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从来没有过的默契-《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说说吧,你有什么穿越人士的问题?”叶妙清问出这些话时,脸上的热度总算是稍微下去一点点。

    而这种僵硬的转移话题模式,被在场人清楚地看在眼里,除了明玉尚和明玉山兄弟二人外,皆是朝着叶妙清暧昧地挤了挤眼睛。

    尤其是夙梁帝姬还有她的几个气管炎朋友,看到这一幕时,都忍不住在心底给叶妙清竖起了大拇指!

    牛批啊姐们!

    能屈能伸不说,而且该表现出小羞涩的模样,作为一个女子,仍旧是没有掩饰的,就这种手段,也难怪不行,都能够让男眷们死心塌地了!

    明玉尚也清楚看到叶妙清方才和宋淮玉发生的一些事情,脸上划过一抹不自在,却也没有就此事多说。

    很快,明玉尚就朝着叶妙清福了福身,这才道:“奴家知道,北郡王英勇骁战,而且在对付穿越人士一事儿上,也是格外上心。”

    “但是,穿越人士逃避被认出的方式实在是太多了!根本就可以说是防不胜防,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所以——”明玉尚眼中带上一抹羞涩,看着叶妙清,很坚定地说着,“奴家闲来无事,在府中捣鼓出一个东西,希望清世子能够帮忙,给北郡王君引荐一番。”

    叶妙清略显怔愣:“什么东西,作用是什么?”

    话语问出口,叶妙清忽然就觉得问题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但是话都说出口了,如同泼出去的水。

    想到这儿,叶妙清有点头大。

    “是一个小发明,大概的作用就是可以帮助北郡王确定、甚至是逮捕穿越人士。”明玉尚的话,很好解答了此物件的作用。

    本来还在因为刚才的事情而觉得不自在的叶妙清和宋淮玉,在这一瞬,脑袋里面的那一根弦,已经彻底绷紧!

    两人若无其事地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底看到了谨慎和凝重。

    尤其是叶妙清,心头更是一跳。

    她没有想到,不过是想要听一点茶艺而已,怎么就到了如今这种地步。

    尤其是明玉尚这个人,看起来就是茶重无脑,居然还有这种本事?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人不可貌相?

    但是,事情发生了,不解决反而逃避的行事,并不是她的作风。

    “什么东西?”叶妙清很是镇定,淡然开口说道,“既然你能够在这会儿说出这种话,想必是随身带着它的吧。”

    “拿出来本世子看看吧,可以帮忙把控一下相关情况。”

    “对对!什么东西,先拿出来我们看看吧!”夙梁帝姬完全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问题,从旁边伸出一颗小脑袋,眼巴巴地盯着明玉尚。

    叶妙清一看。

    好嘛!

    包厢里面除了已经知情的明玉尚和明玉山外,其她人都是一副求知若渴的模样,盯着明玉尚。

    很显然,也是真的凑热闹不怕事儿大了。

    叶妙清本就因此而心烦意乱,却不能表现出分毫,见夙梁帝姬将此事问出来,直接一个掌心张开,一把摁住夙梁帝姬的脑袋!

    “给本世子一边去!”

    “诶!我说妙清,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帝姬啊!”夙梁帝姬被推得一点形象都没有,控诉过后,又小声地嘟囔道,“我说你也真是的,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吃醋!”

    吃醋?

    吃谁的醋?

    叶妙清是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至于明玉尚,却是直接对号入座了,当即脸上有些克制不住的得意。

    甚至在此时此刻,直接用眼神挑衅宋淮玉,那一副模样仿若在说:看!你迟早都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宋淮玉:“??”

    这个秀茶艺的,该不会真的觉得做这么一点事情,就已经是真正的大师了吧!还有,他有什么可得意的?

    智商是被西湖水都给碾压干净了吧!

    宋淮玉暗自腹诽,只觉得这些男人们真的太特喵的男里男气了!

    不过,他并没有忘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当即,看向叶妙清,伸手一把抱住了叶妙清的胳膊!

    他半个脑袋都枕在叶妙清的肩膀上,有些气呼呼地痴缠着:“世子!你管他这些个闲事儿呢!”

    “就他这种待在深闺里面做出来的东西,能有什么作用?说不定,就是用来贻笑大方的而已!”

    说着,宋淮玉还拔高了声音。

    听起来就让人觉得他着实娇蛮的厉害。

    “再说了。”宋淮玉轻撅起嘴,脸上带着一些不屑,轻哼一声,“他明明说的是巧合碰上的,却在这种时候把东西带出来,让你引荐给咱们母君。”

    “说到底,要么就是故意的来‘偶遇’我们的,要么就是觉得咱们这些人都是他怀疑的穿越人士,故意在此试探呢!”

    明玉尚一听,当即摇头:“世子请相信奴家!奴家并没有如此想法!只是因为是奴家闲暇做出的小玩意儿,也不知道何时会碰到世子或者北郡王,这才随身携带着!”

    “可是,奴家确实没有其它的想法啊!”

    生怕叶妙清误会,明玉尚解释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但越是如此,宋淮玉就越是胡搅蛮缠。

    他轻嗤一声:“一口一个你做出的玩意儿,那你倒是把东西拿出来啊,光嘴上说有什么用。”

    明玉尚:“……”

    本来是安排好的,应该是在所有人赞赏的目光之中,隆重登上台面的东西,但是在此时……

    竟只能灰溜溜地从袖套里拿出来,放到桌面上。

    不管是叶妙清,还是宋淮玉,在注意到明玉尚的动作时,纵然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分毫,但是心底还是紧绷的。

    谁也不知道,这一秒她们还是高高在上的世子和世子妃,下一秒会不会被识别为“穿越人士”,从而面临众叛亲离的悲惨事情。

    只是——

    当明玉尚把那个东西放在桌面上时,不管是叶妙清,还是宋淮玉,都同时呆住了,很是不敢置信。

    那副模样,落在夙梁帝姬这些人的眼里,自然就有了不一样的解读。

    她们觉得叶妙清也许是真的没有想到明玉尚还能做出这种小东西来,至于宋淮玉嘛,很明显就是男人之间的争风吃醋了。

    实际上,两个死对头现在内心深处的OS,从来没有过的默契,先是齐齐翻了一个白眼,而后——无语至极!

    这叫明玉尚自己发明的?

    真敢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