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舅母舅母勇敢飞-《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柳寒身边站着两个戴面具的男子。

    身材与他一样高。

    叶妙清看着左边那人,总感觉他很眼熟。

    下意识多看了两眼。

    后者竟缓缓把头瞥向一边,似有几分心虚。

    那人不动还好,一动叶妙清越看越眼熟。

    这丫不是宋淮玉吗?

    叶妙清死死盯着他,视线都快冒火星子了。

    这小子化成她都认得!

    好哇!

    刚穿过来第一天,他就带人来绑架自己!

    叶妙清的目光太火热,宋淮玉想忽略也忽略不掉。

    他递给叶妙清一个警告的眼神:别暴露我!

    叶妙清:要死大家一起死!

    宋淮玉:别冲动,有事好商量。

    两人眉来眼去,根本不背人。

    柳寒无语的朝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后者掏出一块怀表,放在叶妙清眼前。

    “你想干什么?”叶妙清戒备的后退。

    柳寒:“世子爷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只是想请你帮个忙。”

    “我啥也不会,帮不了帮不了!”叶妙清有不详的预感。

    柳寒意味深长道:“帮不帮得了,世子爷说了不算。”

    叶妙清转身便想跑,岂料宋淮玉竟主动上来按住她。

    “靠,我就知道,总有刁民想害朕!”叶妙清反手一个擒拿,与宋淮玉打了起来。

    她使用的是现代的近身格斗,宋淮玉用的咏春。

    两人实力本就不相上下,打得难舍难分。

    宋淮玉怕动静太大,忙着急劝道:“小叶子,你信我一次,我们不会害你!”

    “你放屁,四岁那年,你跟我说蜂蜜是蜜蜂用屁股酿的,抓了一只让我舔,害我嘴巴肿了半个月!”叶妙清越说越气,一脚把凳子踢飞了!

    宋淮玉满脸尴尬:“那是个意外,这次真的不一样!”

    “我呸,五岁那年,你告诉我除了你以外的男孩子,都只有一个蛋蛋,让我跟你打赌去扒人家裤子。”

    “我回去就扒了我二大爷裤子,被我妈打得眼睛都哭肿了!这他娘也是意外?”叶妙清怒道。

    自己干的那点破烂事儿,全被叶妙清抖落了出来。

    宋淮玉面子挂不住,郁闷道:“你不是也报复回来了吗?”

    “我初中的时候跟校花表白,你把我盒子里的玫瑰花全换成了大姨妈巾,害我整个初中三年都被人骂变态。”

    “你本来就是个变态!”叶妙清一个扫堂腿把宋淮玉撂倒,压在他身上,不让他动弹,“你弟跟我说,你在家搞了个密室,专门藏你收集的暗恋女生使用过的物品,你不是变态谁变态?”

    宋淮玉面具下的脸瞬间红了,幸好有面具遮挡看出来。

    他恼羞问道:“你去偷看我密室了?”

    “我才没那么无聊!”叶妙清不屑。

    两人间的画风极其诡异。

    柳寒和旁边的黑衣面具脑子面面相觑。

    总有种自己知道的太多了,会被杀人灭口的感觉。

    柳寒轻咳一声,提醒道:“宋公子,现在不是打情骂俏的时候。”

    “谁跟他(她)打情骂俏了!”两人红着脸迅速分开。

    既然身份已经暴露,宋淮玉无奈摘下面具道:“小叶子,我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害你自己离死也不远了。”

    虽然他说得有道理,可叶妙清就是不想顺他的意:“那可不一定。”

    她现在压力太大了,很怕被人发现自己是穿越者。

    宋淮玉见说不通,正想让柳寒直接动手。

    门突然被踢开了,夙梁提着剑冲了进来:“清清,有人说你被绑了进来,你没……”

    夙梁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目瞪口呆看着不该出现在烟兰坊的男人:“舅舅,你怎么在这里?”

    宋淮玉目光一凛,朝叶妙清使了个眼色。

    当即拉下来,指着她俩破口大骂:“叶妙清!我才嫁给你一天,你就背着我出来喝花酒!还带我侄女一起,是何居心?”

    叶妙清:“???”

    夙梁一个激灵,赶紧把剑丢了,顺手把锅甩给叶妙清:“舅舅,都是舅母带我来的,我实在拒绝不了!”

    “你是了解我的,人家平时都去书局看书,哪里敢步入这种地方?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爹!”

    叶妙清:???夙梁帝姬,我劝你善良。

    夙梁根本不敢看叶妙清,心中默默地给她点了一根蜡烛。

    舅母舅母勇敢飞,出了事情自己背!

    叶妙清肺都快气炸了。

    这舅侄俩,没一个好东西。

    夙梁生怕被宋淮玉逮住,送去皇后那儿告一状。

    转身撒丫子跑得飞快,边跑还边喊:“舅舅,我回去看书啦,你轻点打舅母!”

    夙梁递给叶妙清一个同情的眼神,舅母保重,死道友不死贫道,等你活着出来,我再请你吃花酒庆祝!

    太贱了!

    叶妙清一口血哽在喉咙里,暗自决定跟夙梁绝交。

    卖队友卖得这么干脆,这侄女不能要了哇!

    房间里只剩下叶妙清、宋淮玉和柳寒等四人。

    宋淮玉把门关上,四个人将叶妙清围在中间,生怕她跑了。

    心知自己无处可逃,叶妙清干脆躺平。

    她一脸不甘心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眼泪汪汪:“轻一点。”

    宋淮玉嘴角抽了抽,拽着她的衣领把人提起来:“想什么呢?美不死你!赵奔,还不赶紧给她解开催眠,迟则生变!”

    另一个黑衣面具男,赶紧走上前来,掏出怀表:“跟你说了,在外面行动要叫我的代号,盗梦空间。”

    叶妙清一脸懵逼,看着怀表上像蚊香一样的圈儿,脑子有点晕。

    赵奔抓住叶妙清脑晕时刻,念咒一样叽里呱啦说得一通,说得叶妙清眼皮沉重。

    她恍惚之间,好像看到自己眼前又一个闸门被打开。

    洪水般被封印的记忆,顷刻占据了她的脑海。

    “卧槽!”一声国骂忍不住脱口而出。

    柳寒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向叶妙清问安:“盟主,好久不见。”

    叶妙清神色古怪,坐在桌边扶额,内心崩溃。

    神特么盟主!

    原身要不要这么叛逆?

    好端端的世子爷不消停做,跑去穿越者联盟做盟主!

    她妈努力搞镇压,女儿叛逆搞起义。

    这要给乐恒女帝抓住,还不得满门抄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