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钟离你是帝君铁杆粉吧-《原神:提瓦特的璃月人》

    这是从湖中岛回来的一周后。

    石岚早上惊喜的发现自己的手能动了,他激动的差点哭出来。

    控制手指轻轻的活动着,指腹摩擦着柔软的被褥,久违的触感,证明了他全身的麻痹效果已经过去。

    “噫!好!动了!它能动了!”

    “臭小子!你甚么能动了!”石山在屋那头问道。

    “老爹!我的手能动了!”

    石山顿时开怀大笑:“好啊,太好了!臭小子你可把我担心死了!”

    “哈哈哈哈……”

    父子俩笑的很开心,阳光透过窗洒落下来,近两天压在心头的阴霾也终于散去。

    与之而来的还有香菱轻盈的呼喊:“石岚~吃药啦!”

    受香菱的照顾,石岚的身体在迅速恢复着,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快上许多。

    而这种恢复速度,在白术的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这更加让他确定了石岚的不简单。

    临近请仙仪典的时候,石岚可以走动出门了。

    “不容易啊,新鲜的室外空气……”

    石岚推开门,虽然外面的街道还是熟悉的样子,但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哟,石岚!恭喜你啊,终于可以出门了。”

    “虽然很了不起,但以后还是不要那么鲁莽了!”

    “没事的话,今晚到我们家来吃饭啊?今天南十字回港,带回来了好多外国特产呢。”

    石岚笑着回应:“谢谢大叔!还是不麻烦你们了!”

    跟邻里一一打过招呼之后,石岚走在吃虎岩街头东瞧瞧西看看。

    万民堂的生意这两天不是一般的红火,客流量都快上赶到海灯节了。

    “香菱,很忙吗?”

    “超级忙!”香菱忙着跑堂端菜,小脸累的红扑扑的。

    石岚主动请缨:“我来帮忙吧。”

    厨房是肯定不敢去的,卯师傅现在还没放弃自己呢,这两天上家来可没少给自己灌鸡汤。

    说什么流浪闯荡不如厨房的饭香,流血流汗不如颠勺炒饭……总之就是吧啦吧啦不停,让石岚一个头两个大。

    他现在能帮的忙也就是充当一个前台,帮忙收钱记账。

    因为请仙仪典的临近,现在璃月街头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了,璃月的各个商家也迎来了各式各样的外国友人。

    许多人都是特意在这个时候赶来璃月,亲眼目睹尘世七神之一的岩王帝君摩拉克斯降临,这位象征着智慧和财富的岩之神在其他的国家也拥有不少信徒,毕竟整个提瓦特的人类谁不用摩拉啊。

    他们希望与神近一点能带来好运,能拥有用之不竭的财富。

    石岚也很期待。

    老实说,他还从未近距离见识过帝君的神威。

    请仙仪典虽然一年一次,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一定能见到帝君,毕竟玉京台就这么大,能站的地方实在有限,想看帝君,你就得早点来占住位置。

    因为整个璃月港这么多人都挤在这里,加上慕名而来的外国人,人群密集很容易出事的,几乎每年的请仙仪典都会有人因为踩踏而死于非命。

    虽然不会有人拦着你看帝君,但这种也不是硬往上挤就能挤进去的,那么多人密密麻麻的在一起,谁要是摔了一跤那可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余年幼,力有余而心不忍。

    石岚虽在璃月生活一十三载,帝君十三次降临他是一次也没看到,只是远远的望着那一颗硕大的龙首……

    “但是!今天不一样了,作为凝光的连续两年半唯一指定打杂工作合伙人;天叔钓鱼的掌杆人;夜兰的神之眼关键因果人;抓住姜升的大功臣以及刻晴和行秋的救命恩人;我石岚想要个迎接帝君的内圈席位,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

    石岚意气风发,腰杆都挺直了许多。

    内圈的可都是璃月高层大佬,他们要不就是璃月的掌权人,要不就是贵族豪门,他们在离帝君最近的位置,聆听帝君的旨意,为璃月接下来一年的发展指明方向。

    帮万民堂度过了午间的高峰期,石岚谢绝了卯师傅的挽留,顺手抢了锅巴正要吃的馕便溜之大吉。

    咬了一口馕,石岚泪流满面。

    “大意了…难怪锅巴这货喷火这么厉害…那有在里包辣椒吃的啊…锅巴我记住你了!”

    抢锅巴吃的还要记恨锅巴的石岚是屑!

    从万民堂出来,石岚漫无目的在街上胡乱的闲逛着,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三碗不过港的旁边。

    田铁嘴在台上正滔滔不绝的述说着帝君的光辉事迹,借着请仙仪典的影响,下面坐满了听众,许多想要多了解帝君的外国友人也听的如痴如醉。

    茶馆老板嘴都笑歪了。

    石岚在人群中扫视了一圈,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钟离先生。”

    他厚着脸皮坐了过去。

    石岚和钟离也称不上熟悉,一共也就见过两面,不过这人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石岚总忍不住想多认识认识他。

    钟离也对石岚印象深刻。

    这可是自己的便宜儿子……

    “看来你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钟离主动开口,道:“还要一碗酒酿圆子吗?”

    知道钟离是在打趣自己,石岚头摇的像拨浪鼓:“体弱气虚,还是不吃这个的好。”

    “那便喝盏热茶吧。”

    说着,钟离很客气的帮石岚要了一壶热茶。

    因为茶水免费,别的饮品他买不起。

    端着杯子,石岚舒舒服服的一口喝掉了整杯。

    钟离抿了一口茶,举止文雅,语气颇有打趣的意味:“说来有趣,那日我在此处听书,忽地从天而降一块顽石…”

    石岚准备倒茶的动作一僵,心里打鼓。

    (这人不会已经知道那块石头是我扔的了吧?)

    只听到钟离接着道:“那顽石乘风而落,落在了我的……”

    “先生见谅,都是我的错…”

    石岚头皮发麻,光速道歉大法再现。

    人家突然提起这事,还一口一句顽石,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差指着鼻子告诉你「我知道那块石头是你扔的」。

    “呵呵,不必太过紧张。”钟离气宇非凡,语气平淡让人听不出喜怒:“只是觉得,一切过于匪夷所思。”

    石岚心虚不敢说话,钟离他没生气已经很给自己面子了,毕竟那石头可不小,再歪一点点估计砸中的就不是桌子了……

    钟离继续道:“后续有趣事,田先生以为是自己说书口无遮拦引帝君降怒,顽石落下后,他去了帝君神像处请罪…一连跪了三天三夜…”

    石岚干巴巴的假笑:“后来呢…”

    “后来啊,帝君显灵,宽恕了他的罪过……”

    “啊?真的显灵了?”

    这下石岚就懵逼了。

    难道不是自己扔的石头?

    “你看啊……”钟离欣慰的看着台上的田铁嘴:“他现在就老实多了,没再去编那些原创故事强加在帝君身上了……”

    石岚小声的道:“说书多少有些添油加醋也很正常…帝君也太小心眼了…”

    钟离喝了一口茶,道:“你似乎对帝君很不满?”

    “我从未对帝君有过不满……只是,不解。”

    “你是要说,姜升的事?”

    钟离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一切。

    (这你都看得出来?)

    石岚心中一惊,扫视了一圈,见没人关注这里,这才壮着胆子逼逼了一句:“为什么那种恶人会得到神之眼?帝君难道不是看走了眼?”

    “神之眼,是姜升许多年前就已经得到的。那时,他还是一个能为自己的守护而拼命的人,直到如今,他也是这样的人。

    人心变化莫测,没有人永远是为善,反之亦是如此。”钟离的语气淡然:“人性从来不会只有恶或善,但是恶得不到抑制,就会吞吃别人的恐惧长大……

    神指引着人,但人又何尝不是在指引着神?

    姜升即使为恶,但在他心里,这些都是善,对自己的善,饶是罪人,也有想要守护的内心……”

    石岚忍不住打断他:“喂喂喂!你是帝君的铁杆吧?这也能洗?”

    “铁杆……何出此言?”

    石岚话语连珠:“一说神之眼你就提过去,就算他过去是个大好人,但现在他就是个混蛋!

    错了就是错了,姜升就是帝君的错!没有什么可说的,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就像替帝君开脱罢了!

    三日后的请仙仪典看我当众质问帝君,问他到底有没看走眼!”

    听完石岚的话,钟离微微一愣,像是想到了什么,随即笑了起来。

    “那样的话……今年的请仙仪典一定会很有意思……你啊,实在有趣。好吧,我承认,在姜升身上,帝君确实看走了眼。可你要知道,神也是在不断的学习和进步的……世上没有不会犯错的人,神也是如此。”

    “什么叫好吧,说的多委屈一样……”石岚撇嘴:“你承认有个屁用,你又不是帝君……”

    钟离只是摇头笑笑,深深的看了一眼石岚。

    “说了这么多,你该有心事在身吧,可否与我说说?”

    “你能帮我解惑吗?这个问题,我可是打算问帝君的…”

    钟离听出石岚的言外之意,不以为然,为自己又倒了了一杯茶,这才缓缓道:

    “我虽不如帝君多识,但,或许能有两语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