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李秋水-《签到聊斋,铸造气运神朝》

    【称号:十八铜人】

    【寿命:25/150】

    【种族:人族】

    【忠心:85】

    【野心:80】

    【谋略:20】

    【修为:一品(武道)】

    【功法:罗汉伏魔、金身不败】

    【术法:罗汉棍阵、御棍伏魔、金刚不坏】

    【经历:他们是一座古刹的守护神,自幼服用铜粉,配合诸多珍贵药物,练成了古今罕见的硬功——金身不败。

    曾在这座古刹修习武道的鳌拜更将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的部分功夫教给了他们,使得他们的硬功更上一层。

    因此,鳌拜与他们如同手足。】

    楚昊看完这张卡牌后,心头冷哼一声。转而将目光看向第三张卡牌。

    那是有男有女,总共十三个高矮胖瘦的人。

    【称号:天池十二煞】

    【种族:人族】

    【忠心:死忠】

    【修为:一品(武道)】

    【经历:名为天池十二煞,但却有十三人,曾是名扬天下的杀手,分别是【铁帚仙】、【食为仙】、【纸探花】、【狗王】、【鬼影】、【戏宝】、【夫唱】、【妇随】、【手舞】、【足蹈】、【媒婆】以及双胞胎姐妹的【童皇】。

    他们十三人各有绝学,合则便是天下第一的杀手,武道宗师以下没有任何人可以逃过他们的追杀。分开则是一等一的高手,乃是乾朝曾经的皇后李秋水亲自培养而出的死士。】

    看完他们的信息后,楚昊沉吟片刻,抬手选择了他们。

    湘西四鬼虽然也不错,但却只有四个人。

    相比之下,同样是死忠的天池十二煞,却是十三个人。

    随着卡牌化作银白色的光点消散,守在乾清宫门外的曹正淳突然神情一动,侧头看向长廊尽头。

    在那里,不知何时竟出现两位身穿粉色衣服的女子,她们嘻嘻哈哈地走在月华洒落的地板上,手中拿着布娃娃,笑着打闹着向他走来。

    曹正淳将《葵花宝典》以及自己刚抄写了一半的白纸收回怀里,浑身警戒着,尖声尖气地开口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那两位女子好像没有听到他说的话,还在嘻嘻哈哈。

    曹正淳脸色一沉,寒声道:“再不回话,休怪咱家下手狠辣!”

    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两位原本正在十余米外嬉笑打闹的女子突然停了下来,嬉皮笑脸地异口同声道:“曹公公,您又何必动怒,我们是太皇太后的婢女,太皇太后有职,请皇上赴长春宫一见!”

    她们容貌俏丽,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但声音却像是六七岁的女童。

    曹正淳闻言时先是一怔,接着冷笑一声。

    “太皇太后?”

    “咱家在宫里待了几十年,从未听说过什么太皇太后!”

    他话音刚落,原本嬉皮笑脸的那两名女子顿时脸色一沉。

    “大胆曹正淳!”

    她们冷声呵斥一声便要动手。

    但就在这时,曹正淳却脸色大变,仿佛受到什么攻击一样,突然喝道:“金刚护体!”

    话落,一个球形的真气护罩立刻出现在他体外。

    但真气护罩才刚刚被他撑起,就被一片不知从何而来的落叶击碎,曹正淳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这片落叶击打在胸口。

    巨大的力量将他直接撞飞十余米,砰的一声摔落在地。

    “怎么可能?!”

    他一脸震惊地捂着胸口爬起,嘴角溢血。

    自他练就天罡童子功后,从来没有任何人能够破掉他的金刚护体,便是之前在金华府与普渡慈航大战时,普渡慈航一击之下也只能将他震退,而无法破掉。

    但在刚才,他的金刚护体,却被一片落叶破掉了……

    曹正淳在震惊的同时,眼神中亦闪过一抹惊恐之色。

    倘若打出落叶的那人想要杀死他,岂不是说,身为武道一品的他竟毫无反抗之力?

    就在他怀疑人生的时候,一股熟悉却又恐怖至极的气息突然将他笼罩,一道清冷的女人声音亦在同时出现在他耳旁。

    “念在你一直忠心耿耿地护卫皇上,老身今日饶你一次,再敢口无遮拦,小心你的狗命!”

    曹正淳嘴唇嚅嚅,只道了声‘奴婢记住了’。

    他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说出‘太皇太后’这四个字,在他印象中,的确没有这位太皇太后的印象。

    而在同时,那一对双胞胎姐妹来到乾清宫门前,躬身拱手,开口道:“太皇太后有旨,请皇上赴长春宫一行。”

    她们话落时,便听楚昊那有气无力的声音自屋中响起。

    “朕知道了,你们进来吧。”

    两人当即推开房门,垂头走在床前。

    楚昊穿着一身白色睡衣半躺着身子靠墙而坐,道:“朕身体虚弱,劳烦两位为朕穿衣。”

    两位女子恭声应下,服侍着他穿上了一身常服。接着便搀扶着他向长春宫走去。

    曹正淳垂头不语,紧紧跟在后面。

    长春宫属于西六宫范围,距离乾清宫不远,自古便是妃嫔居住的地方。

    楚昊在宫中待了多年,还从未踏足过西六宫范围。

    在两位女子的搀扶下,他很快便来到了长春宫外。

    抬头一看,只见长春宫面阔五间,瓦为黄色琉璃,门外有铜龟铜鹤各一对。

    院里还有几条黑狗在追逐打闹。

    楚昊来到长春宫门前,刚要犹豫着要不要行礼,便听一道温和的女人声音自屋中响起。

    “皇上直接进来吧,老身知道你身子骨虚弱。”

    楚昊恭声道:“多谢皇祖母。”

    那两位女子也在这时搀扶着他走进殿内,穿过左右屏风,来到一处偏殿后,便见李秋水身穿一身白色长裙半躺在榻上,怀中抱着一只小奶狗,正在低头逗弄着。

    楚昊来到榻前时,又有一位三十余岁穿着平民打扮得妇人将一张椅子放在他身后。

    直到楚昊坐在椅子上,李秋水才抬起头来。

    她认真地瞧着楚昊,半晌后才轻叹一口气,道:“老身虽是你的祖母,但这却是第一次如此认真端详你的样子,此时才发觉,你这一双眉眼竟是遗传了老身。”

    她说到这里时展颜一笑,道:“往日里妖孽祸乱皇宫,便是老身,也只能装死避难,这才导致你遭受那般劫难。”

    “经过这件事情,老身深感内疚,若能回到当初,老身便是拼掉这条残身,也不会让孙儿你遭受苦难!”

    在她说完话后,楚昊没有回应。

    只是垂着头,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