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激烈的战况!-《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和叶宣昭分开后,叶妙清返回北南苑中。

    哪怕这是她和宋淮玉的婚房,叶妙清仍旧没办法真正的放松下来,而是上蹿下跳地检查了一圈周围。

    确定无人监视后,才松了一口气。

    她顿时开始咸鱼躺,眼里都带着疲惫。

    这日子真的太难了,什么时候才有个头啊!

    宋淮玉就在房间里,看到叶妙清丝毫不顾形象的来回蹦跶,最后又跟死尸一样躺在床榻上,嘴角狠狠一抽。

    他格外无语:“我说你简直就是多此一举!就你这脑子,哪怕是周围有人你也看不出来!”

    “再说了,我早就检查过了,有人也轮不到你检查出来!”

    听到这话,叶妙清仿若垂死病中惊坐起!

    她当即看向宋淮玉,眼里带着冷嘲:“你以为你这脑子,比我好到哪儿去不成?别忘记了,在揪虫子方面,我你之间,还不知谁胜谁负呢!”

    “你在我面前嘚瑟个什么劲儿!”

    宋淮玉竟无言以对。

    叶妙清所说的揪虫子,其实就是在21世纪偶像营业时,总是有狗仔追踪他们,而他们每次都会发现。

    逐渐的,在这些方面就形成了不小的本事。

    虽说这里是一个架空时代,也有着隐匿气息极强的暗卫,但凭借着他们的敏锐程度,自然是可以察觉出来的。

    叶妙清本就是随口一怼。

    很快,她再次瘫回床上,眼中带着绝望和精疲力尽:“这真的是太可怕了!比拼演技不说,还要时刻都要进行,根本就没有歇息的时候!”

    “再继续这么下去,精神都要紧绷得崩溃了!”

    宋淮玉听着叶妙清的话,再想到他们如今这种处境,也确实不是好到哪里,深呼一口气,上前!

    “赶紧给我死起来!”

    “你可别忘记了,我现在可是个男人!你不能躺在床上!”

    叶妙清纹丝不动。

    就算宋淮玉真的要上脚踹,叶妙清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你踹吧!反正你也只能耍耍以前大男人的做法而已。”

    “既然这样,我凭什么要按照现在的这种风气来让给你,大不了我就不要这一份风度好了。”

    “……”

    宋淮玉被怼得完全没办法。

    所谓的以前大男人做法,就是在所谓的男女平等的制度下,却仍旧吹嘘着女权多恶心,男人才是掌管这个世界的真正主宰者!

    以前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在网络上看到一些女人总是说着女人作为家庭主妇时,有多辛苦,但家中丈夫根本就没有任何体恤时,宋淮玉还觉得那就是女权,就是无病呻吟!

    谁活着不辛苦呢?

    女人在家带孩子是真,忙碌家务也是真,但是好歹室内有空调,有歇息的地方,可是男人们呢。

    在外面顶着艳阳高照,各种忙碌、应酬、汗流浃背,就为了家里的日子能过得好一点!难道不比家庭主妇辛苦十倍?

    但现在……

    宋淮玉真正的以“家庭主妇”的身份出演这一出戏码时,他才知道,有些事情,真的不能看表面。

    他现在的身份,反过来就是现代的全职家庭主妇!但是,比起现代的家庭主妇要好很多的是,他身边有很多小厮、丫鬟侍候着,也没有孩子需要教养!

    纵然如此,他精神方面仍旧觉得有所缺失。

    宋淮玉心情有些复杂地抱着被子,在地上躺了下来,而后才开口问道:“那个武弦柏怎么处理了?”

    听到这话,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的叶妙清再一次垂死病中惊坐起!猛然看向宋淮玉,眼中的情绪,让宋淮玉很是心惊!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穿越者联盟的人开展营救的?”

    对上宋淮玉震惊的神色,叶妙清认真解释:“毕竟叶家的牢房,比起天机营和皇宫里面的死牢,还是好动手的,虽然……咳咳,也没有好多少,但聊胜于无!”

    宋淮玉神色复杂地看向叶妙清。

    他倒是不意外叶妙清会这样决定,但是真正听到叶妙清开口说出这样的话,心里多少有点不舒坦。

    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略微思索之间,宋淮玉轻扯着唇,嘴上完全不饶人:“我说你真的是见一个爱一个!”

    什么鬼?

    她要营救武弦柏,不过是因为毕竟是同乡而已!再说了,那还是她的粉丝!她总不能做一个见死不救的偶像吧!

    但是——

    叶妙清很快又反应过来,红唇往上微微一掀!

    她为什么要解释?

    反正宋淮玉双标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当即,叶妙清挺起自己的胸膛,一本正经地说道:“这里是女尊制度的世界!我见一个爱一个又怎么的了?”

    “怎么,就允许你们男人三妻四妾,三宫六院,佳丽三千!就不允许我们女人这么做了?”

    宋淮玉顿时无语凝噎!

    他只觉得心口似是堵了一口气!

    再看向叶妙清时,眼中带着怒意:“叶妙清!你可是新世纪的时代女性!你怎么能抱着这种想法!”

    “哦——”叶妙清拉长了声音,轻哼着,“你还是新世纪的时代男性呢,你不也抱着女人就应该为了你们男人服务的专权想法吗?”

    “我这不是在学你吗?”

    “你!”

    宋淮玉被堵得完全无法反驳。

    可是,叶妙清这一副完全要压制他的模样,他自然是不受用的,当即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既然是在女尊世界,那你就给我从床上下来!你才该睡地板!”宋淮玉也不知究竟是怎样的想法,只知心里格外不是滋味。

    他就是要发泄!

    叶妙清自然不情愿。

    两人你争我抢的,很快就再次一言不合地打起来!

    说是打,倒不如说是“妖精打架”!

    可是,都沉浸在维护床榻福利的两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异样的地方!

    两人打起来也是不相上下。

    你用手把我的左脸拍过去,我用手把你的右脸掰过去,双腿更是紧紧地纠缠在一起!

    谁也不让谁!

    战况很是激烈!

    眼看着两人之间不相上下,甚至叶妙清感觉她隐隐被宋淮玉压制,哪里气得过!

    她当即咬牙切齿!

    二话不说,所有的力度都集中在自己的上半身,然后,一口咬上宋淮玉的脖颈!

    “啊!!”

    “你是——”狗啊!

    话还没说完,宋淮玉就意识到他喊的声音太大了!二话不说,直接伸手捂住自己的嘴!但抽气声还是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