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战场-《准备科举,我老婆从书里出来了》

    顾笙在船头摆了一张躺椅,这个世界没有,自然是他画出来的。

    不时画出一道狂风,推着船只快速前进,引得两边船上的人都惊呼不已,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颜如玉则是顶着自己以前那张脸,在船舱里忙活准备吃食。

    反正俩人互相看对方都别扭,这还亲热没几天,就变成互看两相厌了。

    毕竟顾笙对着一张自己以前的脸,实在热切不起来,他又不是什么变态。

    颜如玉也同样,对着一张不认识的丑脸,恨不得躲出八丈远,哪怕明知道这是自家公子。

    船只向着下游又走了半天,便是一路关卡,层层收税。

    两人虽然船上没什么东西,但自己那张脸却是不能见人,这倒多亏了顾笙画出的人皮。

    不然遇到关卡两人就得将船散了,晚上从岸上穿过,然后再画出一艘船来。

    过了几道关卡,途径滨水之时,顾笙便转入滨水向西北,走了一日后又转向东北,半日后总算进入怒龙江之中。

    又走了一日,距离洞阳已经不远,再往北百里便是。

    还没到洞阳,北边沿岸几乎就看不到多少人烟。

    先是大旱,接着大水,连着两天大灾,要不饿死,要不就起义当了贼军,如今哪怕水讯过了,也是十里见不到人烟,偶尔在河畔还能看到森森白骨。

    就连摄提都飞到船头上来。

    “此处灾殃虽然已经开始消散,但仍然浓厚。我能察觉到,灾殃正在向着那个方向去。”

    摄提望向东北方向。

    顾笙想了想,东北方向应当便是新常府、青阳县等地的方向,按理来说新常府已经被贼军打下来了,灾殃怎么会向那个方向涌动?

    顾笙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莫非是朝廷平叛的大军?

    这个可能倒是挺大,洞阳的贼军闹的不小,波及几个府,朝廷大军自然要来清剿的。

    顾笙抬头就看到摄提定定的看着自己,虽然没开口,但眼中的意思非常明了。

    对于这个人肉预警机,顾笙还是很看重的。

    摄提在战斗上派不上用场,也是因为实力太低,仅仅是个初生神灵,若是实力提升的话,以她降灾的诡异手段,倒是能派的上大用。

    更不用说祝由术还要向她借取力量。

    不提这两点,摄提一路上几乎都没需求,难得这么渴望,顾笙也要考虑一下。

    虹桥府伤亡几万人,灾殃之气都极其浓郁,让摄提收获不小。新常府那边起码数十万大军的战场,灾殃之气更加恐怖,只呆上几日,也能让摄提有不小的收益。

    “我身上的灾殃之花如何了?”顾笙询问。

    “已经凋零,未再生长。”摄提回道。

    “也就是对方追错方向了……”顾笙点点头:“那便往新常府那边走一趟,你若见我身上灾殃之花生长出来,便提醒我。”

    又向东走了五六百里,顾笙与颜如玉将东西都塞进乾坤袋里,便从船上跳下来。

    身后客船便如梦幻泡影一般消散。

    此处是乱石滩,前面便是荒山,不过也不影响赶路,两人贴上神行符,速度飞快,仅仅一天时间便赶到新宁府附近。

    刚到平原地区,摄提便在空中飞舞,顾笙总觉得她在画8字。

    只见摄提从空气中抽取灰色灾殃之气,在手中编织成一只只蝴蝶,在其周围飞舞。

    “向那边走。”摄提指向东北方。

    “走!”顾笙带着颜如玉继续赶路,越走越是心中发凉,此地已经是青阳县区域,却完全看不到人。

    期间路过一个村子,只见里面到处都一片凌乱,房屋破损,还有几具腐烂发臭的尸骸,活人却一个都没有。

    路过青阳县时,顾笙远远看了一眼,只见大片黑色乌鸦在城上盘旋,顾笙心中顿时一跳。

    “完了!”顾笙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脚下飞快赶到青阳县,直接跃上七八米高的围墙,然而入目所见却让顾笙心头更凉。

    整个城池之中空荡荡的没有半点儿活人的迹象,路边随处可见堆积的腐烂尸骨,空中乌鸦盘旋。

    就连空气都散发着腐臭的味道。

    这青阳县已经是一座死城。

    “怎么会?”颜如玉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惨变。

    顾笙心中几乎被愤怒填满,不管怎么说,前身都在这里生活十几年,而那些记忆都留给了他。虽然他仅仅在这里呆了一个月,却对青阳县各处都无比熟悉。

    哪怕之前已经听说乱军打到这,但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惨景。

    书上再怎么描写,脑海中再如何想象,也不如眼前所见的有冲击力,更不如眼前所见的可怕。

    感觉到颜如玉紧紧抓着自己的手,顾笙渐渐平下心绪,沉声道:“人没死光,一部分人应该被裹挟进乱军里了。”

    “走吧。”

    顾笙不想再看,转身跳下墙头。

    “摄提,借我一些力量。”顾笙说着话,拿出纸撕出两个小人,然后贴在自己胸口往外一拔,只见一个小人上已经染上些许黄绿色泽。

    这是瘟疫。

    大灾之后必有大疫,便是死人无人掩埋造成的。

    顾笙又在颜如玉身上如此施为,随后将两个小人烧掉。

    接下来的路上,顾笙不时能看到小股的乱军,到处找村子搜索抢掠,可以看出那些人原本都是农夫,在地里刨食,如今却跟最残的恶狼没什么区别。

    顾笙每次只是远远看着,并不靠近,便转身离开。

    他想,青阳县还活着的人,大概也变成了这幅模样。

    赶了大半天路,穿过青云观所在的区域,最后在宁河附近停下。

    “便是这里了,这里的灾殃最为浓厚,会死很多人。”摄提飘在空中,看样子心情很不错。

    顾笙打量了一下周围,河这边有一片树林,除此外便是一马平川,另外一边倒是有些土丘小山。

    “半渡而击?不对,是掘河放水?”顾笙仔细打量周围后,脑中冒出这个念头。

    河这边的地势较低,若是有人在上游蓄水,或者干脆有道术高手在上游求雨,大水一放,河这边立刻便会被大水淹没,哪怕不淹死也会变成泥沼,然后再划小船掩杀,那真如同杀鸡屠狗一样了。

    当然,这也是顾笙知道这里会死很多人,才会有这样的猜测,并不代表他真的通晓兵法。

    事实上他对于三十六计也只了解耳熟能详的那些。

    比如美人计。

    比如色诱计。

    比如舍不得婆娘套不着狼。

    “走,去那边的山上。”顾笙转身朝着东南边那座山走去,那里应该是属于战场边缘,适合藏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