这种情况下说出的话,都是自由的。

    而这些纨绔子弟们,平日里就是到处乱玩,话语乱飞,为了证明自己是有着大本事和能耐的人,在外面肯定不会少吹嘘她们知道炎神的被藏身之处。

    如此一来!联盟的人就可以趁着混乱,坐收渔翁之利了!

    ……

    此时,另外一边,北郡王府,北南苑中。

    宋淮玉站在房门之外,看着在外面前来要探望叶妙清的人,额头也冒出了点点冷汗:“诸位还是先回去吧,今日我家夫君着实是不太方便见诸位。”

    “为什么不方便啊?不是说了只是昏迷过去了吗?既然是昏迷过去,我们进去看上一眼,确定没有问题的就好了。”

    “对啊,世子妃,你为何要拦着我们这些人,不让我们进去啊,难道是这里面出了什么事情?还是说,你在遮掩什么?”

    “我说世子妃,这次世子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在场每一个人都是不愿意看到的,我们到来,也都是为了想确定世子的平安而已。”

    “你让我们看上一眼不就好了?”

    宋淮玉站在门口,一脸担心叶妙清的模样,试图挡着前来探望的人,可是人越来越多,根本就不愿意离开。

    以至于此事儿僵持着,都已经让北郡王叶宣昭和郡王妃沐南辰都出动了,前来北南苑,第一时间看到的,就是被围得熙熙攘攘的院落,还有……根本不让进门的宋淮玉。

    叶宣昭和沐南辰相视一眼,眉头轻拧之间,都从中看到了猫腻。

    不应该的。

    有客上门,最起码的是要招待着对方,就算不接待,也不会是如此的拒之门外,而宋淮玉显然并不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

    这里面……

    就在叶宣昭扫视着院落里面的人,多数都是一些关心叶妙清的男子们,想要从中探听消息的,再看看宋淮玉……

    该不会是醋意大发吧?

    可若是如此,宋淮玉这个男人心眼也太小了,嫉妒之心太重,并不好真的放在家中,那样会让家中没有安宁之日啊。

    只是,宋淮玉是当今皇后的胞弟,这联姻也是当今女帝亲自赐婚,这门婚事无论如何,都是要坚持下去的……

    叶宣昭正有些纠结时,一道身影匆匆从外而进。

    当看到叶宣昭时,原本是硬着头皮,如今可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迅速上前:“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