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75 真正的大头-《我在1980有片原始森林》

    张慧拍摄剪辑的视频,清新自然,效果很好,从评论和点赞数量上就能看出来,有不小的增幅,粉丝自然也越来越多。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张慧总是会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张家坳,出现的时间段就从来没有固定过,真的是相当的自由,取到素材,转身就走,非常的潇洒。

    所拍摄的视频,她强烈要求王明远按着自己的平日的性子来,王明远从一开始总忍不住去看相机的各种尬,以及一举一动间的各种刻意僵硬,到后面彻底的放开,折腾了两三天的时间,才算适应。

    日常嘛,不就是一天中那些鸡毛蒜皮吗?

    他真正意识到这一点后,一切都开始变得随性。

    所以,王明远,该种菜种菜,该打理蜂场就打理蜂场,该喂狗喂狗,该做饭做饭,做的都是极平常的事。

    在张慧剪辑的视频中,王明远的生活成了非常悠闲的山野情趣,让无数网友憧憬,粉丝在蹭蹭蹭地涨,已然突破两万,王明远脑海中的虚拟小屏幕上,又有两个小黑点被点亮,洱县和滕县。

    一个是地热之乡,一个是世界茶源,别看在八零年只是个小县城,却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不过现在,王明远即使有心想要到这些地方看看,也不得不暂时延后。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理县的三月街这赚钱的大好机会。

    阿来阿福,已经完全成了王明远的跟班,人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他的鞋带和裤腿,俨然成了两个小东西的玩物,只要一有机会凑过来,就不断地撕咬拉扯,玩得不亦乐乎。

    和经常来张家坳的张慧也显得非常亲密,每次她离开,总会屁颠屁颠地跟着送出老远才又折返,让王明远觉得自己怕是养了两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明明张慧连喂都没喂过它们,还随时用脚将它们推翻,然后踩着鼓鼓的小肚子一阵蹂躏。

    呃……貌似这样的蹂躏,它们很享受来着。

    晚上就要前往80年的张家坳了,那些大批量网购来的东西,都该取回来,做好穿梭准备了。

    将两只狗仔关在狗窝中,免得它们跟着瞎跑,王明远在吃过午饭后,步行去了陈家沟。

    从张家坳到陈家沟这一段路,王明远当初在让挖机租赁的陈尤清休整时,特意让他用挖机好好平整压实过,还特意用车子装了一车泥土,开着来回压了几趟。

    当时看上去明明已经很板实,但连日接连不断的阴雨,还是让这路上到处是都是稀泥,若不是来往人少,这路面恐怕早成了一滩泥浆了。

    也幸好,当时用的是土夹石(介于泥土和石头之间的那一层,暴露在空气中特别容易风化破碎),滤水效果不错,要是用的是泥土,那更不得了,现在恐怕根本就没法走了。

    “嗯,看来,还是得把这路弄成水泥路啊!”

    王明远一边艰难地在路上寻找着合适的落脚点,一边寻思。

    好不容易到了村口的柏油公路上,王明远等了一会儿,总算等到一辆前往阿渡镇上的面包车。

    到了镇上后,王明远第一时间去花了六百多块买了辆三轮自行车,然后骑着在镇上各个快递发放点和物流转运处一路签收。

    很快,他的三轮车车兜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待他完全取完的时候,装了好几个尼龙袋的东西已经在车里堆积如山,他不得不用绳索仔细捆绑,这可是几万块钱的东西啊。

    如果不是现在这些三轮摩托和轻卡之类的运输工具不适合出现在80年,他真想直接给自己买辆轻卡,开到80年,能装能拉,速度又快。

    可惜,在80年,普通民众自己所用的运输工具,三轮车就已经算是很高大上的了,而且,数量还很少。

    真若是轻卡之类的出现,太扎眼,想不引起人注意都不行,关键是,私人还不允许拥有。

    取完各种快递,王明远又去了一趟农贸市场,直接就买了两只火腿,一些卤牛肉和羊肉。

    考虑到那年代重体力活计太多,吃菜籽油不扛饿,他特意选购了两桶四十斤的猪油,然后,又把清汤、红油火锅底料各自买了一些,再加上米面之类,足足凑了一大车,让刚买的三轮车都显得有些单薄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王明远好不容易回到了张家坳。

    柏油路和水泥路还好说,进张家坳的土路就老火了,这段载重骑行,差点没把王明远的命给骑没了。

    路面湿滑就不说了,被雨水浸透的泥土,还到处坑洼,有的地方根本就骑不走,尤其是一些坡度稍大的地方,根本就是生拉硬拽弄了满身泥才一点点给挪过去的,也幸好垫路用的是土夹石,要是纯泥土,这些东西能不能凭他一人弄回张家坳都难说。

    为了赚点钱,真特么不容易!

    这越发坚定了王明远想要把这路变成水泥路的想法。

    春季一过,进入夏季后,雨水更大,不想遭罪,就得早作打算。

    回到小屋,王明远摇摇晃晃地将一堆衣物脱下,洗了个澡,简单吹干头发,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这次他是真的累瘫了。

    他不是没想过找车将东西送进张家坳,可那样的路面,哪怕是四驱,也只有到处刨土打滑的份。

    休息了差不多两小时,王明远才算是缓过劲来,随便给自己下了碗三鲜面填饱肚子,喂了狗以后,他开始将三轮车上的东西一样样搬回木屋。

    那是近五百件各种男女式衬衣衣裙,听着数量很大,但折叠好而且很薄的衬衣、衣裙之类,真占不了多少地上。

    真正让王明远觉得痛苦的是上面的各种标签,必须得一样样拆除掉。

    这还不是大头,真正的大头,是另外两个用气泡垫和盒子包裹得极好的东西:手表。

    梅花牌机械手表50块,更为大众的上海牌机械表,买了一百五十块,想要赚到大钱,王明远靠的还是它们。

    装手表的盒子也必须得全部拆除。

    另外,王明远还大大小小的买了一大袋解放鞋(俗称黄胶鞋)。

    这不是用来去卖的,而是用来送人的。

    生产队上的很多人,能穿上塑料底做成的鞋子的人都还很少,经常能看到小屁孩光着脚丫到处跑,别说老人,不少需要出大力气的,穿的甚至还是草鞋。

    也就队上几个民兵和管事的能穿上发放下来的解放鞋。

    经常看到傍晚的时候,有人拿着针给自己脚上挑刺,那脚上粗糙的老茧和裂纹,看着让人心酸。

    解放鞋比起塑料底的鞋子又强了不少,更耐磨防滑,而且还养脚。

    这一拆,又花了不少时间,待他将所有东西的包装标识去处,重新装上三轮车后,时间已然逼近晚上十二点。

    王明远赶忙换上自己在80年那边常穿的那套衣物,将充满电的电棍装裤兜里,略微想了下没什么遗漏后,王明远快速地出木屋,跳上三轮车。

    没等多长时间,脑袋中的恍惚感传来。他已然连人带车出现在森林中天坑温泉旁的空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