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先前,她夫人说她们的女儿着实是脑子有点缺失,当时她还在想,怎么可能呢!以她北郡王的脑子,是无论如何也生不出一个缺脑子的儿啊!

    但现在——

    好吧!

    她不得不承认,她的女儿真的是一如既往的上不了台面,哪怕是到了地牢这里,也是从始至终都被犯人牵着鼻子走!

    叶宣昭格外无奈。

    她瞪了一眼身边和武弦柏吵得面红耳赤的叶妙清,心中已经连连扶额:真的是太没有女子气概了!居然和一个小男人吵成这样!

    一般来说,像她闺女这般模样,断然是不会得到男人们的春心萌动的,偏生叶妙清还真的挺遭人喜欢。

    “好了!”

    叶宣昭有点遭受不住,开口喊停,把身边的叶妙清往身后一拉,压低声音低声训斥:“你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吵成这个模样,像一回事儿吗?”

    “母君~”

    叶妙清极其委屈,还忍不住为自己辩解:“都是因为他不讲理在先,女儿实在是气不过——”

    叶宣昭额头青筋直跳!

    真是没有办法教训了不是。

    在这种情况下,还闹出这些事情,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事情!

    深呼一口气,叶宣昭冷冷道:“站在一边,看着我来处理这件事情就行!学着点!”

    叶妙清委屈巴巴地点了点头。

    不知道的,都要以为她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

    哪怕是叶宣昭,看到叶妙清这般模样,都想捂脸不愿意承认这是自己的女儿!偏生这是一个事实,根本无法改变!

    至于叶妙清,心里的想法自然是与旁人不一样的。

    事实上,在叶宣昭开口喊停时,叶妙清的心头就已经松了一口气,甚至有点小庆幸!

    她可算是降低了叶宣昭的警惕心。

    不然,叶宣昭一旦对她再次提起警惕心,但往后的日子说是更为艰难,一步十个坑都是极有可能的。

    “事到如今,你都不愿意承认,或者把本君要的东西给出来吗?”叶宣昭神色平静。

    与先前争得面红耳赤,就差自己把自己气死的叶妙清相比,完全就是截然相同的画面。

    被挂着的武弦柏此时却好像失去了所有的生气,有点蔫蔫地看着叶宣昭,轻轻地嗤笑一声。

    什么都没有说。

    叶宣昭一时都有点被噎得慌。

    刚才还生龙活虎呢,现在就一副要死不死的模样,也着实是有些够够的了。

    不过……

    叶宣昭本意也没想过真的要让叶妙清来审问,也没想过真的在叶妙清的表面展现她的刑侦手段。

    她淡然道:“既然你还没有确切的肯定和答案,那就没有什么话的了,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你还能保持着你的硬骨头吧。”

    话语落下,叶宣昭转身,看向一边的叶妙清:“走吧,咱们回去了。”

    叶妙清怔然。

    不是说好的审问吗?

    果然就是试探和摸底吗?

    叶妙清心底真的是一咯噔。

    萧朝这个地方,为了逮到穿越人士,真的是疯狂到了一定的地步啊!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屡次试探!

    她心中轻叹一声,刚点头要跟着叶宣昭离开,却又似是想到了什么,嘟囔了一句:“母君,他之前用的那种药,是不是只有他身上有?”

    叶宣昭顿住脚步,侧眸看向叶妙清。

    叶妙清顿时有点讪然,尴尬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虽然女儿可以肯定自己的魅力,就算……没有那方面的能力,也能够掳获芳心!可是,家里至少得开枝散叶不是?”

    “嗯,放心,这些方面我会从别的事情上,为你解决这件事情的。”叶宣昭轻轻点了点头,还有点欣慰。

    最起码的是,叶妙清还不是真的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好歹还是抱着一点这些方面的想法的。

    如此倒是不错。

    叶妙清轻轻点了点头,哼唧一声:“我本来还真的是打算不管它怎样的了,但是好不容易有的机会,总是要把握住的。”

    身后,挂在墙上的武弦柏将二人之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眸光微微一惊!心头也泛起了惊天骇浪!

    是他想的那样吗?

    叶妙清……是在提醒他吧?

    提醒他,只要他手中拿捏着“良药”,就可以继续撑下去!要以“良药”为引子,争取更多的时间?!

    可是,叶妙清为什么要帮他?

    武弦柏心中惊骇,脑子里面不断地翻涌着各种情绪,可是,一时之间并没有肯定下来。

    另外一边,叶妙清跟在叶宣昭的身后,虽警惕着叶宣昭的时而试探,内心还是控制不住,想到另外的事情!

    那个武弦柏……

    她现在已经无比肯定,肯定是穿越过来的了,而且穿越过来时,还是她的狂热粉丝。

    因为有穿越者的存在,萧朝的一些风气,又或者说生活方式,多少会掺杂着一些现代气息。

    但终究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尤其是追星这方面。

    她可以肯定的是,武弦柏是她的死忠粉。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也着实见不得武弦柏真的被刑罚得受不了的地步,状似与叶宣昭洽谈,实则是提醒武弦柏。

    不要手里有绝对的把柄,却是连利用都不会。

    就在这时,叶宣昭带着些冷静的声音再次响起:“你如今也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

    “俗话说得好,成家立业。”

    “你也已经成家了,就算接下来还没能彻底立业,但是最基本的还是还做到开始朝着立业的方面进行的。”

    “不要整天不务正业,光顾着在外面,凭借着一张嘴,吹嘘着自己!还是得身上有着真正的本事才行!”

    啊!

    这是敲打吧!

    叶妙清觉得头疼。

    说实话,她更想成为一条咸鱼,每天吃饱了就葛优躺,又或者心情不好了,就出去嗨一番!

    反正也有祖荫在呢。

    她就算是吃喝等死,也完全不成问题的啊。

    可是现在……

    叶妙清觉得格外无奈。

    但面上还是恭恭敬敬地回答:“是,女儿谨记母君教诲!一定……尽量做出一番成就来。”

    做出成就?

    不可能的。

    不过,叶妙清还是知道叶宣昭的个性的,一般都不会听外界的那些传言,更倾向于以事实说话。

    叶宣昭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敲打她。

    所以说,到底是谁又在她可怕的母君大人面前嚼舌根了?

    难道是……夙梁帝姬?!

    当脑海中冒出夙梁帝姬四个字时,几乎不需要继续往下想,叶妙清就已经做下肯定的回应!

    她暗自咬牙:好你个夙梁帝姬!打小报告的一把好手!看来只是罚抄,还不够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