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玄月东升-《驱尸道人》

    象山镇。

    地下墓穴。

    血杀剑宗的中年筑基修士江云清一脸和蔼的拍了拍小刘道长的肩膀。

    江云清:“小刘……该醒醒了。”

    “小刘……”江云清再次和蔼的呼喊。

    小刘道长迷迷糊糊的抬起了头,嘴角还滴着口涎。

    小刘道长:“江师傅啊。”

    江云清:“誒……小刘外面天都已经亮了,你已经睡了足足一夜,该起来修习七星阵法了。”

    小刘道长迷迷糊糊的擦了擦眼睛。

    “江师傅……我又渴又饿。”小刘道长捂住肚子可怜兮兮的说的。

    江云清眉头一皱来到东方宇身旁询问道:“那个……东方兄,你身上可还有辟谷丹?”

    炼幽宗东方宇打坐一夜抬了抬眼皮说道:“我等已然筑基,可食天地灵气,何需带辟谷丹?”

    江云清:“那就烦劳东方兄出去带些食物和水来,这孩子又渴又饿,只怕撑不了多久。”

    东方宇摇了摇头,以坚决的口吻说道:“不行!万一老夫前脚离开,你就和这小子打开了七星子传承开溜了怎么办?”

    江云清:“这蠢小子的进度你也看到了,到现在连个七星阵的阵基都没弄明白,要让他打开七星秘藏还不知要多长时间,你怎会有如此担心?”

    “既然你真身不愿离开此地,那你就用傀儡分身给小刘带些食物和水来,总不能让这孩子饿死吧。”江云清一脸忧心的说道。

    东方宇:“……”

    外界。

    鬼帝离开了象山镇飞往了象牙山。

    鬼帝前脚离开,在象牙山高处打坐的魔焰门贺焱轻而易举发现了。

    贺焱冷笑一声,小心跟随……

    鬼帝在象牙山转了一圈又回去了。

    贺焱一脸懵。

    就在鬼帝转着一圈儿的功夫,江云清已经驾驭着筑基期剑傀给刘桁送了食物和水。

    无声馆的白衣剑圣,鬼灭帮的鬼帝两相配合,只为将食物和水送给一个孩子。

    墓穴之中。

    江云清和蔼的拍着小刘道长的肩膀,温声细语的说道:“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

    在一旁打坐的东方宇再次无语的抬了抬眼皮。

    江云清这家伙教徒弟不会教出感情来了吧?

    想到这里东方宇自嘲一下。

    血杀剑宗乃是十大魔门中顶级的暗杀门派,正所谓见其生,欲其死,闻其声,夺其命。

    血杀剑宗的功法最是凶烈无情,冷酷决绝,在十大魔门中也是首屈一指,怎么可能对一个半大孩子产生感情?

    炼幽宗东方宇再次闭眼打坐,将一半心神放在了傀儡鬼帝之上,另一半心神则放在防御上。

    江云清出生于血杀剑宗与此人同处一室,随时都要提高警惕,免得被此人暴起诛杀。

    此时江云清用心教人,反而让东方宇放心不少。

    ……

    鬼灭帮。

    青州分舵。

    琉璃屋顶之上。

    侯东升已经在此静坐了两天一夜。

    他身上的露水早已在朝阳,出生时化作了蒙蒙的烟气……

    经过了正午阳光的映照,来到了霞光无限的午后……

    傍晚。

    夕阳斜下。

    青翠的山头之上回光返照般氤氲出,就在这晚霞漫天的瞬间。

    狡黠的月亮悄无声息的升起。

    闭着双眼的侯东升自然而然的站得起来,面向那躲在落日余晖中的月亮。

    天地之精气谓之元精。

    人体之精气谓之元精。

    纳天地之精气于体内,方可借天地之伟力,无坚不摧,锐不可当。

    随着狡黠的月亮缓缓升起,侯东升反复演练着护心拳……

    夕阳坠入地平。

    西天燃烧着鲜红的霞光,侯东升背靠着这一片霞光,迎月而舞。

    当霞光彻底散去……

    一片宁静轻轻地落在了青州分舵的树梢之上。

    当黑夜彻底降临。

    玄月挂于半空之中。

    侯东升的后背仿佛披上了一层蝉翼般的金纱,而他的正面却闪耀着月光的清冷。

    随着玄月越升越高……

    汇聚在侯东升正面的清冷华光,不断侵蚀着他背后如同蝉翼般的金纱。

    当金纱彻底退去的刹那。

    侯东升睁开双眸,一对清冷的眼中尽是浩瀚的明月。

    纳天地精气入体,虽只有一丝,但却让侯东升体内的精气神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侯东升的元神是鬼魂精魄,元气是幽冥法力,元精是煞血凝炼。

    毫无疑问……

    精气神三者元神品质最高,元气是幽冥鬼气的衍生,元精更是炼煞化血,炼血化精的畸形产物。

    三者若要选一个主帅,必是以元神为帅,毕竟鬼魂精魄品质最高,况且元神和元精都是从鬼魂精魄衍生而出,属于其附属品。

    然而鬼魂精魄并不需要肉身和血液,完全可以独立存在。

    鬼性自私,贪婪不可为帅。

    侯东升的元神是鬼魂精魄,别人的元神可以为帅,而他的元神不能。

    若元神不可为帅,元气和元精只是附庸物更不能为帅。

    这便是侯东升精气神各自为政,无法统一的根本原因。

    如今的胡东升:元神是鬼魂精魄,元气是幽冥法力,元精是煞血凝炼+一丝天地精气。

    有此一丝天地精气的加持,如同泥垢一般污浊不堪的元精变得珍贵无比,完全有成帅的潜质。

    元精为帅统御元神,元气,从而精气神三才合一,融为一体,而自己也将离活人更进一步。

    坐在屋顶上的侯东升,突然面色一阵潮红。

    虽然他吸收了一丝月之精华,但同时也吸收了落日的无限霞光。

    一股燥热的能量汇聚于心脏。

    心火大盛!

    侯东升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个在冰窖之中存放了三年的葵水寒毒。

    一饮而尽。

    心火渐渐平复……

    当心火平复之后,月之精华也仿佛找到了倾泻口一般向着侯东升的体内源源不断的流淌。

    当玄月东升至最高处,绵密的月华如同潮水般倾泻而下。

    侯东升炼体三层的修为,自然而然的突破,轻松的跨入到了炼体四层……

    神秘的月华精气弥散入他的四肢百骸,一股难言的舒畅反馈到他的元神之中。

    这才是真正的元精。

    天地元精充满清灵之气,为广博天地自然孕育,而非自己哪用煞血凝练的后天元精。

    煞血凝精,污浊不堪,只能称为浊精,可存于袋中,唯一的作用就是用于控制隐奴。

    天地元精,散入四肢百骸,用于强化肉身,驾驭元神,支配元气为精气神之主帅,统御精气神行通天大道。

    至此侯东升终于从歧途之上重归正途。

    为此他也必将失去了一门奇诡神通。

    那就是变僵尸。

    僵尸的本质是鬼道四气与污浊元精的结合。

    如今侯东升要纳天地元精入体内,随着修炼推进体内元精必将愈发高洁。

    洁如皓月!

    如此圣洁元精岂能与鬼道四气结合生成僵尸污气?

    这样岂不是平白污秽元精?

    体内污秽的元精,侯东升会及时排出体外,交给隐奴消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