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0 不能插手太多-《长公主她总想怂恿臣谋反》

    大部分地里都还种着庄家,范老一边查看还一边絮絮叨叨的。

    “这一块咱们之后种麦子。”

    “这边的一块可以种些豆子。”

    “这块地咱们可以人工培育药材的。”

    “这边的地需要养养了。”

    一圈走下来,他已经将这些地之后用来做什么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三个庄子加起来的占地面积非常的广,挨个查看了一遍后范老已经累的气息不匀了。

    结果转头一看,跟在他后面的戚月浅虽然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了,呼气却还是很有规律,看着并不像是太累的模样。

    范老摸了摸胡须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您不累吗?”

    他的体质特别好都觉得有些累了,怎么这位看起来比他还要轻松。

    虽然脸色有些白看起来有几分无力感,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她跟着自己的步伐一直没有变过,始终都是原来的速度。

    气息看起来也没想象中那么乱。

    戚月浅扬了下唇角,摸着怀中的肥猫不紧不慢的开口:“累啊。”

    范老:……

    你的神情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是有多累的样子。

    他看了眼黄澄澄的稻田开口道:“您可以先去休息,这边我来看看就行了。”

    反正这位殿下也不会种地,跟着他过来完全是来凑热闹的。

    戚月浅摇了摇头:“您继续,我就随便看看。”

    只是因为不懂,她才想跟着看看。

    这对他们后续的实验有好处。

    范老闻言也不再强求,继续查看这边的情况,顺带在心里先做一番规划。

    “喵喵。”

    窝在戚月浅怀中的黑猫见她依旧跟在老者身后,抬起小脑袋蹭了蹭她的掌心喵呜了两声。

    戚月浅挠了挠它的小脑袋,放缓了脚步与前面的范老拉开了一段距离后才低声回答小黑猫的问题。

    “一个时代的文明进步是需要很多人一步一个脚印的去探索的,拔苗助长的事儿可要不得。”

    她的确能像雪绒说的那样给他们弄到高产又少病害的粮种,但那不是帮他们,而是在害他们。

    凭空出现良种而没有制种技术,那便会照成科技的断层,这对这个时空的发展是很不利的。

    而且这些种子越往后产量就越低,种个几代后慢慢就会恢复和普通种子差不多的产量,她总不能一直为他们提供新的良种吧?

    黑猫那双绿宝石般的眸子动了动,讨好的舔了舔她的手心。

    “喵喵。”

    是它想的简单了。

    戚月浅摸了摸它的脑袋没再说话。

    她们不能随意扰乱一个时空的秩序,告知范老制种方式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凭空让一个不属于这个时空的东西出现在这里,那可是万万要不得的。

    “喵喵。”

    雪绒记得了。

    看着小家伙一脸心虚的表情戚月浅笑了笑,抬手挠了挠小家伙的毛发,脚下的步子加快了些许,很快就追赶上了前面的范老。

    两人在地里逛了大半天,将这边的情况了解的差不多后才回到庄子上。

    地的问题是解决了,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

    范老看着戚月浅犯难的问道:“种子咱们要怎么办?”

    他们要的可不是外面那些普通粮种,范老想精益求精弄一批更加精良的种子。

    但他们需要的可不是小数目,而且种类还多,这就不容易了。

    “这个简单,我让人去粮仓给你寻些来。”

    宋巡抚这个时候可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阿嚏。”

    正在巡抚衙门处理公务的宋琨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总觉得背后一片寒意。

    他揉揉鼻尖小声嘀咕了一句:“该不会又有哪个王八羔子想算计本官了吧?”

    他最近实在是有点憋屈的慌。

    上次在背后算计他的王八羔子还没揪出来呢。

    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他,就等着逮着机会再算计他一回。

    戚月浅那边,她看着兴奋劲还没过的老者问道:“您真的不回去了?”

    范老连忙摆手:“不回了不回了,你们不用管我,这儿有吃有喝的饿不着老头子。”

    来回跑一趟就得一个时辰呢,这地里的稻子也快收割了,他得趁着没收割之前找一找殿下口中的特殊稻种,为下一季的水稻培育提前做准备。

    戚月浅见他已经做好了打算便点了点头:“那好,您老留在这儿照看庄稼,晚点我让人将您的行李送过来。”

    “行,麻烦大家了。”

    戚月浅想了想开口喊道:“十一、十二。”

    在范老一脸懵的表情中,两道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

    其中一个就是他曾经见过的小少年十一,另外一个是个生面孔,年纪和十一差不多大。

    戚月浅看向两人开口道:“他俩留下来给您跑腿。”

    范老看着两名少年逐渐回过神来,朝着戚月浅含笑道谢:“多谢殿下。”

    他明白,殿下说是跑腿,其实这二位是留下来保护他的安全的。

    皇家暗卫每一个都弥足珍贵,殿下一次就给他拨了两个,足以可见对他的看重了。

    十一朝范老拱了拱手,笑嘻嘻的开口:“日后还请老爷子多多关照。”

    十一与十二跟着范老留下,戚月浅带着余下的人原路返回。

    ……

    固南城,雁家的军队就驻扎在城外不远处,防止有意外的话随时都能退回到城内。

    军营之中,一身软甲的雁云深正在伤兵营内视察。

    雁云深抿着唇帮一位伤兵换好药重新包扎好,才站起身来看着他那条全部被绷带缠住的胳臂轻声嘱咐:“好生休养,伤好之前不要见水,有什么事儿喊弟兄们帮忙做。”

    “将军放心,过几日我就又活蹦乱跳的了。”

    胳膊上的伤口疼的他呲牙咧嘴,他却还是努力的朝雁云深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想要证明自己并没有什么大碍。

    雁云深点了点头,转头继续处理下一个伤患。

    满营帐的伤患让他的神情一直都在紧绷着,往日里总是挂着笑意的俊脸此刻却有些冷,但又因为顾虑着这些伤患的情绪而刻意收敛了周身的冷意。

    “将军。”

    就在他包扎到第六个伤患的时候,一名亲卫撩起帘子快速走了进来。