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脸面没用-《清穿之四爷娇宠福晋后多子多福》

    第47章脸面没用

    “绿柳除了给永和宫那位主子传消息之外,也是我们爷的眼线,不过我们爷还没找过她呢。

    那天我们府里摆宴,永和宫的主子德妃娘娘让她陷害你,可是她要是下毒了,我们爷那儿她没法交代,所以就按照之前说好的,第一次找了我们爷问怎么办。

    据绿柳交代,当时她从你们府后门悄悄回来的时候碰到了大格格。

    当时她没在意。

    谁知道前两天大格格威胁她说,说让她帮忙陷害四嫂您,不然的话,大格格就把她是我们爷的眼线这事儿告诉了四哥。”

    “怎么陷害我?”栀蓝问。

    “那个肚兜……”八福晋说:“据绿柳交代,大格格本来是想要找一个您的肚兜的,但是因为您对绿柳还有大格格多有戒备,所以没机会进您的屋找四嫂您的衣裳来代替,就用绿柳的代替了。

    昨儿个大格格要出门,也是特意的,她的想法是,绿柳既然把肚兜给了我们爷了,也顺便说了要见面的事儿,那我们爷应该会出现的。

    她带着绿柳出门,让绿柳有机会去见我们爷,然后大格格配合演一出戏,揭穿绿柳是我们爷的眼线的同时,大格格栽赃肚兜其实你的。

    败坏四嫂您的名声。”

    栀蓝知道大格格的心思不单纯,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恶毒,忍不住有点感慨:“幸好……”

    八福晋说:“是啊,幸好,幸好那和肚兜被我发现了,压根就没到我们爷手里,也幸好四嫂您看出来了大格格和绿柳大概是一唱一和的,就提前和我说了一声。

    没让绿柳跟着你们一起出门,悄悄把绿柳交给我了。

    不然的话,大格格的计划就成功了。

    到那时候四嫂你可真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本来和太子那点事儿已经……”

    郭络罗氏一时间说得有点得意忘形,意识到说太多了,小心翼翼看了眼栀蓝,就把后面的话咽下去了。

    栀蓝且要消化一会儿这事儿呢。

    不过不管别人怎么说八福晋,在这事儿上,八福晋是真的帮了栀蓝的。

    于是栀蓝站起来走到八福晋前面,冲着她就要行礼。

    八福晋也迅速站起来拉住了栀蓝:“四嫂,你客气了。”

    “八弟妹,这不是我客气,是……”

    “四嫂,我懂你的意思,你要是真觉得这事儿我帮了你的话,那你就记住我这个恩情,日后如果有需要四嫂您帮忙的地方,你不要推脱的就好。”

    栀蓝僵了一下,八福晋每次都提以后,让栀蓝心里总是有点不踏实。

    不过八福晋把话说到这份儿上,而且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总归是八福晋帮着自己躲过了一劫,栀蓝也不好拒绝。

    只好先应下了。

    “不过真要说起来啊,四嫂您的运气是真好,虽然遇到不少事儿,可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仔细想想,栀蓝对八福晋这话是深以为然的。

    每次,不管主动还是被动,总是能顺利躲过。

    客气笑了笑,栀蓝说:“那就承八弟妹吉言了。”

    “四嫂,说句不该说的话,你们府这大格格,你就让她在你这院子继续住着?”

    “按说呢,她都这么恶毒了,是不该让她继续住在我这院子了,可是也因为她这么恶毒,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才能更放心点。

    不过呢,这事儿还是先要和我们爷说一声,毕竟大格格是他的长女。”

    “也是,一个姑娘家家的,竟然想用那么下贱的法子来害人,心思也太深了。”

    对于大格格到底什么样,栀蓝没和八福晋多说,她虽然是大格格的嫡母,但是终究不是亲娘。

    八福晋是帮了自己没错,可是到底什么目的,栀蓝还不清楚,这种能引起是非的话能不说最好是不说的。

    “对了,八弟妹,绿柳那丫头?”

    “半死不活的人四嫂你要是还有话要问她的,我让你给你送来。”

    “那就有劳八弟妹了。”

    栀蓝现在对绿柳没什么同情,自己选的路,结果就要承受。

    之所以问郭络罗氏,是怕绿柳万一没死落在别人手里再节外生枝了。

    这厢八福晋刚走,大格格就又主动来找栀蓝了。

    “八婶和你说了什么?”

    栀蓝觑了眼大格格:“你在问我?”

    “八婶名声在外,别的伯母婶子都不和八婶走动,嫡额娘您却和八婶走那么近,小心被八婶骗了。”

    “她骗我什么?”栀蓝不在意大格格的回答:“你八婶是不是名声在外,好与不好,都不是你一个晚辈能评价的。

    还有你八婶之所以能名声在外,也是因为她娘家的身世好,你所有叔伯的福晋中,就你八婶身份高。”

    “那又怎么样,阿玛是皇子,以后悠然的身份也不会低的。”

    “那也是以后,你倒不如先想想现在。”

    栀蓝实在不想和大格格多说,因为她额娘李氏的缘故,大格格既自卑又自大,又目中无人。

    “八婶到底和你说了什么?绿柳呢?还有你准备和阿玛说吗?”

    栀蓝摆了摆手,让嬷嬷把大格格给拉下去了。

    平时四阿哥在外面办差回到府里时辰都不早了,然而今儿个不知道是不是四阿哥听到了什么风声,早早就回来了。

    栀蓝也没隐瞒,就把八福晋和她说的事儿和四阿哥说了一遍。

    “郭络罗氏把绿柳也给送回来了,爷要是不相信的话,再问问绿柳。”

    四阿哥本来就冷,然而此时此刻,仿佛是刚从西伯利亚回来,四周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不敢靠近。

    “自然是要再问问绿柳的。”

    栀蓝吩咐人把绿柳带来的同时,也让人去叫了李氏和大格格。

    大格格怎么说都是她的亲闺女,自然是要让李氏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四阿哥问完绿柳,她的说辞和八福晋和栀蓝说的几乎没任何差别。

    李氏其实不觉得大格格的做法多么让人没法接受,可是看着了四阿哥冷若冰霜的样子,李氏想都没想的抬手打在了大格格脸上。

    “你怎么能不学好,竟然敢害你的嫡母!”

    看起来李氏真的是痛心疾首极了。

    大格格捂着自己的脸,不服气地说:“额娘您说的,说要是脸面有用的话,阿玛的孩子就不可能全是你生的了,我又做错了什么,她要是倒霉了,你不就能重新得宠了吗!”

    ?  ?空虚寂寞冷,不知道有多少小可爱在看文,能否冒个泡,眼熟一下啊~~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