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三十年河东-《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叶妙清只觉得脑海里一片乌鸦在不断飞过,嘴角有些可疑地抽搐着。

    有点恶寒啊,便宜爹!

    用这种话夸她就算了,居然还不忘把母君也带上,这是强行塞狗粮的新方式吗?

    纵然心中万般吐槽,叶妙清面上也仍旧是把一个女君和女儿态度摆出来,非常大气地说着:“让爹看笑话了。”

    “不过,疼媳妇儿不就是咱们北郡王府的传统吗?哪里需要我来学的,完全就可以无师自通啊。”

    “当然了,最重要的原因是,媳妇儿也是比较好的。”

    “在这种情况下,女儿总是要收心养性的,唯有这般,才不会辜负母君与爹您的谆谆教诲。”

    “好好好!”

    沐南辰听着,脸更是笑成了菊花:“这男人啊,要的其实也不多!就是想要家庭和睦,夫君疼爱!有个属于自己的血脉!”

    “世子与世子妃刚成亲不过尔尔时间,还是要想一想这方面的事情的。”沐南辰说着,言语之间和催婚过后又催育的21世纪婆婆没有任何区别。

    叶妙清觉得头疼。

    原来催育这种事情,不管是在哪个年代,都没有办法避免。

    不过,有些话还是得说的。

    “爹,这些事情您就别担心了,这里面的事情,我们两个自有打算——”

    话语未落,宋淮玉忽然开口,语气都酸溜溜的:“你能有什么打算?你的打算是让外面的男人给你生吧!”

    叶妙清:“!!”

    这小宋子真的要死了!

    因为沐南辰的话,宋淮玉本来还想到了有关于在茶馆里的那一个吻,莫名觉得心跳得有些快。

    但是很快,听到沐南辰催育的话,宋淮玉才真正的清醒过来,暗道他真的是糊涂了!难道真的想在这个朝代里一直生活下去,还是按照这种制度来进行?

    那岂不是被叶妙清压在五指山下,只能喊叶妙清“爸爸”?!

    绝对不行!

    因为内心的抗拒,也让宋淮玉更快地想到了在茶馆里面发生的另外事情,也不管不顾地向沐南辰告状。

    “爹,您是不知道的,世子现在答应您答应得好好的,可是在外面时,她可不是这么做的!”

    “无法否认的是,在茶馆门口时发生的事情,她真的让我觉得很感动,可是后面时,她的一双眼睛都已经黏在了明家两兄弟的身上!”

    “您说说,世子和我也不过是成亲还没几天呢,她就屡次在外面招蜂引蝶的,这次一招惹就招惹兄弟二人!这是打算让他们二人共侍她一人啊!”

    “爹,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叶妙清真的是懵的。

    她从来没想过,宋淮玉这男人告起状来,还是一套一套地耍着,根本就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

    眼看着沐南辰的脸色已经有些变化,叶妙清狠狠瞪了一眼宋淮玉,冷笑一声: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我说宋淮玉,你也太小肚鸡肠了点!”

    “我怎么就是答应爹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就是另外一个样儿了?我在外面,可是给足了你面子的!”

    “可是你呢?”

    “屡次在别人的面前拆我的台,那也就算了!可是,你的小肚鸡肠能不能分一点场合!能不能不要无时不刻地都在闹!”

    “就你这样一副小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大义的模样,纵然本世子对你有喜欢,可始终都会腻味的!”

    “女人在外面应酬是一件正常的事情!再说了,我应酬时也从来没有忽略你,怎么就成了我在勾搭别人了?”

    “把这些话说出来,你也不嫌丢人!”

    宋淮玉本来想着就是吐槽一番,但没有想到,叶妙清居然也是上杆子爬,一时之间,根本就克制不住。

    两人当着沐南辰的面,直接互相怼起来。

    活脱脱的欢喜冤家。

    本来沐南辰看到他们两人闹成这般模样,还有点不安,想着寻个机会劝架,却没有料到,越往下听,越觉得事情不一样。

    听着是在吵架,实际上是在给他秀恩爱吧?

    好吧!

    沐南辰表示,他也想他家女君了!

    就在两人争吵得你来我往时,一道身影从外面而进,还没有走进呢,就听到了堂厅餐厅里面传来的争吵声。

    在看到叶妙清和宋淮玉小两口拌嘴的场景时,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很快在小厮的动作下,褪下常服,换上家居服。

    坐到主位上时,面对着夫人沐南辰那巴望着的眼神时,也完全不带含糊的,直接给了沐南辰一个安抚的眼神。

    而后,再看向叶妙清和宋淮玉,这才开口:“妙清,你作为一个女子,如何能够与自己的夫人计较这些事情,实在是有失女子风范。”

    宋淮玉一听。

    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啊!

    哈哈。

    看来穿越到女尊国度,也并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嘛!最起码的是,以前这些“女士优先”的话,现在转为“男士优先”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不过很快,宋淮玉就嘚瑟不起来了。

    教训过叶妙清后,叶宣昭又看向宋淮玉,话语虽然委婉了些,但意思也很是明白:“淮玉,你也是。”

    “作为男子,本来应该是在家相君教女,只是咱们北郡王府里面没有那么多规矩,也不会真的把你拘在后院之中。”

    “但是有些规矩确实是需要懂一些的。”

    “无论在家里,你们小两口闹得怎样,那都是你们两相处的一种模式而已,但是换了另外一种场合,再没有任何的顾忌,就是没有分寸了。”

    “当然了。”

    叶宣昭说得很是认真:“皇后他贤良淑德,稳坐中宫之位,作为他的胞弟,本王也相信你也是个好的。”

    宋淮玉顿时都要蔫吧了。

    偏偏这个时候,叶妙清还朝着宋淮玉嘚瑟地挑了挑眉,那眼里闪现着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哼!

    就算你再嘚瑟又怎么样?

    就算你嫁进了北郡王府又怎样?

    可说到底,都不过是一个外来人士!

    叶妙清觉得真的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啊!

    像刚才的情况,在21世纪时,是无数个国家的家庭缩影!但是,被暗自叱责教训的人是女人!

    关键是,那个时候的人们,可不会像如今的叶宣昭这样,只是嘴上教训教训,而是会直接把女人给贬到尘埃里面。

    尤其是全职家庭主妇!

    她们付出了所有的精力,时间,为了一个家庭的美好而付出了全部,落在夫家人的眼里,却什么都不是!

    多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