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和死对头一起魂穿女尊国-《疯了吧,我居然和死对头穿成夫妻》

    萧朝。

    北郡王府喜气洋洋,女帝将皇后娘娘胞弟,赐婚与北郡王独女叶妙清。

    “吉时到,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随着金牌冰人高声呐喊,一支箭羽破空而来。

    黑衣蒙面女子,眼带杀气,怨恨的朝北郡王袭来:“叶宣昭,你冤枉我姐姐是穿越者,将她杀害,我要你女儿给我姐姐偿命!”

    “不好!有刺客!”

    “保护王爷!”

    “不好啦,小世子和世子妃受伤了!”

    喜堂一片混乱。

    小世子叶妙清和世子妃宋淮玉被双双送进新房,张罗太医。

    此刻,在另一片时空。

    叶妙清和宋淮玉深情而温柔的在舞台上凝视对方,音乐、灯光和热烈的现场气氛将暧昧衬托到了极致。

    这里是新秀超级明星选拔大赛,一档全民疯狂追逐的真人秀。

    叶妙清和宋淮玉是人气最高的夺冠热门,一个酷帅狂炫,一个美丽娇憨。

    这一支强强联手和争锋相对的,拉丁,跳进了每个人心里。

    现场疯狂的尖叫声,冲破云霄。

    只见叶妙清一个优雅转身,性感和妩媚起飞,嫣红的朱唇气吐如兰:“死男人,为了夺冠脸都不要了。深V都快开到肚脐眼啦,以前念书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你这么骚?”

    “不会说话就闭嘴,狗叫什么?让你的化妆师好好给你补补粉吧,油光都快把灯光盖过去了。”宋淮玉也不甘示弱,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甩头定格,宛如高贵的王子。

    “我呸,我脸上的油还不是你溅过来的?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这么油腻的男人不可能赢过我获得选秀大赛冠军。赶紧回去娶老婆生儿子,二十年后指着电视上美丽大方,温柔优雅的我说‘看!那是爸爸以前的邻居兼同学。’”叶妙清嘴上不屑,眸光却越发闪动。

    “知道我最佩服你什么吗?就是你这股不知己丑的自信和不要脸的精神。观众和评委明显喜欢我多些,你?洗洗睡吧!”宋淮玉猛的一拽叶妙清。

    两人以一个高难度动作结束了这支舞。

    “啊!!!”震耳欲聋的尖叫和掌声一浪高过一浪。

    两人笑容优雅,转过身正要谢幕。

    只听一声尖叫,舞台塌了。

    宋淮玉下意识将叶妙清护在身下,后者亦是同样的反应。

    以至于两人以一个交拜的诡异动作,被舞台建筑物掩埋。

    当叶妙清再次醒来时,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袭上脑海。

    “卧槽!”

    “卧槽!”两道国骂异口同声。

    叶妙清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起来,转过头便看到穿着凤冠霞帔,同样垂死病中惊坐起的宋淮玉。

    “噗……”叶妙清没忍住。

    妈呀!

    这崽子女装太搞笑了!

    脸上那两团是猴屁股吗?

    叶妙清捂着肚子忍俊不禁:“噗……哈哈……小宋子,你偷了你妈过期的腮红没抹匀吗?啊哈哈哈哈……是想笑死我,继承我的王者荣耀吗?哈哈哈哈……”

    宋淮玉阴沉着脸,扯下头上厚重得头冠,冷冷撇了一眼叶妙清:“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脸白得跟死了几年一样。”

    叶妙清沉默了,她回头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彻底笑不出了。

    “穿越了?”叶妙清抖着声音问。

    宋淮玉没回话,眉眼净是深沉。

    否认?

    事实摆在这里。

    承认?

    又觉得憋屈。

    宋淮玉忍不住叹了口气:“为什么你这么阴魂不散,连穿越都要缠着我?”

    “喂,你嘴巴放尊重点!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你不会是暗恋我吧?”叶妙清怒道。

    “就你?”宋淮玉的声音明显高了几度,他轻蔑的打量着她:“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看上你我还不如看上一只葫芦,至少比你身材好。”

    “你特么!你看不上我你别嫁给我啊!”叶妙清扒拉着自己身上的喜服怒吼。

    宋淮玉也火了:“你以为我想?我穿过来就已经这样了好吗?不满意,你退婚啊!”

    这桩婚事是皇上赐婚,他俩都知道不可能退。

    叶妙清怒道:“既然你落到我手里,看我不天天不着家,让你守活寡!”

    真是想想就开心。

    “呵。”宋淮玉挑眉:“我怕你?大不了多给你戴几顶绿帽子,挪你个满墙红杏开!”

    “噗哇,你好毒!我最多只想让你独守空房,你却要让我王八壳子套身上。你不守妇道!”叶妙清指着宋淮玉的手都在抖。

    宋淮玉理直气壮:“我是男人,不守妇道很正常。”

    “可我们穿的是个女尊国度!”叶妙清第一次听说女人为尊的国家,都不想回去了,只想好好在这个天堂折磨宋淮玉。

    连流程都想好了。

    早上让他五六点起来煮一家人的早饭,边吃边挑剔。

    再让他做家务做一天,午饭和晚饭必须八菜一汤,还得出去找活儿干。

    晚上给自己端茶送水,捏肩揉背,伺候洗脚。

    她睡觉,就让他在旁边跪着扇风。

    等她睡着了,他才能睡。

    光想想,叶妙清就忍不住要乐出声了。

    宋淮玉嫌弃的把红盖头往她脸上一丢:“哈喇子擦一擦,快流到我衣服上了。”

    叶妙清正想反击,门外由远而近传来脚步声。

    两人对视一眼。

    很有默契的躺平在床上装睡。

    一对中年夫妇走了进来,担忧的看着睡在床上的金童玉女。

    “大喜的日子,竟叫这些个反贼坏了气氛。”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

    叶妙清的脑海中很快对上了号。

    沐南辰,她爹。

    当朝阁老的大公子,对她极其宠溺。

    叶宣昭没说什么,坐在床边看着已经礼成的新人叹了口气:“女帝陛下垂危,储君之位空悬。时值多事之秋,这些穿越党羽越来越嚣张。宣新政,摒旧习。”

    她顿了顿,继续道,“我们北郡王府是女帝最坚实的拥趸,陛下有意传位给夙梁帝姬。除掉我,夙梁帝姬便少一位支持者。”

    “那怎么办?这些穿越者诡计多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沐南辰担忧的看着北郡王。

    叶宣昭沉吟片刻道:“我进宫一趟,你好好安抚亲家他们。”

    今日的典礼虽然被破坏,可流程已经走完。

    宋淮玉已经是北郡王府的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