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协商亲事-《救命!冷冰冰的世子爷对我动了心》

    第55章协商亲事

    回去的路上,瞿扶澜跟着海夏等人一同乘坐马车回去,裴家男儿都骑马。

    裴渊与裴霁安并肩而行,跟在马车后面不紧不慢的走着。

    “你眼光可真毒辣,一眼就从老太太屋里挑出这么个伶俐聪明的丫头。”裴渊笑道。

    “大哥也觉得她不错?”裴霁安目视前方,不经意的开口。

    “只学了几天就能与人对弈,这样聪明的丫头,夸一句不错不为过。”

    这般学有所成就的,除了二弟之外,他没见过旁人了。

    “确实不为过。”裴霁安淡淡勾起唇角,“正好我也想知道,她到底能‘不错’到什么地步。”

    裴渊听得迷糊,“二弟这话,难不成她还有更厉害之处?”

    “谁知道呢。”裴霁安语气不置可否。

    裴渊笑了,“难得也有你不知道的时候,也难见你对一个人这样有兴趣,不过到底只是一个丫头,也并不值得花费多少心思。”

    裴霁安挑眉,“大哥这是话里有话呢。”

    裴渊笑,“你既听出来了,也别装糊涂,如今我的事情定下了,你这边怕也得抓紧时间,难不成真让老太太一直等下去?”

    “好歹是一辈子,总得挑个顺心的。”裴霁安不以为意道,“大哥真要定下那钱家姑娘?”

    他的人已打探过,那钱家虽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但钱家姑娘的品行,还是值得推敲一二。

    “不是这个也是另一个,于我来说都一样,只要祖母和母亲喜欢就行。”

    裴霁安望向前方,勾了勾唇角,不置可否。

    却说裴家三太太和三少奶奶没被邀请去夕阳湖看戏,婆媳二人一个比一个怄气。

    三太太心中越发认定大房二房瞧不起她,从前还遮掩一二,如今倒是明目张胆,完全不顾及三房颜面了。

    然而三太太有气也没处撒,老太太特地发了话,让她留在家里好好管教儿媳,难不成她还能违抗不成?

    再说这个儿媳,这才过门多久,她纵然是婆婆,又哪里真能摆谱?这还没说上几句话呢,人家就开始甩脸色了,三太太心中也是十分憋屈。

    “母亲也太软弱了,她是儿媳,你是婆婆,她做不对了你管教她是应该的,哪有什么合不合适的说法?”躺在床上的二小姐听闻母亲的抱怨,心中也十分不耐起来。

    这个弟媳才刚过门没多久就惹了这么多事,整日里不是打骂这个丫头就是打骂那个丫头,如今整个三房乌烟瘴气的,二小姐裴兰身上脸上的红疹都还没好,整日里还都只能躲在屋里见不得人,原本心中就烦躁,母亲却连一个三房都管不好,还来烦她。

    “你父亲还需要亲家扶持呢。”三太太一脸的纠结。

    裴兰对此无法理解,那姚家再厉害,能厉害过大房?母亲放着自家人不依靠,反倒想去依靠一个外人?

    三太太也知道自己的行为矛盾,但让她去祈求大房扶持三房,她做不出来这种事,她此生最大目标就是碾压大房跟二房,又怎么可能去奢望大房二房来帮衬自己?

    而姚家就不一样了,这是她自己争取来的,是她能力的证明,早晚有一天她要在妯娌面前扬眉吐气。

    三太太的梦想能不能实现暂且不得而知,但姚家能否会帮忙这点,几乎是可以确定的。

    姚家人从一开始就不是奔着裴家三房来的,不过是为了拉近与裴家大房的关系,又哪里有心情管裴家三房的利益得失?

    何况裴家三房有大房做依靠都起不来,他们姚家就有这样的能耐?

    姚幸心中明白这点,故而只敢在三房闹腾,并不敢去大房二房闹腾。

    上次老太太让她回三房学习管家,不用去给她请安了,后来她去,老太太还真不见她了,姚幸心中气结。

    她实在想不明白,不过一个丫鬟而已,老太太何至于如此不讲情面!

    但后来她知道了,原来那是老太太为裴世子挑好的丫头,如今那丫头成了裴世子跟前的婢女,还改了一个十分别致的名字:瞿扶澜。

    听听这多气派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小姐的闺名呢。

    连那个“澜”字与她那大姑子的“兰”字同音了都不避讳,果然是大房好气派。

    赵家夫人派人送了书信过来,让她尽早办成那事,如今人到了裴世子跟前,她哪里还动得了?

    得罪了赵家夫人不说,老太太也不待见她,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再加上郎君居家不定,整日里也不知道去哪里厮混,每次回来都是一身酒气,姚幸心情越发烦躁起来。

    正想着,裴廉又是一身酒气的回来了,姚幸虽然一肚子火,却还是忍着怒火上前伺候更衣,又让丫鬟伺候了沐浴,最后干干净净把人放床上去了。

    结果裴廉人还没有清醒,嘴里含含糊糊道,“三娘,三娘……”

    姚幸附耳过去听了好一会才听明白,三娘?哪个三娘?

    纵然不知道是谁,也能够猜出来是去哪个地方鬼混,勾搭了什么不要脸的狐媚子,姚幸瞬间怒火中烧,忍无可忍,有心想把人揪起来问个清楚。

    临了却又停止了动作,这没凭没据的问不出什么来,最后传出去别人还说是她无理取闹。

    看吧,再严厉的家规,遇到不守规矩的人,照样不管用!

    姚幸恨恨的坐在床头,又恨又气又憋屈,一整夜都睡不着。

    等着她打探清楚了是哪个狐媚子,看她怎么收拾!

    ……

    三房的乌烟瘴气没有传染到其他两房,尤其是荔香院里,可以说是一片祥和了,瞿扶澜回来之后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醒来继续看账本。

    昨个出门耽搁了一天,这少不得要往后推移一天才能看完账本。

    裴世子白日里依旧在外忙,晚上回来看到她在书房会进来过问两句就走了。

    这样就持续到了第三天傍晚,她终于把账本看完了,不光是账本,连带着她的计划书,一并整理好了,准备找机会同裴世子谈正事。

    偏这个时候,钱家找的中间人上门了。

    裴老太太还以为人家是来上门协商亲事的呢,正合她意,原本她也打算让人去钱家商议亲事的。

    老太太十分兴致的把二太太叫了过来,一并参与协商。

    ?  ?此文意外闯入新书榜前十名,哈哈,好意外,多谢大家支持,求票票求收藏呀,笔芯~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