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欢迎,赔我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开挂的学霸》

    汉西省陵州市高铁东站。

    牛光辉和他的学生刘德义站在出站口,两人一人举了一个牌子。

    一块牌子上写着:欢迎苏哲!

    另一块牌子上写着:欢迎来到陵州理工大学!

    “老师!苏哲真的有您说的那么厉害,就听您和司教授的讨论就给出了铍、锡的比例参数,这太夸张了。”刘德义到现在还不相信这是真的。

    在他看来,这太梦幻了。

    “哎!一开始我也不信啊!那怕我和司教授用苏哲提供的比例参数算了一遍,回来后第一时间还是用司教授提供的比例参数做的第一组测试,结果你也知道,失败了。”牛光辉感叹。

    “真不敢相信,苏哲提供的三组比例参数,竟然有两组成功了,这……”刘德义回想那天的实验测试,他还觉得不真实。

    那天,他记得是凌晨两点,接到老师牛光辉的电话,说有重大突破,要准备做实验测试,让他马上准备。

    他没办法,只能挨个打电话,把相关人员一个一个的叫了起来。

    等他两点半来到实验室的时候,相关人员已经全部到位。

    他简单的说了一下,众人开始准备。

    凌晨四点半,在他们准备就绪的时候,他老师和司文博司教授赶到了实验室。

    见面后,他老师给了他一组钙、锡比例参数,让他做实验测试。

    两个小时过去,实验测试的结果出来了,失败了。

    在他觉得今天就这样的时候,他老师一下给了他三组铍、锡比例参数。

    没办法,继续做实验测试。

    两个小时过去,实验测试还是失败了,但大家看到了希望,因为这次实验测试中,锡的稳定性比之前所有的实验测试都要好。

    又是两个小时过去,第三次实验测试成功了,他们获得了稳定的大功率的波长为13.5纳米的极紫外光。

    实验室的众人兴奋的欢呼了起来。

    他们正高兴的时候,他老师反而一脸的平静,让他们把剩下的一组实验做了。

    万万没想到啊!

    第四次实验测试又成功了。

    他兴奋的问他老师,怎么算出这些参数的,他老师支支吾吾的就是不肯说。

    就算老师的老师王修齐院士和校长徐正平问起,老师坚决不说。

    直到第二天的技术报告会,老师宣布后他才知道,那三组铍、锡比例参数是苏哲提供的。

    在技术报告会上,他老师和司文博司教授深情并茂的描述了当时的情形。

    两人讨论着等离子体EUV光源的问题,让苏哲旁听学习,结果没想到苏哲会给出铍、锡的比例参数。

    他正想着,听到了熟悉的喊声。

    “牛教授!牛副院长!你们怎么在这?”

    刘德义转头看去,发现说话的是化学学院的副院长卓不凡卓教授。

    卓教授身后还跟着一名老师。

    两人像他和他老师一样,一人举了一块牌子。

    一块牌子上写着:欢迎宋浩南!

    另一块牌子上写着:欢迎来到陵州理工大学!

    这宋浩南他知道,江南省的理科状元,通过了陵州理工的特招测试,拿到了500万的科研经费。

    “真巧了!你们这是来接宋浩南的,我可听说了,你们化学学院通过校委会紧急的立了一个锂硫电池的项目,项目启动经费就给了两千万,你们这是有大突破啊!”牛光辉连人带牌子一起转了过来。

    “呦!你们是来接苏哲的,那太巧了。”卓不凡看到牛光辉举得牌子,满脸的笑容说,“我们学院的宋浩南同学今天来校报到,至于锂硫电池项目,我也不瞒牛教授,这项目和宋浩南有关。”

    “额!是吗!”牛光辉惊讶的说,“看来你们化学学院捡到宝了……你们研究的锂硫电池是不是特别先进,不然你们不会搞出这么大的阵仗,通过校委会紧急立项,起步就是两千万的科研经费。”

    “是的!理论上,我们做的锂硫电池的能量密度是市面上的5倍,而且在安全方面做了特殊的处理,不管是刺穿,还是高温,都不会起火爆炸。”卓不凡有些兴奋的说。

    “这……我记得现有的锂硫电池的能量密度也就是市面上的2到3倍,而且也没有你们的安全……这些都是宋浩南同学搞出来的?”牛光辉不确定的问。

    “差不多吧!”卓不凡满脸的笑容。

    “我记得宋浩南同学一开始打算去清大的吧!这锂硫电池的事让清大的人知道了还不气死。”牛光辉笑着说。

    “气死也没办法了!”卓不凡笑着,“说实话,我们几个学院真要感谢苏哲和你们物理学院,不是苏哲的事在网络上发酵,学校也不会搞出特招方案,也就招不到三名理科状元和三十几名尖子生,我们学院也就招不到宋浩南这样的天才了。”

    “你这话说的我爱听。”牛光辉点头,“我估计,最高兴的就数徐校长了,经过苏哲的事一搞,不仅通过特招招到的那些尖子生,还有那些直接填报志愿的……总的来说,今年学校招到的生源堪比燕大和清大。”

    据他了解,带上苏哲,学校今年招了四个理科状元,凑巧的是,数学学院、物理学院、化学学院、生命科学学院四个学院一个学院分了一个理科状元。

    其他三个理科状元的实力都不差,达到了特招的第二档,拿到了500万的起步科研经费。

    这说明,这三个理科状元都有拿三个奥赛冠军的实力。

    再加上那些尖子生,这届学生的能力超过了以往。

    “是的,今年学校的录取分数线只比清大和燕大少了十分,放过去,不得差个三五十分。”卓不凡得意的说。

    “那是……”

    “……”

    刘德义听着老师和卓教授的聊天,知道苏哲和宋浩南坐的是同一列高铁。

    在说到这届新生的时候,他无形中感受到了压力。

    这届大一的学生来到学校后,不管是大二、大三、大四,还是硕士、博士,甚至是老师都会和他一样感受到压力。

    内卷要开始了!

    他看了看时间,喊道:“老师!桌教授高铁进站了。”

    ……

    高铁缓缓地停了下来,广播开始播报到达陵州东站。

    宋浩南看着熟睡的苏哲和范晓明,见广播喊了几次都没叫醒两人,他只好一边喊一边推,“苏哲醒醒!到站了!”

    “啊!到站了!”苏哲被惊醒了。

    他看了看宋浩南,又看向还在熟睡的范晓明。

    “晓明哥!到站了!”

    “真是的!我正站在台上领诺贝尔物理学奖,眼看就要到手了,你把我叫醒了,你赔我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范晓明醒了过来,站起来后还不忘说上几句。

    “赶紧的吧!努努力,明年就能上台领诺贝尔物理学奖了。”苏哲站起来随口说。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

    苏哲说的话被宋浩南记在了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