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好姐妹,有绝招一起分享!-《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宋淮玉清楚地感觉到叶妙清那盯着猎物一样的目光,唇角狠狠一抽,嫌弃地将头扭到一边。

    这个女人……

    还真是不管在哪里,都想着翻身当爸爸!

    他是绝对不会让叶妙清完成这个毕生的梦想!

    因为药性的缘故,不管是叶妙清还是宋淮玉,都拒绝了下人们的打捞,硬生生地在湖水里呆了大半宿!

    确定身体内的异样彻底消散,这才从湖水中起来!

    然而,在药性消散过后,叶妙清看着宋淮玉的眼神,落在他人的眼里,完全就是如胶似漆!

    “真想不明白啊,世子对世子妃明显就是情有独钟的嘛!在湖中时,我可是看到了,世子看着世子妃的眼神,都让湖水滚烫起来啦!为什么世子就是没有将计就计呢?”

    “你以为世子是你们这些浑蛋女人啊!有一句话说得好,一个女人越是珍惜一个男人,就越要给他全部的、真正的体面!”

    “就是就是!我觉得世子肯定是想着要在正常的情况下,给世子妃一个完美的、毕生难忘的洞房花烛夜!”

    “嘿嘿……”

    叶妙清躺在床上时,仍旧能够听到外面传来的女丫鬟和男丫鬟们议论的话语,对于他们这种胡乱的揣测,她有心管理,却是没有任何的余力了!

    全身被掏空,她现在可算是感受得明明白白了!

    ……

    次日,巳时一刻!

    躺在床上,感觉全身血槽被掏空的叶妙清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嗡嗡作响,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的天!舅母,你真的厉害了哇!”夙梁帝姬坐在床边,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叶妙清。

    最终,眸光定格在叶妙清的某处上,笑得有点猥琐:“嘿嘿,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现在都已经被外界的女人被奉为大神啦!”

    “要知道,你前两天才是举不起的例子啊!这一反转,直接就达到了女人的人生巅峰时刻!”

    “来来来,你跟我说一下!对于不光有男人挤破头进入府中,而作为女帝皇后胞弟的正妻因为争风吃醋,而跳河的这件事情,你究竟有什么想法?!”

    叶妙清:“……”

    还没等叶妙清开口,夙梁帝姬已经扶着自己的下巴,开始天马行空起来,神情看起来真的是贝戋兮兮的!

    “嘿嘿,反正我觉得,简直太有面子了!完全就是把之前的阴霾全都扫空了嘛!”

    “要是哪天也有男子为了本帝姬做出此等壮举,本帝姬一定要让御史大人记录在册,传承下去,让我的女孙们传下去,好好观赏一下本帝姬的女人壮举,哈哈哈!”

    只是这么一听,叶妙清就想到可能造就的情况,脑海里面只有一句话:女中豪杰啊!这种社死现场,都敢自己创造,牛批plus!

    不过,叶妙清很快反应过来,眉头一拧:“外面的人为什么要把我奉为大神?这走向不对吧!”

    她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夙梁帝姬所说的话,让叶妙清真的恨不得找个萧朝土著做成豆腐,好好撞一撞!

    “当然是因为你虽然不行,却还是把男人们给迷得神魂颠倒!为了你而争风吃醋,各种做出匪人所思的行为而感到大为震撼啊!”

    说到这里,夙梁帝姬一脸贝戋兮兮地用手肘怼了怼叶妙清,一副“好姐们”的模样:“我说,咱俩也不分谁跟谁了!”

    “你告诉我一下呗,你别的方面是怎样做到天赋异禀的,有没有什么绝招一类的,传授给我!”

    夙梁帝姬拍着自己的面前,一本正经道:“我保证,从你这儿得到这个绝招后,不会让别人知道!而且,也不会跟你抢男人的注意力的,怎么样,怎么样?”

    叶妙清震惊又错愕。

    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但是,夙梁帝姬那一副八卦的小模样,已经在告诉叶妙清,夙梁帝姬就是她所想的那个意思!

    叶妙清觉得她的三观被刷新!

    虽然她在21世纪也不是真正的根正苗红的小白杨,有些小视频还是看过的!但是,她只是在浏览网站时误点开的好吧,从来都没有做过这方面的事情!

    而且!这里是古代好吗?!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这个国度的风气居然疯狂到这种地步?连这种床笫之欢的事情,居然都能够当面请教了!

    叶妙清的脑海里真真是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夙梁帝姬眼睁睁地看着叶妙清直勾勾地盯着她,莫名觉得有点心虚,不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小鼻子。

    她不满地哼唧哼唧一声:“好吧好吧!我就是想要把这个画成小册子,卖点钱钱而已!这有什么嘛!”

    “当然了——”

    “我本来是打算卖到手的钱钱,给你四成,不,五成呢!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好吧。”

    叶妙清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

    三观被刷新了。

    人都是麻的。

    “这个你不说就算了!但是,你能告诉我一下,什么时候咱们再去喝花酒?”夙梁帝姬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叶妙清。

    整个人就散发着一种意思:去嘛去嘛!

    叶妙清混沌的脑袋总算是缓和一些,但看着夙梁帝姬时,开口道:“为什么你还想着去喝花酒?”

    “当然是因为现在青楼里面的男伎们都想着你过去啊!我和你一起过去,好歹沾沾光嘛!”

    “现在外界里,更多的人都觉得你有女人魅力!而且,花楼里面的很多人都期待你去光临,想体验一下你的技术呀!”

    “我说你不会小气成这样吧。”

    “连我跟着你沾沾光都不愿意?”

    叶妙清真的服气了。

    她气鼓鼓地胀起腮帮子:“体验我的技术?!他们究竟是男伎,还是客人,啊?!我是去寻欢作乐的!我又不是去传授经验的!”

    话语到后面,叶妙清都气糊涂了,完全就忘记反驳夙梁帝姬,有关于她并非有什么绝招的那些个话语。

    夙梁帝姬一听,愣了两息。

    反应过来,眼睛一亮:“对啊!就算是要传授经验,也不应该是给花楼男伎传递啊!最起码是给我传授啊!”

    叶妙清:???

    不等叶妙清反应过来,夙梁帝姬已经开始动手把叶妙清从床上挖起来了:“快快快,穿上衣服!我带你去上课!”

    “上什么课?”

    叶妙清被夙梁的一番话给弄得整个人都懵了!

    她开始觉得,夙梁帝姬的脑回路,可能比正常人要清奇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